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议员:强制性疫苗接种违反国际法和联邦法

7月13日,澳洲联邦参议员安蒂克(Alex Antic)刊文,称强制性疫苗接种违反国际法,并呼吁政府拒绝疫苗护照。图为联邦参议员安蒂克。(Alex Antic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睿澳洲悉尼综合报导)7月13日,澳洲联邦参议员安蒂克(Alex Antic)在《旁观者》(The Spectator)上刊文,称强制性疫苗接种违反《纽伦堡法典》,并呼吁政府拒绝疫苗护照

他在题为“我们必须拒绝疫苗护照”一文中表示,每个人都有权利对是否使用医疗服务做出自己的决定。

他说,许多澳洲人对疫苗的安全性感到担忧,还有许多人因持有宗教观点,不接种疫苗,“这是他们的权利”。

他表示,澳洲政府最近宣布未来防疫工作上将遵循“四个阶段计划”,其中详细说明了数字疫苗接种证书的使用,就意图和目的而言,这相当于“疫苗护照”。

“疫苗护照”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术语,指的是记录一个人的医疗细节,包括他们注射疫苗的日期。社会上有一种可以理解的忧虑,即这种文件可能导致对选择不接受疫苗接种的澳洲人带来歧视。

对许多人来说,他们担心如果不接种疫苗,将被拒绝获得国内旅行等服务;还有人担心,这将为今后进一步的歧视开一个先例。

安蒂克说,《澳洲免疫接种手册》(The Australian Immunisation Handbook)指出,(疫苗)必须在没有不当压力、胁迫或操纵的情况下自愿接种。

1947年《纽伦堡法典》指出,当事人应具有给予同意的法律能力;应处于能够自由行使选择权的地位,而不受任何武力、欺诈、欺骗、胁迫、过分要求或其它别有用心的限制或胁迫因素的干预;应充分了解和理解相关的要素,使其能够做出理解和明智的决定。

禁止疫苗护照正是《纽伦堡法典》所要防止的“别有用心的限制或胁迫”。“如果不遵守其原则,在国际法中肯定人权的意义何在?”他反问说。

此外,他还表示政府需要确保不允许企业界成为不受欢迎的医疗服务的执行者。

“不难设想,在未来,航空公司、电影院和购物中心等企业在提供服务前都需要人们提供疫苗接种证明。”

“不能让企业界的极权主义者成为社会暴政的代理人”,“我们不能允许我们的政府系统通过引入疫苗护照或对未接种疫苗的公民施加限制,将澳洲公民分成两个等级(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

他表示,如果我们不禁止疫苗护照,有可能会发生以下几件事。

首先,未接种疫苗者的权利会被取消。“难道我们要宣布他们是现代的麻风病人,并将他们从社会上赶走?”

其次,许多接种疫苗的人可能会将未接种疫苗的人视为一种威胁,并以敌视和怀疑的态度对待他们。

反过来,未接种疫苗的人可能会对这种虐待感到不满,并以牙还牙。“我们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让澳洲人彼此对立?”

任何政府或官僚机构都不应该有权力强迫一个人违背自己的意愿接受医疗治疗。

他呼吁说,澳洲人有权自己决定是否接种疫苗,或寻求其它预防和治疗手段。强迫人们接受医疗服务是不道德的,有可能违反国际法,并为这个国家树立了一个黑暗的先例。“我们不能走这条路”,他说。

参议员:强制性疫苗接种违反联邦宪法

澳洲参议员罗伯兹(Malcolm Roberts)认为强制性疫苗接种违反联邦宪法。(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7月12日,澳洲联邦参议员罗伯兹(Malcolm Roberts)在一国党(One Nation)网站发布的视频中表示,强制性疫苗接种违反联邦宪法。

他说,澳洲宪法第51条第23-A款规定,联邦政府不能强制人们进行医疗治疗,包括疫苗接种。但各州如果通过立法,他们可以这样做。

现在,维州和西澳已经有立法,可以强迫一个人接种疫苗。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其它州和地区效仿维州和西澳通过类似的立法。

他表示,这样做的结果是,如果澳洲政府能够说服各州和领地遵循联邦政府的路线,他们就能实现联邦政府的要求。这意味着联邦政府绕过宪法,对禁止强制接种疫苗开了一个后门。

如果是这样,在这个问题上,“联邦政府的行为就像一个专制独裁政权,以一种不道德的、没有理由的和没有原则的方式行事”。

他说,强制接种疫苗代表了对人身体完整性的攻击,在没有有效同意的情况下,很可能构成攻击行为。人们应该能够自由选择将什么注入他们的身体。这些疫苗的安全性仍未得到证实,长期后果也是未知的。在此基础上,强制疫苗接种是没有道理的。

截至7月10日,澳洲已完成了900万剂疫苗的接种。然而,只有略多于10%的人完成了完整的疫苗接种。

责任编辑:宗敏青#

了解更多澳洲即时要闻及生活资讯,请点击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