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生活「自由行」

作者:方靜
只要保持內境的和緩、純淨,不必回到古代,就在當下,同樣能夠從容不迫的享有「自由行」。(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74
【字號】    
   標籤: tags: , ,

近幾個月來,朋友C身體有恙、單薄羸弱,因此,意志消沉、情緒低落,常常萌生悲觀、負面思想。在疫情三級警戒之下,無法碰面聚會,只能不時給獨居的她打電話,希望有助於透透氣、解解悶。

那天,言談中,C莫可奈何、唉聲嘆氣道:活在緊張忙碌的現代,感到非常累,很羨慕古人能過得自在悠閒!突然,我想起數年前看到的一句廣告詞──「世界越快,心則慢」,提出與她分享。頓時,電話那端的人似乎若有所思,表示要好好的想一想。

通常,旅遊有兩種形式:跟團走或自由行。如果將生活視為一趟旅行,那麼,情況不也是如此嗎?

旅遊的跟團走,食宿、交通、時間、地點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只需按表操課、行禮如儀,全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完成計畫。生活的跟團走,那就更簡單了。隨著大眾的節奏,工作、娛樂、吃飯、睡覺,既熟練又精確,根本無需多動腦筋,便足以達到目標。

如果對固定、僵化的跟團走,感到疲憊、倦怠了,那麼,何妨偶爾來個獨特創新的自由行呢?無論旅遊或生活,不必起早、睡晚,時時戰戰兢兢、處處誠惶誠恐的急迫和倉促;也沒有萬不得已、非如此不可的堅持與偏執,就是閑散的適情適性、自得其樂。

生活「自由行」,路途遠近、行程多寡、步伐快慢,任憑個人做主、安排。可以一整天看雲、品茗,怡然自得;也可以鎮日種花、蒔草,沐雨櫛風。吟幾首唐詩,領會其間的恬靜清樸、奔放飄逸;詠數闕宋詞,感受裡面的雅緻婉約、雄渾豪邁;或者甚麼也不做、無所事事,在時間與空間中恣意的放空、留白……

「世界越快,心則慢」,朋友說要仔細推敲的一句話,自己又何嘗不需要呢?儘管外境再迅速、繁雜;然而,只要保持內境的和緩、純淨;那麼,不必回到古代,就在當下,同樣能夠從容不迫的享有──生活「自由行」。    @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日翻《全唐詩》,不經意間一行詩句從眼前晃過,「過午醒來雪滿船。」——醉臥孤舟的人一覺醒來,睜開眼睛,大雪紛飛,天地茫茫。寂靜的天光,船篷外如織如幕的飛雪。那一種寂寞和自在,頓時叫人耳目一新。
  • 中土自古以來詠讚梅花的詩詞作品非常多,從南北朝時代,詠讚梅花的詩賦開始出現。南朝宋人陸凱有〈贈范曄詩〉的詠梅詩,史稱首作。早春梅花綻開時節,人在荊州的陸凱思想起好友,摘下梅花,托郵驛贈送遠在長安的好友范嘩,賦詩云:「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君子之交誠而摯,如梅香之幽而遠。
  • 古往今來無論是佛家還是道家的修行者,在修煉到一定程度後,都是具備一定功能的,特別是一些高僧、高道都是具有大功能的。他們不僅天目打開,而且還具備透視、遙視、宿命通等神通。而這絕不是常人簡簡單單就可以否定的。
  • 用「谷歌地球」俯瞰,台灣的城市與珠三角的城市並無大分別。可再看路牌,再看人臉,則是另一道風景線。
  • 當老年人被疾病嚴重侵襲、關愛的人離他們而去,或因搬到親屬家、安養院而遠離昔日親朋好友時,常會陷入憂傷。在節日期間抵擋抑鬱更難,因為對所有人來說,那通常是個親情滿溢的時刻。如果你或你的親人被「節日憂鬱」包圍,貝爾‧瑪拉健康網給出的這些提示或許有益。
  • 讚嘆「翠玉白菜」巧藝的內行人,也要看看這幅宋代名作,《野蔬草蟲圖》,這是宋人古典寫生畫中的驚歎號!宋代重視寫生技巧、掌握造化神工,這件作品展現了寫生的生態、生理、意趣,成了後來「清宮之寶」。
  • 漫漫長夜,寶釵是否想起,自己當年點的魯智深醉鬧五台山的那出戲,無意中成了寶玉出世思想的啟蒙。對於飛揚絕塵的生命,她像大多數人一樣,只有仰望的份兒,只當是離自己很遠的戲、神話而已,不料竟一戲成讖,如今寶玉也走了和魯智深一樣的人生結局。
  • 留白,也稱「餘玉」,是中國畫的藝術表現手法,表面意思就是預留空白。留白並不是空無,而是無物勝有物,無畫處皆成妙境。
  • 停下來、居家隔離、自我修復。智者曾說:如果你經歷過戰爭,你會更專注在眼前的事、享受手製湯杓的單純快樂。
  • 放鬆, 看書
    為了配合國家防疫政策,我和先生、孩子都在家辦公、學習。忽然間,覺得空間感更加緊密了,環顧小小的二十多坪空間,外面是炙熱的夏天,我再次想到三個字:斷、捨、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