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部分人強烈反對接種COVID疫苗

2019 年10月29 日,在多倫多安省立法機構外的集會上,「加拿大自由選擇接種疫苗」組織發言人昆茨(Ted Kuntz,中)與其他抗議者一起為接種疫苗後死難者默哀一分鐘。(Chris Young/加通社)
人氣: 218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07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蘭多倫多報導)加拿大目前已經有80%符合條件的人至少注射了一劑COVID-19疫苗,與此同時,專家們也指出,部分加拿大人強烈反對接種疫苗,無論公共衛生官員如何評價接種疫苗的諸多好處。

據CBC新聞報導,六百多萬加拿大人沒有接種疫苗,大約有2%到10%的人口強烈反對接種COVID-19疫苗,CBC 新聞採訪了一些未接種疫苗的加拿大人,以了解他們反對疫苗的原因。

不信任新技術

納蒂娜‧史密斯(Nadina Smith)今年春天從師範學院畢業,她感受到了來自家庭和朋友的壓力,要求她在秋季開學前接受疫苗注射。

史密斯表示,她研究了各種COVID-19疫苗背後的科學知識,她對強生公司的一劑疫苗最滿意,該疫苗使用了更傳統的病毒載體疫苗技術。

這種疫苗使用不同病毒(載體)的改良版本向細胞傳遞指令,並廣泛用於預防流感等傳染病。

雖然加拿大衛生部和其它監管機構認為輝瑞和莫德納的mRNA疫苗是安全有效的,但史密斯說她仍然不願意接受如此快速開發的疫苗。

史密斯表示她並不反對疫苗,她稱自己不是對接種疫苗猶豫不決,而是對接種mRNA疫苗猶豫不決。她特別擔心mRNA疫苗可能產生的長期影響,因為它使用的是相對較新的技術。

「不想成為小白鼠」

「我們怎麼知道這將對我們的身體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史密斯說,她表示,目前沒有對COVID mRNA長期影響的研究或調查。這對她這是一個巨大的擔憂。「我不想成為小白鼠」,史密斯說。

信使RNA,或稱mRNA,在整個身體的細胞中指導蛋白質的生產,以觸發免疫反應,保護人們免受傳染病的侵害。

雖然之前mRNA疫苗從未上市,30年來,研究人員一直在研究mRNA技術及其潛力。

政府機構提供矛盾信息

安省愛德華王子縣的退休人員洛里‧卡蒂(Lorie Carty)說,國家免疫諮詢委員會(NACI)和加拿大衛生部,這兩個機構有時對疫苗提出相互矛盾的建議,尤其是關於阿斯利康疫苗的建議,讓她對疫苗的安全性產生了懷疑。

她說她已經預約了,但她一直在改期,因為她還沒準備好。

卡蒂說:「我想在把疫苗放進我的身體之前確定一下,因為一旦放進去,就沒有回頭路了。我並不是說我是一個反疫苗的人。我只是沒有足夠的信心。」

我已經有感染過病毒

安瑞‧帕特瑞夫(Andriy Petriv) 是多倫多地區的長途卡車司機。他說他和他的妻子在聖誕節後不久就感染了他們認為是 COVID-19 的病毒,當時並沒有測試確診。他最近進行了抗體測試,發現身體內確實有了抗體。

「既然我已經有了抗體,我不認為打疫苗有什麼意義。在某些情況下這可能很危險,我為什麼還要冒險?我不害怕疫苗。我只是不明白這一點。為什麼要在我身上放一些東西來獲得證書或其它什麼?如果你身體不缺水,你為什麼要喝水來取悅別人?」他說。

健康專家堅持認為,即使是過去感染過COVID-19病毒的人也應該接種疫苗。然而,一些司法管轄區,包括魁北克、法國、德國和意大利一直只給任何先前確診的人注射一劑疫苗。

其它理由

不願現在注射疫苗的人說出的理由還包括:擔心安全性和副作用;對當前提供的產品不滿意。也有實際的考慮。 許多未接種疫苗的人都有與針相關的恐懼症,有想想打針都很可怕的經歷。 有些人對疫苗成分嚴重過敏。還有一些加拿大偏遠地區的居民在獲得疫苗方面遇到了困難。

疫苗的接受度正在增長

香農‧麥克唐納(Shannon MacDonald)是亞伯塔大學護理系的一名副教授。在接種疫苗運動開始之前,她對COVID-19疫苗在加拿大人口中的接受程度進行了研究。

她發現,總的來說,絕大多數加拿大人並不完全反對疫苗。事實上,只有不到2%的加拿大父母拒絕為他們的孩子注射兒童疫苗。

她說,公共衛生部門仍應嘗試說服一些未接種疫苗的人,但在某種程度上,這些精力可能更好地花在讓部分接種疫苗的人回來接種那關鍵的第二針上。

她說:「讓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們身上,而不是為了給那些不感興趣的人注射第一劑而百般周旋。」

責任編輯:嚴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