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奧運會 尊重與言論自由

人氣 280

【大紀元2021年08月22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ob Zeidman撰文/溫芳編譯)一天晚上,我和我太太以及一些朋友一起出去吃飯。在餐館裡,每個人落座後,我還站著那裡,然後大聲地說:「我的夫人很粗魯、刻薄和愚蠢。她得改變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我這樣當眾地說出來,因為我想讓她變成一個更好的人。我想讓你們都盯著她,如果她做錯什麼就批評她,就像我這樣做。」然後我坐下來。不用說,當晚我睡到客房去了,後來很久都是如此。

我的好朋友知道這個故事不是真實的。我絕不會如此不尊重我的太太。我愛她。我當然也希望她變成更好的人,就像我想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一樣,但是我不會在公眾場合這樣去說。我認為這於她、於我都無益。

保守派會覺得這個故事可笑。他們會認為故事裡的主角(我)是自取其辱。進步派會怎麼做呢?多數進步派人士會被主角帶有性別歧視的行為激怒,而主張要責罰他。餐館裡的客人會大聲地表達對他這種行為的不屑,餐館老闆會把他趕出去,甚至永遠不讓他再來這裡用餐。我怎麼知道會是這樣?因為近幾年一次又一次地發生著這種事情,不論是哈佛校長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還是最近被迫辭職的東京奧運會組織委員會主席。

如果這個故事是個寓言呢?如果故事的主角是奧運會運動員、足球運動或是橄欖球運動員呢?如果故事裡的太太是美利堅合眾國呢?如果宣講的場合不是餐館,而是通過媒體向全世界傳播呢?如果在播放國歌的時候主角跪下,然後再召開媒體發布會解釋說他或她是想通過羞辱美國而讓它變得更好?

在這種情況下,進步派就會說主角是在表達對太太的關愛,會說主角是用(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賦予他的權利去讓他的太太變得更好,會說只有讓公眾都知道她有多糟糕,才能讓每個人都來幫助她變得更好。當然,進步派是通過哈哈鏡在看世界。在他們的世界裡,暴徒燒房子、襲警、殺死無辜旁觀者的行為是在和平抗議,而在美國國會出現的那群喧鬧的人群是「美國歷史上最惡劣的叛亂」。

如果主角是保守派,或是一位白人男性,這種無禮的行為就是惡行。如果主角是弱勢群體、或是「受保護的團體」的一員,同樣的行為就成了壯舉。

這些進步派人士把有權做什麼,和事情做的是否得體和有效搞混了。我有權利在公眾場合羞辱我的夫人,但是這種做法得體嗎?有效嗎?同樣的,一位千萬富翁運動員在公開場合不尊重他的國家,這合適、有效嗎?這個國家給他或她提供了獲得成功的機會。

每個人不論種族、性別、經濟水平,都可以憑藉決心、通過努力賺到錢、取得學術上、體育上、藝術上或他們希求的任何方式上的成功。

美國是完美的嗎?沒有人會這麼說。但是她在不斷改善,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的準則如此重要。美國值得受到尊敬。人們應該尊重憲法、尊重保護我們的軍隊,警察和我們的價值觀。那些浮誇、自負、被慣壞的富有的名人應該受到譴責,他們以為成功都是自己的功勞,忘記了是我們社會的準則讓他們衝破障礙獲得成功。

批評任何政府機構、黨派、具體的官僚行為或某位政治家或領袖,這是我們的自由,但是不要批評這個政府體制。比起歷史上任何其它的國家體制,這個體制讓更多的民眾得以眾擺脫貧困、逃脫打壓,讓更多的人和他們的後代過上了幸福的生活。這種批評不恰當,而且無效。

作者簡介:

鮑勃·澤德曼(Bob Zeidman)擁有康奈爾大學的文學學士和理學學士學位。他是一位發明家,同時在硅谷創立了澤德曼諮詢公司(Zeidman Consulting)、軟件分析和司法工程(Software Analysis and Forensic Engineering)等成功的高科技公司。他還從事小說創作,最近出版了政治諷刺作品《善意》(Good Intentions)。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原文:The Olympics, Respect, and Free Express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是否抵制北京冬奧?讓運動員決定
【名家專欄】奧運會能否持續舉辦下去?
【名家專欄】抵制冬奧會非懲罰中共最好辦法
【名家專欄】奧運會凸顯民族主義的必要性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階下囚 王洪文的官場浮沉
【橫河觀點】冬奧迫使北京承認清零失敗?
【拍案驚奇】「護航20大」直指江曾
【秦鵬直播】追隨立陶宛 又一國欲與台互設代表處
【財商天下】馬化騰求饒 數字經濟風暴再起
【方菲訪談】程曉農:2022年美中關係走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