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奥运会 尊重与言论自由

人气 279

【大纪元2021年08月2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ob Zeidman撰文/温芳编译)一天晚上,我和我太太以及一些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在餐馆里,每个人落座后,我还站着那里,然后大声地说:“我的夫人很粗鲁、刻薄和愚蠢。她得改变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这样当众地说出来,因为我想让她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我想让你们都盯着她,如果她做错什么就批评她,就像我这样做。”然后我坐下来。不用说,当晚我睡到客房去了,后来很久都是如此。

我的好朋友知道这个故事不是真实的。我绝不会如此不尊重我的太太。我爱她。我当然也希望她变成更好的人,就像我想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一样,但是我不会在公众场合这样去说。我认为这于她、于我都无益。

保守派会觉得这个故事可笑。他们会认为故事里的主角(我)是自取其辱。进步派会怎么做呢?多数进步派人士会被主角带有性别歧视的行为激怒,而主张要责罚他。餐馆里的客人会大声地表达对他这种行为的不屑,餐馆老板会把他赶出去,甚至永远不让他再来这里用餐。我怎么知道会是这样?因为近几年一次又一次地发生着这种事情,不论是哈佛校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还是最近被迫辞职的东京奥运会组织委员会主席。

如果这个故事是个寓言呢?如果故事的主角是奥运会运动员、足球运动或是橄榄球运动员呢?如果故事里的太太是美利坚合众国呢?如果宣讲的场合不是餐馆,而是通过媒体向全世界传播呢?如果在播放国歌的时候主角跪下,然后再召开媒体发布会解释说他或她是想通过羞辱美国而让它变得更好?

在这种情况下,进步派就会说主角是在表达对太太的关爱,会说主角是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他的权利去让他的太太变得更好,会说只有让公众都知道她有多糟糕,才能让每个人都来帮助她变得更好。当然,进步派是通过哈哈镜在看世界。在他们的世界里,暴徒烧房子、袭警、杀死无辜旁观者的行为是在和平抗议,而在美国国会出现的那群喧闹的人群是“美国历史上最恶劣的叛乱”。

如果主角是保守派,或是一位白人男性,这种无礼的行为就是恶行。如果主角是弱势群体、或是“受保护的团体”的一员,同样的行为就成了壮举。

这些进步派人士把有权做什么,和事情做的是否得体和有效搞混了。我有权利在公众场合羞辱我的夫人,但是这种做法得体吗?有效吗?同样的,一位千万富翁运动员在公开场合不尊重他的国家,这合适、有效吗?这个国家给他或她提供了获得成功的机会。

每个人不论种族、性别、经济水平,都可以凭借决心、通过努力赚到钱、取得学术上、体育上、艺术上或他们希求的任何方式上的成功。

美国是完美的吗?没有人会这么说。但是她在不断改善,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准则如此重要。美国值得受到尊敬。人们应该尊重宪法、尊重保护我们的军队,警察和我们的价值观。那些浮夸、自负、被惯坏的富有的名人应该受到谴责,他们以为成功都是自己的功劳,忘记了是我们社会的准则让他们冲破障碍获得成功。

批评任何政府机构、党派、具体的官僚行为或某位政治家或领袖,这是我们的自由,但是不要批评这个政府体制。比起历史上任何其它的国家体制,这个体制让更多的民众得以众摆脱贫困、逃脱打压,让更多的人和他们的后代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种批评不恰当,而且无效。

作者简介:

鲍勃·泽德曼(Bob Zeidman)拥有康奈尔大学的文学学士和理学学士学位。他是一位发明家,同时在硅谷创立了泽德曼咨询公司(Zeidman Consulting)、软件分析和司法工程(Software Analysis and Forensic Engineering)等成功的高科技公司。他还从事小说创作,最近出版了政治讽刺作品《善意》(Good Intentions)。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原文:The Olympics, Respect, and Free Express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是否抵制北京冬奥?让运动员决定
【名家专栏】奥运会能否持续举办下去?
【名家专栏】抵制冬奥会非惩罚中共最好办法
【名家专栏】奥运会凸显民族主义的必要性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围剿特斯拉?马斯克被骗内幕
【财商天下】中国业务亏损 华尔街为何加码投资
【舞蹈三剑客】印度舞大挑战 只排练4小时
【横河观点】疫苗难题 忌讳“Xi”的O变种
【时事军事】Y-20U加油机也扰台 中共想太多了
郑文杰:伦敦唐人街袭击事件早有预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