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大選:被遺忘的外交政策問題

自加拿大在2018 年逮捕了華為高管孟晚舟、兩名加拿大人被中共拘押以來,應對來自中共的威脅已成為加拿大外交政策的主要焦點之一。圖為8月4日,孟晚舟引渡案最後一輪聽證會在卑詩省最高法院開庭。(加通社)
人氣: 10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9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Rahul Vaidyanath報導/季薇編譯)儘管有證據表明,對於像加拿大這樣的中型開放貿易國家,需要與世界有著更加緊密的聯繫,正在進行中的加拿大聯邦大選,幾乎沒有有關外交政策的辯論。

經濟間諜活動、軍事現代化、外國影響力,以及其他侵略行為,中共還有俄羅斯,越來越被認為是世界安全的最大威脅。其他關鍵的外交政策問題還有,持續的瘟疫大流行和阿富汗人道主義危機。

加拿大無黨派外交政策智囊團於 8 月 23 日致信在國會有代表的5大黨領,警告他們,如果加拿大繼續邊緣化外交政策,忽視展開討論的重要性,將損及加拿大確保其生活方式並為日益不確定的世界,做好準備的能力。

一個外交政策專家小組隨後於8月30日在《環球郵報》上發表評論指出,「外交政策似乎沒有出現在我們政黨的議程上」 。

加拿大前駐華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於8月27日推文稱,「阿富汗危機展示了我們從世界上退卻了多大」,他補充道,「Covid病毒沒有幫助,但更嚴重的是政府偏好做戲(包括服裝)勝於(拿出)政策,(展現)能力、才幹、努力和承諾」 。

民調機構Angus Reid 於8月30日公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儘管 41%的受訪加拿大人表示,政府最近的阿富汗疏散行動已達到了應有的水平,認為政府的努力取得了成功的僅有2%,37%稱政府的努力失敗了。

保守黨公佈最詳細外交政綱

加拿大和平與外交研究所(IPD )執行董事比詹·艾哈邁迪(Bijan Ahmadi)對《大紀元時報》表示:「我們需要製定一個以我們的利益為中心的,連貫的外交和國防政策戰略,把我們的能力投在包括北極、太平洋在內的對加拿大具有戰略重要性的領域。」

大選到目前為止,保守黨公佈了最詳細的外交政綱,新民主黨(NDP)和加拿大人民黨(PPC) )的擬案較溫和,綠黨沒有對外交政策發表評論。

保守黨在「加拿大復蘇計劃」競選綱領中提到,「加拿大的外交政策現在更重要,比它在過去一代人中實施的更重要。」

保守黨一直提議對中共採取強硬的立場,比自由黨目前採取的要更強硬。NDP也談到了對抗北京,並與加拿大的盟友合作,「國際協調一致回應中共的無視法治」。

保守黨制定了詳細計劃,以確保和促進加拿大在國防和國際發展方面的利益,包括製定了針對北極和印太地區等關鍵地區的具體目標;禁止華為涉足加拿大的 5G 基礎設施;加強對中方國有企業收購的加拿大公司的保護;重新平衡貿易優先事項,從中共等治下的國家轉向「保護工人權利和環境的自由國家。

自由黨把外交政策擺在次要位置

自由黨於週三(9 月 1 日)發布的政綱,外交政策在很大程度上被擺到了次要位置,其重點是民主、人權、多樣性和包容性。

自加拿大在2018 年逮捕了華為高管孟晚舟、兩名加拿大人被中共拘押以來,應對來自中共的威脅已成為加拿大外交政策的主要焦點之一。

自由黨的競選綱領在提到「打擊威權主義和外國干涉」時,有把中共與俄羅斯、伊朗相提並論,稱之為「威權國家」,而在外交政策聲明中沒有提及中共。

NDP支持把多邊主義作為加拿大外交政策的基礎,與 PPC 將逐步停止發展援助、專注於緊急人道主義行動相反;NDP還表示,將把國民總收入的0.7%用於國際發展援助,並放棄 COVID 疫苗知識產權,這是自由黨不願做的,但自由黨也熱衷於增加國際援助。

PPC 將要求加拿大退出所有聯合國承諾,把在聯合國機構中的存在降至最低,並指出「削弱國家主權的趨勢越來越大」。

加拿大和平與外交研究所(IPD )把世界描述為「多極」,其特點是「大國之間的競爭正在加速」,其行為是「限制加拿大對定義和確保其作為主權國家的利益的能力」。

過去兩年世界上最重大的苦難當然是瘟疫大流行,它迫使加拿大進一步與國際社會接觸。因此IPD呼籲,下一屆政府必須在外交政策問題上發出加拿大的聲音,就未來幾年將如何駕馭國際關係制定戰略。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