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疫情逼近北京 冬奧何去何從

人氣 2757

【大紀元2022年01月12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1月11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疫情逼近北京,冬奧何去何從,天津奧密克戎能否擊垮清零政策,中國經濟堪憂,立陶宛成為台海外交戰第一戰場。

天津出現的奧密克戎變種改變了以往的規則,天津新疫情的幾大特點,奧密克戎變種的三大特點:傳播快、免疫逃逸和症狀輕,是怎麼對中共清零抗疫模式形成挑戰的,中共的防疫措施又是怎樣把自己困住的。天津疫情比以往任何地區疫情對北京冬奧的威脅都更大。

北京逼迫歐洲參與制裁立陶宛,美歐更需要實際有效地支持立陶宛,西方輸不起這場前哨戰。

天津疫情和西安的不同特點

中國大陸的疫情發展速度很快,西安封城後不久,疫情就東移到了河南,鄭州、禹州、安陽相繼被疫情攻陷,上次看到有人說,西安距離北京還遠著呢,一千公里,差不多就是美國華盛頓DC到亞特蘭大那麼遠,意思就是疫情距離北京還遠。

不知道這個概念從哪裡來的,不要說現代航空早就打破了空間距離,就是在沒有民航飛機的時代,疫情擴散速度也是極快的。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期間,有幾個重大謎團,其中之一的就是遠距離多個點幾乎同時爆發,超過當時最快的交通工具,究竟是怎樣傳播的?

然而,疫情似乎並沒有受到封城的影響,繼續向東,很快,天津這個北京的東大門就淪陷了,而且可以確定的是,天津疫情並不是從西部沿西安、河南這條路傳播過去的,而是另有來源。這就是疫情在全世界流傳的規律,一旦進入社區傳播,就很難追根溯源了。看來這個規律在中國也還是一樣的。

天津新疫情的幾個特點:1)是奧密克戎本土病例,兩名最早被確認的感染者並無天津以外的居住和旅行史,而奧密克戎不可能在全世界兩個地方,南非和天津,分別突變出來,天津病例只可能是外部,或者說就是境外輸入;也就是說,真正傳入天津的途徑和人員都還不知道,很可能還在天津的某個地方繼續傳播;

2)這次發現的是,主動就診的2名病人最先被確認為奧密克戎變種,也就是說,並非中共的檢測系統主動發現,如果這兩名病人不主動就診就不會被發現,換句話說,就是現在很可能還有更多的潛在傳播源還在自由活動;

3)官方根據第一批同一傳播源判斷已經傳播三代,既然最早病人並非輸入,可以判斷在天津傳播遠遠超過三代;

4)有人根據旅行記錄製作了一張圖,疫情爆發前一週離開天津的人口中最大比例是前往北京,如果天津已經有了社區傳播,奧密克戎已經進入北京的機會非常大。可以比較當年武漢,武漢封城時有大批人員離開武漢到達世界各地,被認為是數量最大的一次性疫情輸出。

另外奧密克戎被南非鑑定出來剛成為新聞的時候,拜登立即就宣布南非等疫情嚴重國家的旅遊禁令,現在都知道,那個禁令沒有作用,因為很快奧密克戎就成為美國很多地區新病例中的主要毒株。

簡單的說:來源不明,社區傳播,至少三代,由於奧密克戎超強的傳播力,傳入北京已經不僅僅是可能性了。

處理措施:全員檢測成為人群聚集傳播途徑

人為傳播。天津疫情一出現,當局立即宣布全員檢測,要求1月9日開始,天津四個區24小時完成,其餘12個區從10日起24小時完成,並要求檢測完成前,居民在當時居住地保持原地相對靜止。

這個命令是互相矛盾的,天津1,500萬人口,靠醫務人員和志願者上門不可能在48小時完成全員檢測,這就是我們看到很多地方宣布全員檢測後的人擠人檢測的情況,只有那麼高密度人群才能完成檢測。

這就出現新的問題:龐大人口保持相對靜止不可能完成檢測,要完成檢測就一定要群體聚集,就是新的大規模傳播的機會,另外,核酸檢測本來錯誤率就很高,如此短時間完成檢測,很難避免錯誤率增加,尤其是假陰性,會漏掉很多感染者和潛在的傳播者。

這種高傳播性病毒株,漏掉幾個就是新的爆發點,這種全員檢測究竟有什麼意義呢?除了完成任務和保住官帽子,實在沒有意思。

既然無用,為什麼要勞民傷財地做呢?也許真實目的並不是防疫,而是另有所圖,比如檢測官僚系統的動員和應急能力等。

對奧密克戎免疫逃逸的挑戰

天津疫情對清零政策是更大的考驗。從西安開始的這一波疫情對中共的清零政策是重大考驗,但迄今為止,這一波主要還是德爾塔變種,而天津出現的則是傳染性大得多的奧密克戎變種。

奧密克戎的三大特點,傳播快、免疫逃逸和病情輕,對中共的清零政策來說,已經進入社區傳播的感染性超強的奧密克戎比此前的德爾塔變種更難用行政手段,包括封城的方式清零,嚴防死守不靈。

按照中共入境隔離的政策,本來應該是可以防堵在境外的,因為向中國那樣入境嚴格隔離的國家並不多,堵在境外當然不容易,但總比進入社區後清除容易些,如果堵不住,那蔓延開以後清除就更難了。

免疫逃逸造成疫苗效果降低或無效,中國疫苗本來就有效果不佳的問題,現在對免疫逃逸的奧密克戎就更沒有辦法了。中國已經接種了28億劑疫苗,人均2劑,過去兩年,除了開始的武漢和部分地區封城以外,大部分時間和地區封鎖措施是很少的,基本上是自由旅行,全員開工,最主要的措施就是疫苗。

如果疫苗無效,從政府措施和民眾心理方面,會是什麼情況?這裡不是討論中國疫苗的效率,是否真有效,而是當局的抗疫措施,制定政策的依據和走向,畢竟以前是建立在疫苗和監控基礎上的,實際效果先不管。

實際上這也不僅是中國的情況,世界各國對疫情的對應措施,有多少真的是對控制疫情有效的?誰也不知道,看各國和全世界的疫苗接種情況,疫情的嚴重程度和曲線,真的很難看出政府的努力對疫情有什麼影響,比如說現在的強制接種令和加強劑,有多少科學依據,有多少是和變種病毒的發展變化對應而有效的?中國的問題可能更嚴重罷了。

症狀較輕也成為質疑清零政策的理由

而奧密克戎變種病情輕,本來看上去應該不是壞事,但對中共的清零政策卻不見得是好事。因為牽涉一個清零政策是否要放棄的政治問題。在全世界病毒肆虐的一年多時間內,中國大陸反而是最平靜的,無論真實情況如何,至少表面上是那樣。

北京很快就把對自己不利的溯源問題轉變成了輸出疫苗和輸出抗疫模式,清零成為制度優越的證明,北京的宣傳和輿論導向確實使很多中國人認為美國在疫情下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也成為習近平親自領導親自指揮的成功象徵。這就使得這種清零政策在疫情變化的情況下做出適應性改變非常困難。

通常中共最高層的決策都有不容置疑的特點,因為質疑就是挑戰權威,所以全局性的錯誤往往要發展成重大災難才有可能糾正。58年大躍進,本來59年的廬山會議是打算糾左的,彭德懷一發難,毛大怒,立即轉為反右傾,直到全國餓死幾千萬人,劉少奇才有機會搞了些包產到戶之類的小打小鬧的改革,有限度地迫使毛放棄部分權力,當然那也種下了文革的種子,最後自己死於非命。而持續十年的文革直到毛進了紀念堂才有可能結束。

奧密克戎如果症狀嚴重,重症率死亡率高,很難挑戰清零政策,但症狀輕,就會出現清零是否值得,是否得不償失的疑問,反倒會對清零政策產生疑問。因為清零是習近平的決策和政績,改變清零政策就是對習本人的挑戰。

天津疫情直接威脅北京冬奧

疫情對北京冬奧的實際威脅一直是存在的,但天津出現奧密克戎變種,最重大的變化是心理衝擊。對民眾,對外國參賽者,對中共當局都是重大衝擊。對外國參賽者,擔心中國過於嚴厲的防疫隔離措施,誰也不能保證不會被檢測出陽性,尤其在世界各國陽性檢出病例暴增的情況下,到時候陷在北京冬奧被隔離就誰也講不清了。

更糟的可能是會有一些運動員在冬奧開幕之前就檢測陽性不能去了。如果這部分人數量較大,實際造成冬奧參賽人數大減,對北京面子也是很不利的,這和中國疫情還沒有直接關係,但確是很大可能的。

而天津是否封城也是個難題,從西安封城來看,是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去督戰的,也就是已經不是西安甚至陝西省自己能作主的,而是中央,很可能習近平才能決定的,那天津是否封城,更需要習近平拍板了。

封,影響士氣,國際影響也大,對北京冬奧有負面形象;不封,疫情蔓延怎麼辦?當然我們知道疫情真的要蔓延,封也封不住,但北京是不會承認的,這是說習近平決策面臨的困境。當然還有下一步的問題,就是北京也出現奧密克戎變種的疫情怎麼辦。

冬奧還有不到一個月了,疫情發展誰也不能預測這期間會發生什麼。這不是2008年北京奧運,可以讓周邊省份停工營造奧運藍。

其實中共面臨的難題,一部分是疫情造成的,但更多的是應對疫情的政策和措施造成的,曾經看上去有效的措施,在疫情發展發生變化的時候反而會使中共陷入困境。有點人算不如天算的意思。

中共逼歐洲站邊 立陶宛成前哨戰場

再簡單講一下立陶宛。我們知道,立陶宛是第一個站出來提升和台灣的外交關係的,即雙方互設以台灣命名的辦事處。那以前的捷克是參議院,不是政府層面的。

中共知道這事的嚴重性,是中共進入聯合國以來從未有過的,為此中共祭出迄今最嚴厲和全面的懲罰措施,除了禁止立陶宛商品進口、入關,還延伸到了歐洲產品中的立陶宛部件,這實際上就是強迫歐洲參與制裁立陶宛。

這和制裁澳洲煤還不同,澳洲煤換個產地標籤,漲價了還是賣給了中國,只是中共權貴集團轉手賺了。作為歐盟成員國,歐盟必須站出來支持立陶宛,也就是說,立陶宛事件中,中共強迫歐洲選邊站。

歐洲想和稀泥都不行。現在,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和歐洲議會最大黨團、歐洲人民黨黨團(EPP Group)主席韋柏(Manfred Weber)都已經向立陶宛總理重申支持。

美國與德國也同時向立陶宛表達支持。當然台灣已經做出實際行動,包括全數購買被中共拒絕的朗姆酒,而立陶宛很可能將獲得台灣芯片的第一筆投資,不過,要抵制中共對立陶宛的壓制,還需要美國和歐洲團結起來採取具體有效的措施。

對西方社會,這是一次重大測試,因為這並不只是台灣或立陶宛的事務,而是一場中共和自由社會較量的前哨戰,是一場意志的較量。

今天講了兩個話題,主要是天津出現奧密克戎變種社區傳播之後,對北京清零政策形成比西安疫情更嚴重的挑戰,同時對北京冬奧提出更大的難題。另一個話題是中共對立陶宛的制裁,可能會把整個歐盟拖進爭端,對北京未必是好消息。

如果喜歡我的節目,請別忘記訂閱、點讚和轉發。我在優樂客會員網站的專題片節目,每週六晚上美東時間9點會油管播出,播完後就放到優樂客會員網站上,錯過的朋友可以到會員網站去看。會員網站上除了我的節目,還有很多其它的節目,希望大家訂閱支持。同時在YouTube上還會和大家每週做兩次節目,好,感謝大家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優樂客會員新年優惠方案:
2022年費通票大優惠,每個月只要不到$2美金(優惠只到2/22喔!馬上行動)
訂閱優樂客【橫河觀點】會員:https://www.youlucky.biz/henghe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橫河觀點】奧密克戎變種是偽裝的「祝福」?
【橫河觀點】中共利用精神病院迫害中國人
【橫河觀點】西安疫情東移 習講話突出一個字
【橫河觀點】哈薩克動亂 俄軍事干預 中共受挫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訪港縮時減量 習心頭大患是啥?
【遠見快評】習近平武漢挺清零 放話「算總帳」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中共與水鬥 洪災暴增
【秦鵬直播】北約峰會劍指中共 美制裁5家中企
【財商天下】新東方爆火 資本瘋逃
【思想領袖】欲稱霸世界 中共超限戰未停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