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例激增 病毒專家論封城、疫苗和自然免疫

人氣 6656

【大紀元2022年0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近期,奧密克戎(Omicaron)變種病毒導致美國、加拿大等地的病例激增,疫情也在歐洲快速蔓延。而在中國,中共不斷宣傳感染人數「清零」。中西方疫情數據的反差與兩種抗疫模式的對比,引發外界的關注。幾位專家就封城疫苗自然免疫發表了看法。

中共掩蓋疫情 數據造假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疫情地圖,截至美東時間週五(1月14日)下午2:30,全球的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病例總數超過3.21億(321,752,884)例,死亡人數超過552萬(5,525,560)人。

截至美東時間1月14日晚8時,美國總確診人數為64,670,188,死亡人數為848,812人。月初,美國單日感染人數甚至突破108萬例(含假期較正人數)。

而中國陝西迄今只通報了三例與Covid-19相關的死亡病例。全國總病例數10.4萬,死亡人數4,636,其中湖北4,512人。據西安市民近日披露,當局把人拉走隔離即實現了所謂「社會面清零」。

歐洲病毒學及傳染病專家、瑞士生物技術公司創始人董宇紅博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幾乎所有的國外媒體、國際專家,都非常一致地質疑中國疫情數字。若從死亡率來看,結果就更誇張。同一種病毒,不可能在不同的國家引起相差800倍的死亡率。

「中共政府報告的COVID-19死亡率為每10萬人中平均0.321人死亡,美國的COVID-19死亡率為每10萬人中平均有248人死亡,美國比中國的平均死亡人士高出800倍。」 她說。

董宇紅指出,在各國死亡率上,個位數或兩位數的差異可能存在,三位數甚至以上的差異非常小。除了中國之外,其他國家之間的死亡率數字差異在個位數的百分比範圍之間波動。西方的疫情數據,相比中國數據而言,比較可信。

「中國人口占世界人口接近20%,所以中國的數字缺失,相當於世界的疫情數字至少減少了20%。」她說。

美國陸軍研究所前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博士認為,不管是Delta還是Omicaron變種的傳播速度,在社區中傳播一定會有一個高峰的,不會像中共官方每天有節奏性的推出兩位數或三位數的感染人數。中國這個數據不是醫院方面自主的對外公布的內容。

「官方在『清零』政策的壓力下,地方政府對於實際的確診人數和住院率、死亡率等等,肯定有政治方面的壓力,就像其他事故類死亡人數的報導。對於這麼大的疫情,我覺得也會有類似做法。」他說。

中共極端封控  拿人當牲口

新年期間爆發疫情的西安,重現武漢的防疫模式,導致人道災難,市民買菜難,全城鬧饑荒,有人無法正常就醫急診致死,多名孕婦因被醫院拒收流產。

1月9日,西安市民楊海錄視頻表示,當地政府將西安大寨路恆大城上萬市民居住的單元樓的門用鐵絲封起,每家每戶門上貼上磁條封鎖。楊海怒斥這種防疫「把人民當牲口對待!」

林曉旭博士研究發現,大陸媒體宣稱隔離的做法自古有之,但古代醫學意義上的隔離法是為醫為藥,不是把未出現症狀者全都集中隔離起來。如,在《漢書・平帝紀》裡記載,元始二年,「民疾疫者,捨空邸舍,為置醫藥。」

他說,西安的做法是,出現幾個病例,馬上就把幾千人幾萬人隔離到一個地方去,至於這個地方能不能夠有效地支持這些人群的正常生活,以及基本的醫療,都不考慮。「這種做法相當於把人當作動物進行防疫的一種做法。」

「當然對它(中共)來說,從防疫上一定程度上會有一定的效果,就像你把有可能感染的豬啊、羊啊,都把它拉到一個地方隔離起來,當然會有一定的作用,使得更多的豬只不可能被感染。但是這樣的做法是非常殘忍的、不人道的做法。

「老百姓在政府的眼裡基本就是一個數字,那麼基本上決定這個數字是犧牲百分之幾的問題,它不考慮老百姓個人、家庭的災難,它不考慮這個。」

美國楊氏整合醫學中心主任楊景端醫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關於防疫的基本辦法,一個是減少人和病毒的接觸,第二個是抗病毒,第三個就是提高群體的抗感染能力、免疫能力。

楊景端說,「但是它們現在集中注意力是放在隔離,減少病毒和人的接觸上。這幾乎是不可能的,這個人就不要活了,無法正常生活,這是個很愚蠢的辦法,也不解決問題。疫情到現在,不會因為你隔離不隔離,它就少了或者多了,不受這個影響。

「它帶來的附帶性的損害,可能就會超過疫情本身的損害,病毒的損害是暫時的,那個(附帶性)損害的影響是長期的。即便是這波疫情扛過去了,但是損失是很大的,也死了很多人,如果不接受教訓的話,將來再來一個什麼病毒,我們還要再吃一遍苦頭。」

隔離與暴政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武漢封城之初,新華出版社曾緊急出版了《中國抗疫簡史》並開放免費閱讀,但這本官方一度推薦的書,後來從很多平台上被撤下,網頁也無法訪問。

記者查閱書中內容發現,隔離常常與暴政相關。如,睡虎地秦簡記載的癘遷所,秦朝築城牆的勞役和為宗廟打柴的人,如果患麻風病,就送到癘遷所(「城旦、鬼薪癘,可論?當癘所。」  )。 這些麻風病人如果犯罪還要被處死(「或曰當遷所定殺 」);侯景之亂時,將染疫重病人和屍體堆積在一起,放火焚燒。尚書外兵郎鮑正「宛轉火中,久而方絕」。

《晉書》記載:「朝臣家有時疾,染有三人以上者,身雖無病,百日不得入宮」。意思是說,永和末年,疫情多發。按舊例,朝中大臣家中染疫三人以上的,即使自身無病,百日內也不得進宮。此時,文武百官多稱家有時疾而不入朝理事。

文中還記載,當時有人反對,王彪之對穆帝說:「疾疫之年,家無不染。若以之不復入宮,則直侍頓闕,王者宮省空矣。」就是說,「瘟疫之年,沒有哪一家不傳染。如果因此就不入宮,那恐怕連近侍也無人充當,皇宮將會空無一人了。」朝廷聽從了他的進諫。

此外,大疫出良醫。自漢代起,官方就有派遣醫官巡診,為疫區免費施藥。皇帝會減免賦稅,或錄囚大赦天下,或禱告齋戒祈福等等。

對中共官方宣傳斷章取義,稱隔離法自古就有。林曉旭指出,中共不考慮中醫、人們自主的互助和早期治療的方案等,因為對中共來說,其他的方法對它來說都太慢,它是政治挂帥的做法,就是動物性的防疫,把有可能被感染的傳染源全部隔離起來。

「我覺得正常的社會,首先基本的一點就是人們的自由是不能夠隨便剝奪的,政府的權利是有限制的。用這麼極端的這種做法去應對這個疫情,但是整個社會崩潰的狀態也可能會更快的到來。」他說。

而董宇紅認為,病毒是封不住的。「人們用來應對疫情的措施,封城、封國,但還是一波比一波高,死亡率沒有明顯下降。以色列在Omicron初起的時候,封鎖了邊境,但後來沒管用,Omicron 照樣在以色列引起了一個超過之前所有峰值的新高峰。」

「因為我們這兒的物理學概念,在病毒那個維度不算數。就像牛頓力學定律,到量子力學的維度就不管用了。病毒走的是納米空間, 不走我們這個肉眼能看見的空間。貼封條隔離的極端措施,非常殘酷,沒有人性。」

疫苗免疫和自然免疫

美國似乎認識到了封城的弊端。總統拜登去年12月宣布,他的抗疫計劃不包括「關閉和封鎖」,而是依賴大範圍的接種疫苗和加強針以及加大檢測的力度。

不過林曉旭認為,過去一年多疫苗大面積施打,但並沒有能夠阻擋Delta、Omicaron的傳播,就說明其實這個策略整體上不見得是非常有效的。即使很早推出了疫苗,在一定程度上也在引導病毒形成能夠有更強免疫逃疫的突變,這個利弊都需要綜合考慮。

「大多數情況下疫苗有一個比較長的、慢的一個開發的過程,所以大多數疫苗過去開發的時候,疫情其實都已經在衰減的時期,就是整個疫情一波一波的也是有它自身的規律,那麼人們會覺得疫苗起一定的作用,但其實這本身很大程度歸功於病毒自身的衰退。它傳播的過程中,它有自己的規律,一波一波的浪潮總有它退潮的時候。這裡面有綜合的效應,我覺得不能完全歸功於疫苗的作用。」他說。

針對近期確診人數暴增,作為一名醫學科學家,楊景端表示並不感到吃驚,「因為這個Omicaron病毒是一個新的,直接從早期武漢病毒變異過來的,跟其它的病毒都不一樣,它傳染性雖然很強,也很快,但是它基本上不會侵犯到肺臟,是在上呼吸道,大部分人症狀都是比較輕的。」

楊景端醫生疫情期間設立Youtube頻道,為大眾教授防疫知識。他提倡提高自身免疫功能,自然免疫力強是戰勝病毒的法寶。

他表示,疫苗的作用也是針對特殊的病毒當時的那個毒株,所以病毒變異的話它就不行了,另外抗體存在的時間有限,所以它也會減弱。最關鍵的就是人體,整個人體是一個強大的免疫系統。人不應該怕病毒,病毒應該怕人。如果人怕病毒,不是病毒厲害,而是人有了問題。

他解釋說,「自然免疫是身體裡面通過和病毒、細菌的接觸,然後產生的自我保護反應。那麼整個身體會對病毒不僅產生抗體方面的記憶,更產生細胞上的記憶,而且細胞基因會存在骨髓裡面,甚至會永久存在,一旦需要的時候它很快就會釋放出來,就會產生新的抗體和免疫因子。

「這當然是指一個人他身體健康,有一個正常的免疫系統,如果一個人他身體有代謝性疾病,或者是其他慢性感染性疾病的話,這些人就需要疫苗保護的。」

客觀冷靜對待疫情

林曉旭表示,每個正常的社會也有正常的死亡率,關鍵要看超出常規的死亡範圍量,社會調動資源方面能不能支持這種比較緊急的情況。目前的住院率、死亡率仍然是整個社會的體制和醫療機制能承受的範圍。

他說,「美國的地方病理確診的病例比較多,看起來死亡數的數據也比較多,但是這裡牽扯到一個是美國人口的基數比較大。另外客觀地看,比如說從2017年2020年這段時間裡面,每一年美國死於流感的人數差不多在14萬到80多萬,因為每一年流感的病株不一樣。

「現在兩年多了美國的死亡人數是80多萬,是比其他國家多一些,」他強調,「但是整個社會的運作基本是正常的,也不會出現醫院裡面拒絕救治一些基礎病復發的人,或者懷孕的婦女不能夠正常生產。基本的人道主義的概念,仍然是這個社會基本的準則。」

Omicron變種病毒被發現傳播速度很快,但死亡率很低(約為Delta的10 %)。據香港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Omicron在人類支氣管中的感染和增殖速度,比Delta和原始SARS-CoV-2快70倍,而肺部的Omicron感染是原始的SARS-CoV-2的10%。

林曉旭認為,不見得一定是這個病毒的致病性差一些,還要更進一步的數據。因為這個感染人群年齡段偏低,整體數據上來看,重症率跟死亡率會差一些。而過去幾波疫情,相當大的比例都是高風險的人群,包括那些有基礎病的人。

「就看下一步Omicron變種在更大範圍傳播會不會有其它的新的變種出現,那時候Omicron病毒感染所帶來的免疫對病毒的抵禦,我覺得一定程度上應該會比疫苗帶來的免疫力會好一些。綜合抗體整體的防疫力會比較強,這個方面會稍微樂觀一些。」他說。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美染疫死亡率是中國八百倍?專家揭中共造假
量化分析專家:中國疫情死亡數據最不可信
【名家專欄】中共操縱數據 造下彌天大謊
【一線採訪】上海多地封控 市民質疑官方數據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不讓戴口罩 李克強和習槓上了?
【遠見快評】美媒曝東航墜毀是人為 東航回應
【新聞看點】上海被爆加強封控 居委弄虛作假
【財商天下】核檢日賺一億 錢進了誰的口袋?
【思想領袖】封鎖對疫情不起作用 且特別有害(中)
【探索時分】共軍鷹擊21打航母 美日需要擔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