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事件受害人母親DC燭光守夜 籲公開全部視頻

【大紀元2022年0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梅綜合報導)2021年1月6日註定是一個人們不能忘記的日子,不論對它的定義如何。今年的1月6日,阿什利·巴比特(Ashli​​ Babbitt)的媽媽從加州趕到華盛頓DC,參加了在中央拘留所CDF(The Central Detention Facility)外的燭光守夜活動。

去年今日,加州聖地亞哥居民、在空軍服役了14年的35歲阿什利·巴比特(Ashli​​ Babbitt)在試圖從碎玻璃處進入國會大廈內的一道門時,被門內的國會警察邁克爾·伯德(Michael Byrd)一槍射死。當時巴比特沒有攜帶任何武器,並且在她旁邊和身後還站著幾位國會警察。

米奇·維特霍夫特(Micki Witthoeft)──阿什利·巴比特的媽媽說:「我感謝你們所有到這裡的人」,她轉向周圍的人說著:「感謝你們來到這裡(參加活動),你們非常勇敢。」

「我女兒失去了生命,(適應)過程緩慢但不是羈絆。我們步履蹣跚,但可以把它找回來,國家沒有迷失,在你的心裡,我們沒有迷失。」維特霍夫特說。

目前,FBI已針對被稱為「叛亂」的國會大廈事件抓捕了700多人,但自稱為J6政治犯(1月6日政治犯)的被捕者不見得都進入了國會大廈。眾多民主黨議員以及共和黨眾議員麗茲·切尼(Liz Cheney)和她的父親前副總統迪克·切尼( Dick Cheney)參加了6日在國會大廈的一整天紀念「平定」活動,其他共和黨議員未出席。

華盛頓DC的中央拘留所關押了一部分J6被捕者。幾位J6政治犯在今年1月6日前發出的信中說,「我心愛的甜蜜的美國,從一個榮耀的地方你在墜落,上帝曾經顯示他的恩典,但現在不再了……」。

維特霍夫特在集會上說:「監獄裡的每一位愛國者都有權獲得正當(法律審理)程序(的權利),我無法相信這些事在美國發生,我不敢相信我的女兒被處決,卻甚至沒獲得調查。」 國會警察局起先一直未公開邁克爾·伯德的姓名,並宣布不會對他進行紀律處分和起訴;直到8月份伯德自己接受媒體採訪時,才說自己就是那個開槍的人。維特霍夫特說她女兒是一位愛國者,是在行使她的第一修正案的權利時被殺。

國會大廈事件中另一名死亡者羅珊·博伊蘭(Rosanne Boyland)的家屬最近公開要求調查死因。國會議員瑪喬麗·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去年12月7日在《異常殘忍:來自 DC 監獄內部的目擊者報告》(Unsually Cruel: An Eyewitness Report From Inside The DC Jail)新聞發布會上回答記者的提問時說,她看過博伊蘭裸露著胸腹部毫無知覺地被拖進國會大廈的錄像。

一位參加過三次華府集會的人說,在2020年11月和12月兩次集會時,國會大廈被警察設置路障和保護著,警察還保護集會者不受Antifa的人的攻擊;而在1月6日的集會,警察不在街上,國會大廈也被敞開了,人們可以走近;Antifa的人也「消失了」,混在了川普的支持者中但裝束不同。

維特霍夫特還表示:「我相信美國人民有權獲得14,000小時『消失』的國會監控錄像和其它視頻錄像。它們屬於我們納稅人,而不應由他們決定哪些給我們看或不給看。」

燭光守夜活動的組織者之一馬特·布雷納德(Matt Braynard)說,他知道媒體,當播放巴比特的媽媽當天發言的視頻時,會滾動當天最暴力的幾秒鐘錄像;但媒體沒有播放去年和平的人羣、沒有播放警察對人羣投擲煙霧彈和閃光彈的情景,以及人們被擊中後的視頻。

J6被捕者來自全美多個州,6日在許多地方都有小型的為J6守夜活動。在洛杉磯的比佛利山公園處有一個小型的自由集會,也有人談到國會大廈事件。一位女士舉著「不要害怕」的牌子,她指的不是最近的眾多染疫者;橙縣也有小型的燭光守夜活動。◇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伯林格姆:國會大廈事件怎能與911恐襲相比
美參院報告揭衝擊國會事件:情報部門失職
國會大廈槍殺巴比特警察7個月後露面
美議員籲解僱獄警 給國會事件囚犯人道待遇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天津傳20日清零 北京承認共存?
【方菲訪談】專訪李雲翔:衝破沉默的呼聲
【探索時分】中日最新護衛艦 誰更強?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階下囚 王洪文的官場浮沉
【拍案驚奇】「護航20大」直指江曾
【軍事熱點】美陸海軍合作開發高超音速武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