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防疫 老百姓怨聲載道 退出中共組織

人氣 1969

【大紀元2022年10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潔思報導)最近一個多月在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每日達3萬至5萬,聲明者歷數中共疫情防控給老百姓帶來的災難,揭露在中共體制下亂象叢生、民不聊生的困境,以及表達對中共邪惡本質的認識及退出中共一切組織的決心。

自大紀元2004年發表《九評共產黨》以來,中國人越來越認清了中共的本性、邪惡的歷史,紛紛走入三退大潮行列,至今三退人數已超過四億。

大紀元在2005年1月12日發表的「鄭重聲明」中指出「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以下選自近一個多月來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發表的三退聲明。

極端防疫 老百姓怨聲載道

湖北武漢田爽說,在疫情期間見過太多人因為隔離措施而死去。「在我工作的藥店也能看到賣假藥的勾當,而官員根本不去管,店長甚至還威脅我不要說出去。」田爽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並祝邪惡的中共早日垮台」。

上海唐黎勝、張江等四人聲明退出共青團、少先隊。他們說,中共不斷收緊防疫政策,出現一例就要全員核酸檢測,一封控就是幾個月。「封控前還說物資充足不必囤貨,封控後發現這些只存在於新聞聯播裡。」

「……因奧密克戎去世的人微乎其微,而且幾乎都是有嚴重基礎性疾病的老年人(去世);反而好多青壯年被中共防疫政策害死。那麼多國家都放開了都好好的,中共天天搞防疫還說是為我們好。我們不需要中共『為我們好』,我們只要中共滅亡!」

新疆艾迪阿依木說,新疆庫爾勒組織群眾當群眾演員,說是解封了,拍個視頻就又讓大家回家了。「就是為了拍個視頻啊,沒有真的解封啊,假象啊,都是假象啊,官方在傳播最大的謠言。現在一切一切的消息都是不真實的,外界看不到庫爾勒的真實情況。」他聲明退出少先隊。

四川成都湯聞說,「在這次疫情封控中看清楚了共產黨本質,以人民為代價為少數集團服務,以犧牲老百姓來維護共產黨利益,一個惡毒的黨,應該被全體中國人拋棄、全世界拋棄。」湯聞聲明「自願退出中共少先隊員,不成為邪惡的一分子更不成為邪惡的幫凶。」

重慶劉青雲聲明退隊,他說,奧密克戎的致病性已經和普通流感沒什麼區別了,所以大多數國家都放開了。「反觀赤匪卻在層層加碼,天天強迫我們做核酸,只要出現一個病例就要封鎖……我不知道這麼做的意義在哪。看似為了『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實則都是為了政績。奧密克戎不太可能害死人,但赤匪可以。」

Kinlon(化名)說,自己因為不滿中共對中共疫情的防疫做法,因言獲罪,被關進監獄,身心遭受打擊,還被強制注射新冠疫苗。出獄後,他丟失穩定的工作,他的社會保險被中斷,看病全額自費;半年多一直找不到工作,積蓄已花光,靠打零工謀生。

他說,自己無妻無子女,父母已年邁,生活處境艱難。他去民政申請低保通不過,那裡需要無犯罪記錄證明,他自己沒有人脈,無力適應殘酷的社會,現發表聲明退出共青團、少先隊,「終身不加入中國共產黨」。

中共體制下民不聊生

湖南的荷荷聲明三退,寫道:「對中國政府徹底失去信任。我孩子在學校長期被暴虐,導致他長期壓抑跳樓死亡。政府卻黑暗地踢皮球不管此事,很傷心欲絕。中國太黑暗!」並表示絕對退出中共黨、團、隊。

河北唐山小紅說,「我在唐山打工,看到唐山打人事件,非常氣憤,唐山公安是那麼黑暗,打電話110沒有人出警,共產黨就是黑社會,真是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我要聲明退出這個少先隊組織,與中共劃清界線,抹去邪惡的印記。」

濟南黃海燕聲明退隊,說他表哥住在香港,與他在Telegram上聊天時,他都會抱怨現在的香港越來越專制獨裁。「香港這個曾經的東方之珠再也回不去了。在現在的香港說話也要小心翼翼,生怕觸犯國安法;新聞媒體只能歌功頌德,只要批評中共就會被查封(例如《蘋果日報》);行政長官都是中共指定的,香港人從來沒見過選票;連上街抗議都會被黑警打死……凡是相信中共的鬼話都不會有好下場。希望台灣千萬千萬不要相信所謂『一國兩制』,否則台灣就是第二個香港!」

上海市普陀區吳勇、陳浩天聲明退隊,說他們小區挨著一條河,河水全是黑的,夏天下雨後發出惡臭,人們不敢打開窗戶,搬到那兒16年了,政府一直不解決問題,向上反映無人過問。「但新聞上天天說中共國環境保護多麼有成效,真是不要臉到極點了!連我家對面的河都治不好還談什麼『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他們提到2015年媒體人柴靜製作的痛批中國空氣污染問題的《穹頂之下》,認為裡面句句是現實,卻被中共禁演。「這邪黨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真的太齷齪了,不把它滅了能行嗎?」

青海西寧劉子軒聲明退團,表示自己一秒鐘也不想在共匪國裡待了。「這個地方只有不要臉地宣傳共產黨萬歲,習近平萬歲,偉大復興,新聞聯播上共匪國歌舞昇平,外交部戰狼天天贏麻(勝‌‌‌‌‌‌‌‌‌利到麻木了),貪官污吏一手遮天,動不動就是全員核酸,不做還要被抓走……」

「……可是老百姓生活一天不如一天,好多人連果腹都是問題,在網上求助就要被刪帖封號;所有問題責任全在美方,批評國家甚至會被判處『顛覆國家政權』……一個文明古國被共匪搞得比地獄還慘,我真的非常非常難過,但又無能為力……」

親歷中共的邪惡

袁吉安聲明三退,說自己今年81歲,曾是部隊的,上校級別。「通過我的切身經歷,深刻認識到了中共的腐敗,特別是部隊的腐敗和中共高層的腐敗,窮奢極欲、賣官鬻爵,說一套做一套,造成現在社會風氣的敗壞。」

他說,「我深刻認識到中共對我國人民的欺騙、剝削和迫害。在大法弟子(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我認識到了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抹黑。」

張穎是一位78歲的退休教師,他說,「《九評共產黨》裡寫的共產黨的邪惡我都親身經歷過。本來一直對自己那麼努力地工作、學習而得到的卻是難以療癒的傷害而不解,直到有三退義工(幫助中國人三退)給我多次講真相,我終於明白了,我這一輩人的不幸,其實都是共產黨造成的。」他在此嚴正聲明三退。

來自江蘇省的陸澤酮現在美國讀大學。他說自己來美國之前就痛恨中共邪黨及附屬的團隊。他目睹了中共破壞中國文化,周邊的黨員、貪官污吏徇私枉法,吃喝嫖賭。

他說他家曾是蘇州東山的望族,但是遭受中共的虐待。他這兩年親自見識了中共人員用防疫的手段折騰老百姓。他的祖母因為在防疫期間生病無法醫治最後死亡。

「這讓我更加痛恨中共邪黨這個殺人的流氓團伙。我小的時候也見識過信法輪功的善良人遭迫害被抓進牢獄。我太痛恨這幫暴徒,這次借著來美國的機會,終於可以提交三退聲明,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明法輪功真相 教授「三退」 工程師走入修煉
德國法輪功集會反迫害 政要支持 民眾三退
韓國法輪功學員舉行退黨大遊行 多人現場三退
翻牆民眾三退:法輪功為中國人辦了件大事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俄軍軟肋讓莫斯科絕望
【微視頻】世界盃亞洲球隊露臉 讓中共尷尬
【菁英論壇】世界盃 習近平的「左弧球」
【思想領袖】科學界忽視「疫苗傷害綜合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