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鼓吹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 被批共產思維

人氣 3306

【大紀元2022年1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11月7日,中共新華網發布「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白皮書,並提出網絡主權的概念。專家分析認為,中共在延續共產主義思維,充分暴露其企圖推翻現有國際秩序的網絡野心。

白皮書稱,截至2022年6月,中國網民規模達10.51億,互聯網普及率提升到74.4%。大數據產業快速發展,「十三五」時期產業規模年均複合增長率超過30%,以及5G、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在農村農業的應用等。

在國際方面,白皮書稱,北斗成為全球重要時空基礎設施。北斗相關產品已出口至全球一半以上國家和地區。

同時,中共大力推進5G網絡建設。如,中國企業支持南非建成非洲首個5G商用網絡和5G實驗室。共建「一帶一路」國家公路、鐵路、港口、橋梁、通信管網等骨幹通道建設。

白皮書還提出網絡主權的概念,稱「網絡空間不是法外之地」。二十大前後,網傳微信永久封號逾百萬,永久封群更是數不勝數。記者本人的海外微信就被屏蔽,因此與國內網友失去聯繫,新手機號註冊國際微博卻被提示「獲取驗證碼次數超過上限」。

軟件工程師金淳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所謂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其實還是一種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思維。中共在技術上抄襲和利用西方的一般技術,加上中共意識形態思維的改造,打造了一個數字怪胎。

他說,「可以說從改革開放一開始到現在,中共95%以上的技術最初都是抄襲或者是偷竊西方的技術。從1987年華為成立,一開始搞的數字交換機,代碼全都是偷竊原來的IBM公司的,包括製作方法、硬件。」

金淳表示,根據他在華為的工作經驗,中共搞的各種大數據,軟件大量參考了Github開元社區的一些軟件,進行各種各樣的改造。華為也參與偷竊西方的技術,這些都是有據可查的。

「它在技術上、在科學上是沒有什麼創新,唯一的創新就是在應用方面,用這種數字技術來監控人民,搞各種各樣的竊聽等。」他說。

疫情以來,中共利用大數據管控民眾行蹤,健康碼變紅碼、健康碼彈窗事件層出不窮,民眾出行受到管控,無法就醫等導致的次生人道災難頻發。

金淳認為,中共以疫情為藉口,管控人們的生活、交通,食物分配、收入分配,進行社會管控。 「它特別強調各種網絡安全,設立數字法庭,簡單說就是共產黨允許的信息人們才能交流,不允許的信息絕對不能交流。」

「創造這樣一個虛擬的社區,不僅中共的意識形態安全了,還能形成一套與中共極權配合的體系,以增加中共的統治時間及力度,就是這個目的。」金淳認為,這就是共產黨那種厚黑學的統治方式,在數字領域數字空間當中的運用。」

他說,「它想把這個模式擴大到中國周邊國家,當然範圍是越大越好。因為越大的話,中共才感覺越安全。

金淳認為,中共在國際上的數字野心,也是基於它生存的需要,模仿西方自由世界,讓自己看起來好像是一個正常社會,從西方世界輸入至少是器物方面的東西,中共的存在離不開外部世界的輸血。同時,中共輸出虛假情報,獲取國外情報和科技情報;輸出意識形態,腐化他國政治。

「中共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沒什麼特別高深的東西,其實就是沒有底線,採用兩手策略,對內和對外欺騙。把自己從西方偷來的東西全部說成是自主研發的,然後通過信息的控制,讓民眾對西方世界產生厭惡。」他說。

學者:中共顛覆普世價值和國際秩序

聖約翰大學法律博士、中國民主黨全委會執行長陳闖創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已經把互聯網用做一個維持它統治的工具,一個對內統治、對外塑造形象的工具。用以顛覆普世價值和自由開放的網絡世界。

在白皮書中,「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在全文中被提及38次,稱「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

陳闖創表示,中共提出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就是要拒絕西方普世價值,表明它不接受現有的國際秩序,它想推翻現有的國際秩序,建立另外一套屬於它說了算的所謂共同體。

「那為什麼要強調在建立網絡共同體呢?實際上習近平在上台之初,2012年的時候他就講到,『如果中國共產黨過不了互聯網這一關,就過不了執政這一關』。他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互聯網沒管住的話,共產黨就會喪失政權。所以他把互聯網的問題當成一個國家主權的問題。」

陳闖創認為,中共至少在二方面投入控制網絡。一是它有巨大的網軍、水軍,占據互聯網從而放大它的聲音;二是消滅那些對其統治有威脅的人,把他們抓起來,把網絡封鎖掉。中共用防火牆(GFW)來切斷中國人去接觸到牆外的自由信息。

「所以它經過2、3年之後發現,它對互聯網控制完全有信心了,這個時候它就要輸出鎮壓了。包括北斗定位系統、5G設備,它是全方位的輸出。這種基於信息技術的統治,中共都在利用。

近年來,美國等西方社會對中共的應用程序(App)越來越警惕,同時出手制裁華為,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被列入出口實體管制名單。

陳闖創說,「像tiktok在國外的應用,國外很擔心中共可以接觸到國外戶的數據。那微信,大家擔心中共可以通過控制微信的言論來影響這些在國外的華人的思想觀念。還有5G的基礎設施問題,華為那一套標準和設備的攝像頭如果在世界上推廣開,就非常危險了,為中共控制和竊取世界其它地方信息提供非常大的方便。」

他說,中共對外輸出的網絡戰由來已久。「我之前聽美國在台辦事處處長講,早在二十多年前他還在北京做外交官時,新華社的高官就對他炫耀新華社內有一支力量專門對台灣進行網絡戰。」

陳闖創認為,西方早就提出維持一個開放的、自由的互聯網世界的理念,他們無論是在法律上還是技術上,是有辦法對抗中共的。只是他們意識沒那麼強,所以行動比較遲緩。「其實不僅僅是一個華為的威脅,實際上是中共政權通過互聯網這個工具,對於自由世界進行的侵犯和威脅。」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翻牆必看】大陸哪裡可買到白菜價房子
【思想領袖】中共從內部摧毀美國瓦解戰策略
王友群:中共最腐敗 民眾「三退」可自救
【菁英論壇】籌謀武統 中共軍隊狠抓政治學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