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奇人奇事】

【奇事】兩位卜算大師看出對方死期 但兩人皆無法避過

作者:泰源
晉朝方術大師郭璞、卜珝卜算高妙,都能看出對方命中之厄數。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7898
【字號】    
   標籤: tags:

晉朝時期有兩位著名的卜算預測大師——卜珝和郭璞,他們兩人都能看出對方的死期,但兩人皆無法避過自己的災禍,他們的死都應驗了自己的預測。

卜珝的命運 應驗了預測

卜珝(?-312年),字子玉,是匈奴後部人。他年輕時喜歡讀《易》,郭璞見到他後讚歎說:「吾(我)比不上君啊,但無奈君躲避不了兵災!」

卜珝說:「是啊。吾的大厄是在四十一歲,官職是卿將,將要遭受災禍而亡。如果不是這樣,也會被猛獸傷害。但吾也沒有看見君能夠善終啊。」

郭璞說:「吾的禍患在江南,為避禍在下已謀劃很久,但還沒有看到能夠避免的徵兆。雖然這樣,在南方還可以延期,留在這裡是過不了多久了。」

卜珝說:「君別當公吏,可以免去禍吧。」

郭璞說:「吾不能躲避當公吏,就好像君躲不開當卿將一樣。」

卜珝說:「這裡雖然將有帝王的子孫產生,吾知道自己不能再在二京做事了。琅邪王值得奉事,君恭謹地事奉他吧,主持晉室社稷祭祀的一定是這個人。」於是卜珝就到龍門山隱居。

劉元海僭稱帝號後,徵召卜珝為大司農、侍中,卜珝稱病堅決推辭。劉元海說:「人各有志,卜珝不想在朕的朝廷做官,是屬於漢高祖時的四公之類的人,可以順遂他的清高志向。」後來又徵召他為光祿大夫,卜珝對來人說:「這不是本人的死地。」

到了劉聰繼承偽位後,徵召卜珝為太常。當時劉琨占據并州,劉聰問什麼時候可以平定并州,卜珝回答說:「并州是陛下的地方,攻克是一定的。」

劉聰開玩笑說:「朕打算勞先生走一趟,行嗎?」

卜珝說:「臣來不及裝束就趕來的原因,正是為了這次動身。」劉聰非常高興,任卜珝使持節、平北將軍。

準備出發時,卜珝對妹妹說:「這次出行死去是兄的宿命,兄死後你們千萬別紛爭。」到了攻打晉陽時,卜珝的軍隊被劉琨打敗,士兵搶先逃跑,卜珝被殺死。

卜珝的命運之終應了自己的預言,也應了郭璞說他躲避不了兵災的預測。下面再看郭璞的命運又是如何呢?是否應驗了兩人的預言?

郭璞的命運  應了命數的預測

清 任熊繪《列仙酒牌》之郭璞。(公有領域)

郭璞(276年-324年),字景純,河東郡聞喜縣人。郭璞喜好經書學術,學問淵博,有大才,精通陰陽術數,妙於曆法算學。

郭璞曾跟從客居河東的郭公,學習卜筮之術。精通卜筮的郭公授予他《青囊中書》九卷,郭樸因此通曉五行、天文、卜筮之術,也能攘除災禍,通達冥冥中的玄機,即使是以卜筮成名的西漢京房(字君明)、三國魏室的管輅(字公明)再生,也比不上他。郭璞的門人趙載曾經竊得《青囊中書》,但旋即被一把火燒了,根本就來不及讀。顯然誰能得識命運玄機,冥冥有定數,一般人是無法窺探的。

晉惠帝、懷帝之際,河東之地首先出現了騷亂。郭璞卜了一卦,丟下占卜的策長嘆說:「哎,老百姓將要陷於異族統治之下了,故鄉之地將要受到鐵蹄蹂躪成荒煙啊。」於是暗中聯絡了親戚朋友數十家,準備遷移到東南去避難。

他們到達將軍趙固那裡,正遇上趙固所乘的一匹好馬死了,趙固非常痛惜,不願接待賓客。郭璞來見他,守門人不讓郭璞進去。郭璞對他說:「僕能使馬死而復生。」守門人很吃驚連忙通報主子趙固。

趙固馬上出來見郭璞,問他:「君能使吾馬復活嗎?」

郭璞說:「需要健壯的漢子二三十人,每人手持一根長竿,往東走三十里,在山丘樹林裡有一個土地廟,使用長竿拍打,就會出來一物,要迅速捉住帶回來。得到了這個東西,馬就可以復活了。」

趙固照著他說的去辦,果然在那裡捉住了一個像猴子一樣的動物,便帶了回來。這個像猴一樣的小獸一見那隻死馬,便對著死馬的鼻子呼氣吸氣,不一會兒馬就站了起來,昂頭嘶嗚,吃起草料來和平常一樣。可那個像猴子樣的怪獸卻不見了。趙固驚奇欣喜,送了許多錢財作為報答。

王敦將要謀反,大將軍溫嶠、庾亮讓郭璞占卜,郭璞含糊其詞。溫嶠、庾亮又讓他占卜他們兩人的吉凶,郭璞說:「大吉。」

溫嶠、庾亮退到外面商談道:「郭璞不對答,那是不敢說,或是上天將奪去王敦的魂魄。現在我們與國共商討伐大事,而郭璞說我們兩人大吉,這就是說討伐必定成功。」於是勸說明帝討伐王敦。

當初,郭璞常說「殺我的人是山宗」。那時果然有一個姓崇的人到王敦那兒誣害郭璞。

王敦即將舉兵,讓郭璞占卜。郭璞說:「不會成功。」

王敦本來就懷疑是郭璞勸說了溫嶠、庾亮討伐自己,這時聽說自己占的是凶卦,就問郭璞:「子再占卜吾的壽元有多少?」

郭璞答道:「加上前一卦來看,閣下如果興兵,一定不久就遭禍。如果停留在武昌,壽命將不可限量。」

王敦大怒說:「子的壽命又如何呢?」

郭璞答:「吾命盡於今日中午。」

王敦盛怒下把郭璞抓了起來,立刻送到南岡去斬首。

臨刑前,郭璞問行刑的人要到何處。對方回答:「南岡頭。」

郭璞說:「ー定是在雙柏樹下。」到了那兒,果然如此。郭璞又說:「這樹應當有個大鵲巢。」眾人找尋沒有見到。郭璞讓他們再尋覓,果然找到了一個被茂密的枝葉遮掩著的大鵲巢,。

當初,郭璞曾在中興初年路過越城時,途中遇到一個人,郭璞叫出他的姓名,並且把自己的褲子和袷衣(袷音夾;有夾層的衣服)送給他。那個人推辭不接,郭璞說:「子收下就是,日後自會明白。」那人於是接下了衣服離去了。此時,行刑的正是那人。郭璞這時四十九歲,和他預測的自己喪命之年完全吻合。卜珝對郭璞不能夠善終的預言,和郭璞對自己躲避不了的禍患的預測都恰合應驗了。(晉室平定王敦之亂後,追贈郭璞為弘農太守。)

晉朝這兩位知名大人物卜珝和郭璞,他們精通卜算等等的術數,不僅能知道對方的生命如何告終,也知道自己的死期,可是他們都沒能左右得了自己的命運。

佛家說三世因果,這一生的果早在出生前就被前世(泛指這一生之前的生生世世)所造的因定下了,否則,卜珝和郭璞怎能卜算出來呢?自己的命運,原來都是自己造的,所以古人常說要積德造福,種福田,結善果。《老子》也說:「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
資料來源:《晉書》

─點閱【古代奇人奇事】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代有個叫許大年的商人,做生意時很善於謀劃以獲取利潤,因此很快積聚了不少財富,擁有大量良田、華美的宅院等,資產將近十萬。不過,唯一遺憾的是,許大年到了中年也沒有子嗣,因此很擔心自己百年後,無人繼承遺產,所以內心常常憂慮。
  • 宋朝有個叫廖忠臣的人,娶了歐陽家的女兒為妻。歐陽氏過門一年多後,公公婆婆就因染疫而亡,留下了只有幾個月大、仍在吃奶的女兒閏娘。彼時,歐陽氏也剛剛生下女兒,於是她同時哺乳兩個孩子。如此幾個月,歐陽氏的奶水不夠兩個孩子吃的,她便將親生女兒拜託鄰居餵養,自己專心餵養閏娘。
  • 他是一個窮秀才,屢次名落孫山,因此怨天怨地。一天,他等著妻子煮茶時,偶然打一盹,便步入了奇異的夢中之旅。他從寒士到權貴,從神童到天人,又從毛驢到蠢豬……黃粱一夢在清朝有了別樣的翻版,比之更加離奇……在一個壓縮交織的時空中,他經歷了天上人間。當他夢醒後,從此放下了抱怨,安貧樂天。
  • 生命是有輪迴的,是不滅的。不同層次的生命也是有標準的,不符合標準了,生命的層次就會往下降。而修行則是提高層次,回歸生命本源的方法。
  • 按中國古代的觀念,瘟疫在另外空間裡是由瘟神與疫鬼操控的,瘟神的層次高,奉天意、天象而行;而疫鬼則是具體在低層空間行事。《周禮‧春官‧占夢》裡講:「季冬……乃舍萌於四方,以贈惡夢,遂令始難驅疫。」鄭玄註:「疫,癘鬼也。」其實瘟神也好,疫鬼也罷,根本上都是要奉天意而行的。
  • 1976年2月15日這天,是元宵節的第二天,正是星期天休息,我回農村看望父母。大約上午10時左右母親聽到外面有嗡嗡的聲音,這是由兩個焊在一起的彎曲鐵片發出的,頗有些韻味的聲音,當地人叫這個是「嗡子」,是小販拿來作聲響廣告的東西。
  • 頤和園長廊上的西遊記彩繪。
    從古到今,長生不老可謂是人人嚮往,但連帝王都很難求尋,悟空又是如何得到菩提祖師真傳得以長生的呢?
  • W是我的同事,貧農、復員軍人,當年在政治上天生暢行無阻,上等草民。他在1974年批林批孔運動中「上躥下跳」頗紅火,一直上躥成了XX市駐省革委的代表,按當時的發展簡直就是副省長級別了。
  • 這裡要講的幾個故事,大都是我本人親身經歷或者聽親歷者親自講述的,不是事後諸葛亮(就是說事情發生以後才杜撰自己的先見之明)。之所以用了「玄」,就是太奇妙,不可思議的,非常理的,不是現在的科學能夠解釋的。
  • 祝春海前世臨死前,與真氏一起發誓「來生仍為夫婦」,結果今生與真氏竟真的跨越了年齡的差距再結姻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