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組織促國奧會解決北京冬奧人權問題

人氣 775

【大紀元2022年0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編譯報導)體育與權利聯盟(SRA)週五(2月18日)致函國際奧委會(IOC),要求IOC必須立即採取行動,確保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人權災難不再發生。SRA在給IOC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的信函中,舉例說明了北京冬奧會期間的一系列侵權行為,要求IOC制定人權戰略。

SRA要求召開一個會議,以解決圍繞北京2022冬奧會的重大人權問題,並防止在未來所有活動中出現類似的侵權行為。SRA還再次呼籲IOC按照《國際奧委會人權戰略建議》中的規定,與受影響的利益攸關方代表密切協商並進行有意義的接觸,迅速制定人權戰略框架。

SRA發布新聞稿說,SRA在2017年會見了巴赫主席,並與國際奧委會在許多問題上進行了合作,最值得一提的是在構建2024年夏季奧運會主辦城市合同時,首次將人權標準納入其中。然而,北京2022年冬奧會的事件和現實證實,IOC的承諾已經嚴重退步。

SRA在給IOC主席巴赫的信函中,要求與巴赫儘快會面,「報告2022年北京冬奧會期間發生的廣泛侵犯人權行為,並討論IOC的計劃,以確保這些人權侵犯行為得到糾正,並且此類行為不再發生。」

信中還說,儘管SRA的合作夥伴很早就表達了對與北京奧運會相關的諸多人權風險的嚴重關切,但IOC一直不願進行透明和徹底的人權風險評估,甚至拒絕與那些要求圍繞北京奧運會進行真正對話的人權組織會面,討論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影響。這屆奧運會將因IOC完全無視人權而被記住——在一個政府目前正在犯下反人類罪的國家舉行。

SRA還列舉了這次冬奧會的一系列人權侵犯。

運動員的人權

針對運動員的人權,SRA說,就在開幕式前幾週,北京奧組委官員警告運動員不要行使言論自由權,否則將「受到一定懲罰」。

SRA說,由於這些警告和IOC缺乏保證,奧運村的運動員報告說,儘管他們對必須在一個政府嚴重侵犯人權的國家參加比賽感到非常矛盾,但不敢說出來。這些事件證實了中國(中共)政府對遏制奧運選手行使言論自由權的危險影響,以及IOC缺乏承諾,確保這些權利得到保護。

SRA在信中還說,冬奧會期間北京的COVID-19測試和隔離政策缺乏明確性,並十分嚴苛,正如從比利時選手金‧邁勒曼斯(Kim Meylemans)和波蘭選手娜塔莉亞‧馬利舍夫斯卡(Natalia Maliszewska)的例子中所看到的那樣。這些做法已經引起了強烈的困惑、焦慮和恐懼。此外,冬奧會期間,一些運動員和團隊抱怨食物不足、不健康和食物沒法吃。如果IOC遵循來自運動員工會和健康專家的建議,並結合最新的科學和心理健康支持,那麼運動員所遭遇可怕的經歷是可以避免的。

SRA還提到了中國網球明星彭帥事件。SRA說,儘管SRA和其他人權專家一再要求IOC要把保護彭帥放在比(維持)合作夥伴關係更優先的位置,但在奧運會期間,一種誤導和有害的做法繼續展開。你們與彭帥共進晚餐,並在自由式滑雪大跳台比賽中見面,利用她的「登台露面」來轉移對IOC的批評,支持中共政府的鎮壓和虐待。IOC完全沒有考慮到創傷的影響和彭帥自由發言的能力,IOC現在面臨著可能違反其自身道德原則的問題。

新聞自由與數字監控

SRA在信函中譴責說,中共政府是全球最惡劣監禁記者的政權,並實施騷擾、威脅、審查和控制。在北京奧運會期間,荷蘭公共電台(NOS)記者達斯(Sjoerd den Daas)在直播時被冬奧會安全官員強行帶走。

SRA還說,監控和數字安全也是一個問題,因為用於日常COVID-19監控的奧運智能手機應用程序(My2022)包含審查關鍵字列表,並且未能滿足足夠的加密標準。除了COVID-19防疫政策導致新聞報導普遍困難之外,這些事件還表明,中共政府沒有履行其承諾和合同義務,以確保「媒體提供獨立新聞報導的自由不受約束和限制」。

SRA最後再次強調,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事件和現實已經證實,IOC的承諾已經嚴重倒退。IOC仍然缺乏人權戰略——這是「任何聲稱尊重人權的體育管理機構或企業的最基本要求」。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應國際奧委會要求 台灣將參加北京冬奧開閉幕式
國際奧委會委員維護中共 被曝有利益纠葛
美議員:國際奧委會無視中共活摘器官
俄少女冬奧興奮劑案 被指幫北京轉移視線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白皮書駭人 美軍兵棋推演曝光
【新聞大家談】威懾中共 台灣需要全系列武器
【馬克時空】中共大陣仗圍台軍演 台灣冷靜以對
【思想領袖】哈佐尼:如何抗擊「覺醒派」
【財商天下】濫用生長激素 年賺家長過百億
【神韻早期節目】唐宮侍女(2014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