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前主持人趙普發視頻 揭徐州拐賣人口黑幕

人氣 18935

【大紀元2022年02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報導)近日,央視前主持人趙普錄製了一段視頻公開為徐州「鎖鏈女」事件發聲,引起輿論關注。此前趙普因揭露「毒食品」黑幕而從央視辭職,此次他公開發聲,披露徐州拐賣人口的諸多黑幕,「讓人細思極恐」。

趙普首先在這段視頻中提到,「惡,之所以野蠻生長,肯定具備滋生惡的溫床。」

「生育八孩的小花梅事件,經過了幾輪尷尬的掩耳盜鈴式的通報之後,終於等到了這樣一個最新的進展。可是對於這起惡性事件,這個進展應該還只是一個開始。」

趙普接連提出質疑,「小花梅的精神狀況,到底是她本身就有呢?還是因為長期的囚禁說造成的?她語言能力的喪失,是不是因為長期無法進行正常的溝通所致?在小花梅被拐的背後,是不是還隱藏著一張龐大的犯罪網絡?小花梅的遭遇,在當地到底是不是孤立事件?」

「所有的罪惡都應該被放在陽光之下。現在所有人的關注點都聚焦在了楊某俠(小花梅)的身分上,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角色——徐州豐縣。」

趙普說:「有網友查過資料,發現了這些讓人細思極恐的事實。官方文獻《江蘇省志(審判志)》,直接點名說徐州是人口販賣重災區。近幾十年關於人口拐賣的報導非常多,比如《時代潮》刊物1994年11期發表的《徐州:文明與愚昧的激烈較量》就說到:徐州是拐賣婦女兒童的中轉站,在1989年出版的書籍《古老的罪惡 全國婦女大拐賣紀實》當中,也提到了徐州人口販賣的數據,從1986年到1989年,人販子從全國各地拐賣到徐州市所屬的6個縣的婦女,共計48,100名,幾乎都是被買來當媳婦的,只是三年的時間,近5萬名女性被販賣到徐州市,而這些女性當中,年齡最小的只有13歲,更讓人無法想像的是,隨機調查徐州一個村子,發現被拐來的女性,占全村已婚青年婦女的三分之二,這些都是徐州早年間的社會風氣了。但是我們要關心的是,早些年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現在得到解救了嗎?」

此外,趙普引述《中國經濟週刊》2月15日報導的一個案例,2014年,被拐賣到豐縣的四川綿陽趙某,以「婚姻基礎差,婚後沒有培養出夫妻感情,現已分居5年多,夫妻感情確已破裂」,要求豐縣法院依法判令離婚。

(網頁截圖)

但是,豐縣法院認為原告和被告「雖未辦理結婚登記,但已構成事實婚姻」,並稱今後雙方應「多做自我批評」,「多為對方利益著想,雙方還是有和好的可能的」。

趙普說:「明明是女方是被拐賣過來的,強烈要求離婚,法院居然不予支持。而且這都是近幾年的案例。你可以想像一下,平常被家暴、被囚禁、被關在家裡生娃做家務,逃都逃不出去的女性,好不容易報警了,告到法院了,結果,壓根就逃不出完蛋的宿命,還有比這更絕望的處境嗎?……」

「鎖鏈女」事件引國際媒體關注 中共官媒靜悄悄

2月17日,中共當局宣布由江蘇省成立調查組。目前,涉事村鎮歡口鎮及董集村已被當局嚴密管控。

大陸網絡影像及照片顯示,為進一步防止包括民間調查記者在內的熱心人士接近,除原有由當地警方設置的檢查哨外,江蘇豐縣董集村及周邊地區上週起更以「防疫」為名,架設起綿延數百公尺的鐵皮圍牆,將全村及周邊地區團團圍住,只在道路留下缺口,由警察把守一一登記人車證件。

湖南廣播電視台的記者近日驅車前往徐州豐縣董集村調查「鎖鏈女」事件,但由於當局以「防疫」為由對董集村實施嚴密管控,該記者從不同路口試圖進入董集村均遭到攔截。

此前,當局發布四次通報前後矛盾,第一份通報否認「鎖鏈女」遭拐賣,第4份通報改口將「鎖鏈女」事件定性為拐賣婦女案。

在徐州「鎖鏈女」事件初期,兩名女孩曾驅車前往豐縣探望「八孩母」時遭當地警方關進看守所拘押。2月18日,兩名女孩獲釋並講述了其遭到警方的虐待。

此外,根據民間統計,自今年1月28日至今,徐州「鎖鏈女」事件所引起的關注度已經超過60億人次。

(網頁截圖)

同時,不少國際媒體報導了此事,甚至有網友發現即使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國家電視台也關注了此事件。而中共官媒在報導江蘇省成立調查組之後,卻沒有了下文。

(網頁截圖)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網聞】徐州「鎖鏈女」引出一樁復仇慘案
徐州豐縣法院多次判決被拐賣婦女不准離婚
徐州豐縣「千元買來的」女子被關進精神病院
【網聞】徐州豐縣連爆女屍案 細思恐極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軍演克制有原因 習交底無意開戰
【馬克時空】海馬斯助烏反攻 美軍精準打擊導彈更牛?
【探索時分】導彈越過台灣 中共軍演透露何信息
【車評】輕量級電動車 2022 Mazda MX-30 Premium Plus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