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參加海牙國際電影節 觀眾了解真相

人氣 6082

【大紀元2022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言荷蘭報導)2002年3月5日晚8點,很多長春人見證了歷史性一刻:晚間電視新聞中突然插播了兩段影片「是自焚還是騙局」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不僅講述了法輪功迫害真相,還有來自全球各地的學員通過鏡頭向人們展示著法輪大法的美好與平和。然而,這一畫面持續不到一小時便被中共切斷。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這是20年前震驚全球的長春電視插播事件中的一幕。2022年4月10日晚,加拿大製片商Lofty Sky《長春》製作組將這段珍貴的歷史再次呈現給荷蘭觀眾。(點擊觀看《長春預告片》。

此次,該製作組帶著這部由知名藝術家大雄參與創作、傑森‧勞夫塔斯(Jason Loftus)導演的動畫紀錄片來海牙參加一年一度的國際電影節——Movies That Matter電影節(前身為大赦國際電影節)。

「作為一名藝術家,利用我的技能告訴人們應該知道的,這是上天賦予我的責任。」現居加拿大的大雄向大紀元記者介紹說,動畫紀錄片是西方社會比較主流的一種藝術方式。它的製作成本通常比普通紀錄片還要昂貴。但他樂在其中,因為這種藝術形式有其「太多的優勢」。

「這個世界上的一些人啊,你讓他明辨是非,明辨善惡,他是不接受的。他覺得你沒有資格教育我。」篤信藝術來源於神的大雄說,「但是藝術不一樣,藝術是,我可以叫你去欣賞,所有人都不會去拒絕藝術的,哪怕再怎麼樣我都會接受藝術,這就是神的一種慈悲。」

2022年4月10日晚,《長春》動畫紀錄片製作組在荷蘭海牙參加國際電影節。圖為《長春》首席藝術家大雄。(文臻/大紀元)

插播事件發生時,大雄也是長春眾多法輪功修煉者的一員,由於中共在插播後進行的大搜捕,他不得不離開長春,並最終離開中國。

「這部電影不但告訴了人們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而且利用了一種精緻的藝術形式給人們帶來心靈的震撼、靈魂的衝擊。」當地華人觀眾李女士表示。當晚前來觀看電影的留荷博士溫先生說,電影非常感人,看到淚目。他的法國同事也表示電影很美(zo mooi)。此前,他從未聽說過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的事情。這部電影使他進一步了解了中共針對法輪功的迫害,也了解了法輪功修煉者。

藝術家將一群法輪功學員平凡而偉大的形象再現銀屏,而且插播事件倖存者們的真人真語也貫穿其中,簡潔、緊湊的劇情描述讓全場觀眾時而屏住呼吸,時而潸然落淚。

屏幕上,一會兒是天真可愛的小大雄在長春享受他美好的童年時光,一會兒是法輪大法洪傳,法輪功學員不但身心受益,而且找到人生方向。然而,1999年7月20日,迫害發生了。長春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利用自己的智慧勇敢地告訴人們真相。

2002年3月5日,法輪功學員在長春八個電視頻道中成功插播法輪功真相,隨即遭到抓捕。被中共指控的18位參與者遭到慘烈的迫害,其中梁振興、劉成軍、雷明等多人被迫害致死。

根據美聯社美國《標準週刊》(The Weekly Standard)於2010年12月6日的相關報導,插播過程中,法輪功真相節目在八個頻道播放了50分鐘,至少超過10萬觀眾見證了這一歷史時刻。人們奔走相告:法輪功平反了!最終,絕望的中共切斷電源,將人們拉回殘酷的現實。歷經23個年頭,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仍在繼續。

「這部紀錄片真是令人印象深刻,我想進一步了解法輪功的相關情況。」當晚,影片放映結束後,現場一位來自瑞士的女士向台上接受觀眾問答的製作組表示。大雄說,也許他無法真正回答法輪功到底是什麼,「但是我可以回答你法輪功給我帶來了什麼。法輪功給了我非常真實的東西,他對我很有益,我需要去追隨他,我需要去回報他。」

「世界需要真相,真相可以救人,可以給人們選擇,但在中國人們得不到真相。」大雄在回應當晚活動主持人韓福生(Floris Harm)關於製作這部電影的目的時表示。

NOS資深記者:這部電影消除了我對法輪功的誤解

2022年4月10日晚,《長春》動畫紀錄片製作組在荷蘭海牙參加國際電影節。荷蘭主流媒體NOS資深記者韓福生(Floris Harm)為當晚節目主持人。(文臻/大紀元)

韓福生是荷蘭主流媒體NOS資深記者,他也是一名漢學家。早在迫害之前,他已經知道法輪功。

「大概在1992年到1999年間,我住在北京。尤其是在1995年到1998年間,我經常在北京的公園和街頭看到很多人煉法輪功。」他說,「作為一個外國人,我的印象是法輪功就像是清晨北京市民在天壇鍛鍊身體練的氣功一樣,我當時認為它只是氣功的一種,是一種根植於中國文化的修煉方式。」

然而,迫害發生了,他百思不得其解。「我可以想像,就像在電影中法輪功修煉者所說的,我們不理解為何要迫害,我們只是很開心地在實踐我們的信仰,而突然之間鎮壓就開始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問題到底在哪?」

「但對中共來說,這顯然是一個問題。他們對法輪功的發展壯大感到震驚。」他說,「作為一名記者,我會試圖為那些不能說出真相的人發聲。你總是會去尋求真相,是不是?」

當記者問他,你認為這部電影能給世界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時,他說,這個問題問得很好。

「我認為在西方普遍對於法輪功有一種誤解,很多人不理解他,認為他是一個帶有負面含義的宗教派別。」他解釋說,當提到這個詞時,很多人就會想到高高在上的教主,「告訴他們的追隨者相信一些東西,與此同時,他們變得非常富有,他們去買豪車等等類似這樣的東西。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教派。」

他說,這種說法會誤導人。

「我認為這部電影表明,這種(中共)說法基本上都是胡說八道。」他說。此前,韓福生甚至不知道很多人對法輪功的「誤會」都是中共的欺騙宣傳所致。

「我覺得這部電影很有啟發性。當我走在海牙時我看到街上有法輪功學員,我並不清楚這情況。」韓福生的一番話引起當晚現場一位荷蘭女士的共鳴,「但從現在開始,我將更加關注這個問題,關注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將努力放大你們的聲音,他們的聲音。這就是這部電影對我個人的意義所在。」

「這是藝術的力量,歌曲也好,音樂也好,美術也好,你可能看不懂,但是你不會去設定立場,你會把它看了,我覺得我要把它看了,起碼有一種藝術形式讓你去欣賞。」同時也是音樂人的大雄說,「第一眼出現他就覺得唉這個有意思,他會不斷讓你坐在這裡(欣賞)」

2022年4月10日晚,《長春》動畫紀錄片製作組導演及製片人傑森‧勞夫塔斯(Jason Loftus,左二)在荷蘭海牙接受觀眾提問。(大紀元)

《長春》導演和製片人傑森‧勞夫塔斯(Jason Loftus)也與觀眾分享了中共長期的宣傳如何影響了他的家人。「我妻子也是長春市人。她為這部電影做了配音導演的工作。當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她已經離開中國,完成了她的本科學位,她來到多倫多讀研究生學位。」

「當我剛開始和她約會時,她提到,你知道,她在唐人街看到法輪功學員在發傳單,她立即感到被侮辱或尷尬,她花了一些時間才明白為什麼她會有這樣的反應。」他說,妻子後來明白了,因為她從小接受了中共「三位一體」的誤導性教育,將中共、中國和中國人混為一談。

想了解《長春》更多信息,請觀看大雄的節目: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紀錄片《長春》放映 全場觀眾學煉法輪功
美智庫兵推美台擊退中共 專家揭三大啟示
台軍啟動反登陸演習 六成台灣人不擔心台海戰
38國接收迫害法輪功者名單 中共官員面臨制裁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兩次「封島」 北京賠慘!
【新聞看點】百度現「京台高鐵」圖?網民鬨笑
【秦鵬直播】FBI突襲海湖莊園 川普反擊
【新聞大家談】威懾中共 台灣需要全系列武器
【馬克時空】中共大陣仗圍台軍演 台灣冷靜以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