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數千人同居一室 上海方艙亂象

人氣 6317

【大紀元2022年04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韻、駱亞採訪報導)上海已經封控近一個月,感染人數居高不下,當地大建方艙收治患者。而方艙幾千人同居一室,髒亂的場景令人震驚,一些方艙甚至靠患者自治管理,亂象叢生。

截至4月15日,上海市已連續10多天報告新增感染人數超過2萬例,疫情處於快速上升期,當地大建方艙醫院收治患者。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上海市衛生健康委一級巡視員吳乾渝13日稱,上海最大的方艙醫院已經全部開啟收治模式,平均住院時間逐步縮短至一週左右。

一些正在方艙醫院隔離及剛出艙的民眾,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自己的經歷。

4月14日,上海浦江鎮談連方艙患者王先生介紹,他所在的方艙有1,400多名患者,全靠患者志願者管理,每天廁所的廁紙髒物堆積如山,志願者早上5點多幹活要幹到第二天凌晨1點,13日,志願者罷工不幹了。

王先生說:「我們是患者志願者,政府沒有大量的人力、物力,我們只有靠自己組織起來去幹,幫著幹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說,做核酸,自己願意幹的就幹,也沒有規定說志願者必須要幹活。」

「作為我們患者志願者來說,我們的願望是爭取早日康復、早日轉移,走出離開方艙。」王先生指,政府12日下發一個通知,說陽性病例即便自測為陰性,也不會解除隔離,這讓他們感到很寒心。

上海浦江鎮談連方艙患者志願者罷工,方艙內暴動,一些患者衝出方艙。(受訪者提供)

和王先生同一方艙的一名女患者13日發貼說:「我感覺我要死在方艙了,昨天我們這邊做核酸檢測,今天告訴我們,1,000多人全是陽性……但很多人自測的都是陰性,我甚至懷疑我們的核酸檢測到底有沒有送去做檢測。」

根據上海虹口區嘉興路街道瑞鑫居委會的通知,己確診的病例,即便後來自測為陰性,依然屬於確診病例,醫生不會複測,不會解除隔離。

(網絡截圖)

這位女患者還透露,「今天(13日)我們暴動了,整個方艙,無人管理,自己分物資這些也就算了,廁所自己打掃,我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噁心的廁所。」

4月14日,浦東新區居民李先生也對大紀元說,方艙集中隔離的條件相當糟糕。

他說,3月27日下午2點,他「出門買食物,那裡有人陽性了,他們說我是密接,所以也進去了。4月10日下午回來了,在南翔方艙沒有洗過一次澡,根本也沒有洗澡的地方。晚上用臉盆毛巾沾水搽一下身子。那裡有十幾個區域人很多。」

騰訊網13日發布《隔離在上海方艙》的報導,記錄多名隔離者們的經歷。

39歲的銷售經理李樂自述,3月27日一早接到通知,讓他去方艙隔離了。

他說,剛到上海世博H1廳的方艙醫院時很震撼:近3,000人同居一室,方艙的格局是敞開的,不少女性為了保護隱私,用被單把床圍起來。方艙無法洗澡。去廁所更痛苦,地面髒、味道嗆人。

另一個讓人頭疼的問題是休息不好。不少病友不到10點就睡著了,呼嚕聲震耳欲聾。有的人早上四五點就醒來,在方艙做運動、跑步,早早被吵醒,令人抓狂。

報導中還得到,37歲的上海居民徐梅與6歲的女兒,11日凌晨,到上海市國家會展中心方艙醫院隔離,「我和女兒所在的這個展館隔離區目測有六七千人。」

她說:「家庭區男女混住。」衛生間男女混用,污物和血跡,扔在坑位旁,堆疊起來,散發著惡臭。隨著來方艙隔離的人越來越多,廁所就愈發「壯觀」,畫面不忍直視。很多人不敢上廁所,只能減少吃喝,降低解手的頻率。

洗漱台也非常髒,12日早上,徐梅和女兒沒有去洗臉、刷牙,她更擔心這裡衛生條件差,有可能會得傳染病。

中共央視4月13日稱,截至9日上海已建成100多個方艙醫院,床位數逾16萬張。其中國家會展中心(上海)方艙醫院,共有5萬張隔離床位。

然而,許多大型方艙醫院不僅髒亂,而且外面下大雨艙內出現「瀑布」奇觀。

4月13日,上海迎來8級大風和暴雨。視頻顯示,在四葉草方艙內下水道反水,廁所內髒物在艙內橫流;南匯方艙醫院也出現漏雨情況,雨水像「瀑布」一樣往艙內流淌。

目前,整個上海似乎已經滿艙,一些患者輾轉多地沒有方艙接收。

4月11日早上,上海市民方茹(化名)與年近70歲的父母,從家中被拉走,輾轉三地方才找到床位接收。她說,拉他們的司機披露,有人輾轉4個方艙,在路上顛簸30多個小時也沒有方艙接收。

10日廣傳的一段視頻顯示,一輛大巴拉著一車感染者送方艙卻沒人接收,只好兜圈遊車河。

視頻中一位女士說:「我們四五十個人,老的老,小的小,現在是第4間了,沒吃沒喝的,下一站是不是火葬場,我們不想要這樣子,我們不希望被活埋」。

與此同時,上海當局為儘快完成清零任務,把一些檢測結果為陰性的民眾,也強行送往方艙醫院。

4月11日的一段錄音顯示,上海一對年輕夫婦的核酸檢測為陰性而且有陰性報告,仍被防疫警察強制送進方艙。

女居民控訴,「你們把我們小孩子的報告都能錯誤了,我已經打12345投訴,他們正在核查,是公立醫院的數據出現錯誤。現在我是陰性,我先生也是陰性,我們一家都是陰性,你們把我拉到方艙幹嘛?」

警察則稱,他們接到疾控中心的指令,「你們現在必須跟我走,你如果不配合的話,我們會走法律程序。」

最後兩人被帶走,警察稱,可以到方艙進行申訴。

近期,上海女子曹鋒也自拍視頻控訴當局故意折騰她,強制把她關進方艙,「我本來是一個沒病的人,你說我有病,還沒有證據,我的證據就是我現在都是綠碼,而且我一個月下來的都是陰性,我現在只有求求各位網友幫忙了。」

浦東新區居民李先生14日對大紀元透露,他們家附近動遷以後,附近的靜安區第三中心小學被徵用做隔離區,隔離很多人。「上海所有廢棄的商場、學校、幼兒園都改為方艙了。華亭賓館也被徵用作隔離點,開始正式收治病人了。」

他透露,「新華路那裡的別墅區,隔離的都是高官。那裡動遷了以後,原住戶被趕走不拆遷了,從新裝潢別墅,當官的搬進去隔離。」

上海當局因強徵浦東新區的公寓大廈和外國語學校作為隔離點,引發社區居民大規模抗議,14日當局派出大批武裝警察暴力鎮壓抗爭民眾,許多人被打被抓,大陸微博則秒刪相關消息。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上海大建方艙醫院 疾控專家:環境令人絕望
【一線採訪】上海一家被送方艙 歷經波折
【一線採訪】上海用中小學當方艙 居民抗議
上海方艙漏雨房頂塌陷 中共政府再陷尷尬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百度現「京台高鐵」圖?網民鬨笑
【新聞大家談】威懾中共 台灣需要全系列武器
【遠見快評】中共白皮書駭人 美軍兵棋推演曝光
【馬克時空】中共大陣仗圍台軍演 台灣冷靜以對
【財商天下】濫用生長激素 年賺家長過百億
【神韻早期節目】唐宮侍女(2014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