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謊言】4·25萬人圍攻中南海嗎?

人氣 5122

【大紀元2022年04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1999年4月25日,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南海國務院旁邊的信訪辦和平上訪。此事件後被中共構陷為「圍攻中南海」。

迷霧背後有何真相?「四二五」當天,蹊蹺之事為何頻發?其幕後指使是誰?此事件又有何前因後果?

一、警察現場指揮帶路 意欲何為?

前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法輪功學員須寅,是1999年「四二五」事件的親歷者。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當天,須寅一人去上訪。早上7點多到達北京府佑街北口時,由於不知信訪辦的具體位置,他和現場學員就都站在路口等待。警察布好了警戒線,不讓行人進入中南海西牆外的府佑街。

大概8點,路口聚集了幾百人。須寅驚訝地看到,警察打開府佑街北口的警戒線,將學員引向中南海西門,對面就是通往信訪辦的胡同入口。事後他才知道,另一些警察同時也把另外一些學員從府佑街的南口向北引領。

還有一些法輪功學員被警察從府佑街北口引入中南海北邊的大街——文津街。這種所謂「包圍中南海」的陣勢其實是圈套,是為了日後誣衊法輪功「圍攻中南海」。其實,中南海的東面和南面都沒有學員,西、北牆外一側的人行道也沒有站人。

原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畢業生、現居紐約的法輪功學員叢大洋,回憶表示,現場大家怎麼站,是聽從警察的指令,「一開始大家是隨意站的,但是都自覺地讓出了盲道(盲人走的人行道),過了一會兒,來了好些警察指揮我們站這兒、站那兒,我們很配合,讓站哪兒就站哪兒。我年輕,所以一直站在第一排。」

一位參與執勤的警察回憶,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門的各個路口攔截法輪功學員,後來由警察帶路,把人疏導向中南海,其實他們都是來找信訪辦的。

二、警察被指混到學員隊伍中

現居美國華盛頓DC的法輪功學員樊明華也是親歷者。她表示,「四二五」當天,她看到一輛車,怪怪的,「一邊開車,一邊錄像」。「我就想,身正不怕影斜。」

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法輪功學員陳學敏,當年是河北邢台市長征職工醫院婦產科的助產士。

陳學敏於1999年4月25日凌晨坐火車,去了北京。

她說,「(大家)在紅牆西邊的胡同口那裡。一整天,大家都挺有秩序、安靜、祥和。」

「警察在大街上,不遠一個,不遠一個,都站在那。」

她表示,她察覺到「警察混到學員隊伍中。他們都穿便衣。我們怎麼發覺的呢?他們閒著沒事了,就抽菸。他們一抽菸,我們就知道了他們不是煉法輪功的」。

明慧網報導,可靠消息透露,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當天乘坐防彈轎車繞行中南海。

三、朱鎔基總理的批覆 被誰扣押?

現居紐約的原北京法輪功學員孔維京不僅參加過1999年的「四二五」和平大上訪,並隨朱鎔基總理進入信訪局反映情況。

孔維京表示,她看到警察分別從南北方向領著法輪功學員走過來,讓分散站立的學員們連到一起。

大約快8點的時候,站在裡面第二排的孔維京剛要坐下煉功,忽然聽見前面響起了一陣掌聲。她趕快站起來,往前一看,就見總理朱鎔基正從中南海西門內走出來。朱鎔基身邊帶著幾名工作人員,大步流星地穿過馬路來到法輪功學員面前。

朱鎔基一停住腳步就連聲問:「你們為什麼要到這裡來?你們有什麼要求嗎?」

大家紛紛回答道:「我們要煉功。」「我們要修煉。」

朱鎔基緊接著問:「誰不讓你們煉功?我有批示,中央有三不政策。」

人群中有人大聲回應說:「我們沒有看到。」「天津抓人了。」

四、天津事件 學員為何被告知去北京才能解決

天津事件,是「四二五」事件的直接「導火索」。

1999年4月11日,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辦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文章,詆毀法輪功。

4月18日至24日,部分天津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相關機構反映實情。

4月23日、24日,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命令天津市當局出動防暴警察三百多名,驅散並毆打澄清事實的法輪功學員,並逮捕了45名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到天津市政府要求放人,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你們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天津事件的親歷者、現居新西蘭的法輪功學員張麗華告訴大紀元,她去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情況時,看到了現場有攝像頭在悄悄拍攝。

1999年4月22日那天,「我看到對面樓的窗戶,是拉著紗簾的。兩個紗簾對接的地方,露出一個攝像頭來。」

「那個攝像頭不斷地調整著方向,偷偷地拍錄。」

4月23日,在場的另外一位法輪功學員告訴張麗華,天津政法委書記宋平順在此期間,曾經到過教育學院。

宋平順離開後,幾百名防暴警察衝進了天津教育學院。

2005年6月8日,前天津「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官員郝鳳軍在澳洲接受專訪時,也證實了這一點。

郝鳳軍說:「教育學院就坐落在和平區,在我們分局管轄範圍之內……市政府出面接待了他們,說你們法輪功的事天津市管不了,要找你們就找北京去。」

五、天津事件之前

1996年,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下令改組公安部。

1997年初,羅干指示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網羅罪證欲誣陷法輪功為X教。全國各地公安局經充分調查後均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調查不了了之。

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先把法輪功誣陷為邪教,又提出:要掌握活動內幕情況,發現其違法證據,各地公安政保要深入開展調查。

鑒於法輪功的迅速發展,以及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中國國家體育總局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了解。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調查,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抽樣調查,結果表明,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

1998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部分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亦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

羅干搜集不到鎮壓法輪功的證據也很著急,繼續處心積慮,對付法輪功。

據悉,朱鎔基曾經把羅干叫去訓了一頓,說他「放著大案要案不抓,卻用最高級的特務手段對付老百姓」。搞得羅干灰頭土臉,但是他仗著和江澤民關係好,把朱鎔基對法輪功的正面批示扣在手裡,沒有下發。因而引發後來的天津事件。

六、「四二五」事件之後

本來,「四二五」事件在朱鎔基總理的關注下獲得圓滿解決。

當天,天津按照中央指示釋放了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在得知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獲釋後,中南海前的法輪功學員也很快散去。地上清理得乾乾淨淨,一片碎紙都沒有留下,連警察扔下的菸頭都撿走了。整個過程,平靜祥和。

現場一個警察對周圍的人說:你們看看,這就是德!

「四二五」大上訪事件,被包括BBC、《紐約時報》、美聯社在內的西方媒體紛紛報導,稱此事件是「六·四」事件後中國人民最大上訪活動。國際社會稱讚,「四二五」開創了中國政府首次和民眾和平對話、解決分歧的先河。

現居荷蘭的朱女士談到當年荷蘭媒體的報導時說:「我們荷蘭有一個記者在『四二五』當天親自到中南海採訪法輪功學員。在採訪上訪法輪功學員的時候他寫道:這是一支品德高尚的隊伍,並把《轉法輪》稱為藍色經書。他在後面寫道,他們(法輪功學員)有神的紀律,走後地上沒有留下任何髒東西。」

但是,4月25日當夜,江澤民以中共總書記的身分,模仿毛澤東「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的領導寫了一封信,決定全面鎮壓法輪功。

在這封信中,江澤民提到了鎮壓的兩個理由:一、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二、法輪功信仰與共產黨意識形態不一致。

資料來源:大紀元《江澤民其人》《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十字路口】一場萬人上訪震驚世界 牽動中共政局
永恆的日子 4·25中南海萬人上訪真相
北京萬人上訪幕後 天津事件真相(3)
震驚世界的中南海萬人上訪
最熱視頻
【天亮時分】李克強班底70%被清洗
【新聞看點】侵台時間定?傳習給王滬寧新任務
【財商天下】抖音股權變更 隱藏攻台大陰謀?
【全球新聞】一國兩制破產 王滬寧要編對台新論
【中國禁聞】機密文件揭中共謊報染疫死亡數據
【環球直擊】中國衛星公司暗助俄羅斯 被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