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大法弟子被迫害輟學 成功創業赴美(下)

人氣 1663

【大紀元2022年05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時,Steven Yu還是長春高校的大學生,他從學校被抓走、勞教,長年流離失所。但他堅守正信,開辦了自己的教學公司,創編了英文思維字母形象法,並獲專利。

接上文:長春大法弟子被迫害輟學成功創業赴美(上)

成家立業 獲知識產權專利

2010年,在當地一個大型的教委會議上,Steven Yu邂逅了自己的太太Esther,一位溫柔漂亮的幼教老師。Steven Yu把自己的經歷和盤托出,給她看《九評》和《我們告訴未來》等光盤。

Esther告訴記者,了解真相後她感到震撼、心痛。「那時候Steven Yu就是一個窮小子,自己的想法一直很簡單,覺得他比較穩,對我好,傾其所有為你好,我覺得就夠了。」

Steven Yu通過不斷提升自己的道德水準,感覺教學的水平越來越高。2015年兒子出生後,全家來到廣東深圳,Steven Yu就開始托福的教學了。

他在深圳開辦了自己的教學公司,寫了一套書,並且申請了知識產權專利。「在深圳一年一百多萬賺得很輕鬆,要出來就全部都捨盡了。」Steven Yu說。

Steven Yu給孩子頒發聖鬥士玩具作為獎品。(受訪者提供)

那時候,深圳環境比較寬鬆,他們住了一年多才有社區街道的工作人員找他登記。Steven Yu發現,深圳年輕人很多,但是了解法輪功真相的很少。Steven Yu就利用員工面試、甚至離職等一切機會,交朋友、請吃飯,給他們講真相。

「但是香港的國安法一立,深圳的管理就特別嚴格了,每個房子一個二維碼,所有的身分信息全掛鉤,我的身分證又在黑名單上。」

Steven Yu看到,深圳的警察封住寫字樓、商務樓大門,挨門挨戶讓每個人下載國家反詐中心App,手機做完所有認證之後,才讓人出去;廣州的火車站門口也設點,坐火車要安裝反詐中心App。據介紹,這個App是控制財富動向的一個監測軟件,後台操控所有的銀行軟件、微信支付,而且它是一個監聽軟件。深圳的警察甚至挨樓掃,收護照。

警察收網 查案底

2020年3月的一天,警察突然出現在家門口,太太Esther擋住了警察。「咱們的想法是疫情來了去抗疫吧!不是,共產黨趁著機會來進行政治鎮壓。」Steven Yu說。

此後,警察和街道不停地騷擾他家。他們在深圳租了幾個房子,不同的街道都打電話。Esther跟警察說,「我們倆是很踏實本分的人,我們連借款也沒有,甚至連一張信用卡都沒有。這樣的百姓你們為什麼就是揪著不放?就是因為他在十幾歲的時候參加過法輪大法的活動,然後你們始終這麼多年都不放過他?」

「時至今日,我們倆都結婚10年了。連我現在都要遭受精神上的摧殘和折磨,我還被警察告知將來我的孩子長大,不管是讀書還是就業,他都會受影響。這是為什麼?憑什麼呢!」她說。

警察都被她說動了,但是表示沒有辦法,這是他們的工作。

Steven Yu說,「深圳其實工作節奏本身就很滿。回家的時候,我就抱著我兒子,寧可不睡覺。有的時候也在哭,因為下一次什麼時候抱他,我也不知道。」

Esther感到警方在不斷地收網。長春不同的部門打電話過來,有的時候是派出所、社區;深圳本地的派出所直接登門。「接到長春的號碼,我手是抖的,樓道裡有聲音我就怕,怕他再來敲門,把人帶走,那一切就未知了。」她想到自己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怎麼樣帶大孩子,夜裡開始失眠,頭髮一把一把地掉。

Steven Yu打算辦理美國的Eb-1A最優人才移民,但是無法開具所謂「無犯罪證明」,因為在中共警方系統裡有他被拘留和勞教的信息記錄。

Steven Yu通過政府部門的朋友了解到,除了公開的對外戶籍網,中共還有一個X教人員網,還有一個禁毒網,尤其是X教人員網是涉密的,一般人查不到。

中共有一個X教人員網登記法輪功學員信息。(受訪者提供)

長春社區街道人員還跟他聯繫,稱法輪功學員手持身分證念出「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並錄下視頻,就能消除系統庫裡的案底。Steven Yu拒絕了。

神奇出海關赴美

Steven Yu和Esther決定給兒子聯繫泰國留學,並先後辦理了泰國的長期簽證。

去年9月份,Steven Yu回長春向家人辭行。他已經6年沒有回長春了,路上一共坐了3次高鐵,劃了三次身分證,三次被警察圍起來搜身。

Steven Yu感到在中國不能再待了。從長春回來,他趕緊申請泰國的學校,正好美國大使館剛開,順利地辦了美簽。「其實每辦一個簽證的時候,哪怕耽誤一二天就辦不下來,疫情就跟著,每一個簽證時間點掐得太準了。深圳封城之前我們出來的。」Steven Yu說。

他們從深圳出來的時候,已經沒有城際的公交,是坐貨拉拉(搬家公司拉貨的車)到廣州。在廣州白雲國際機場,過海關的時候,空蕩蕩前後幾乎看不到旅客。

在機場還發生了驚心動魄的一幕。準備領登機牌的時候,Steven Yu突然肚子有點難受,得上衛生間。他走之後,身穿大白防護服的警察突然到了,把乘客全圍住,檢查身分證。等警察撤了,Steven Yu回來了。

他們就這樣匆忙間離開廣州,來到泰國,打了疫苗,3月底來到美國。「夢想十幾年了,終於我們一家三口人去看了神韻,看得直流眼淚。今天(5·13)又有幸參加了龍獅隊的遊行,我是敲鑼的。像過節一樣。」Steven Yu說。

Steven Yu參加龍獅隊遊行。(受訪者提供)

Esther告訴記者,她接觸了更多的修煉人,發現經過了這麼大的迫害,大家看上去都很善良,說話和風細雨,讓人非常舒服。她感覺很神奇。

她說,「中國大陸人沒有途徑知道真相,長期被壓迫、洗腦,現在小學生放學之後的第一課就是看新聞聯播,必須要拍照發到家長群裡。希望中國大陸人知道真相,都能夠覺醒。」

來到海外,Steven Yu並沒有放鬆自己,不放棄任何一個揭露邪惡的機會。採訪時,他問兒子,「三件事啥事來?」七歲的兒子清晰地回答說:「學法、救人、發正念!」

對年輕修煉者的虐殺

Steven Yu說,「當初煉功點上,我能叫出名字的有一半都犧牲在中國大陸了,為了喚醒眾生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我們這一撥就出(國)來三個人。」

除了小師妹趙靜,第二個去世的是吉林大學南湖校區通信工程系學生宋昌光。據明慧網報導,宋昌光2001年即將畢業,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他在朝陽溝勞教被毒打,腳趾甲都用鐵錘被打掉了。由於內傷和腳傷,行走困難;後來得了嚴重的肺結核保外就醫,但很快又被抓回勞教所強制轉化,被電棍電擊,折磨得奄奄一息,最後被迫害致死。

「宋昌光個子高高的,我打坐疼得不行的時候,他還依然穩如泰山。他教我設置代理上明慧網,和明慧建立聯繫。我們一起在那個朝陽溝勞教所,最後一眼看到他的時候,他身上的疥瘡感染,導致他的脖子淋巴的瘤已經長到胸前了,看起來非常可怕,像鐵拐李的瘤一樣。等我出來看到明慧網的消息,他已經去世了。」Steven Yu說。

原吉林大學學生宋昌光,在勞教所被毒打,於2003年11月12日被迫害致死。(明慧網)

第三個去世的是高繼東,畢業於吉林省財稅專科學校,在長春市地方稅務局涉外分局工作。

「他家就是我的避難所。我家沒法回了,他家離我家比較近。高哥的爸爸媽媽還有姐姐、姐夫,有一個3、4歲小朋友,一家人都修煉。高哥比較穩,幾次被抓到洗腦班,被毒打、折磨,他絕食抗議,遭灌食折磨,最後臟腑功能衰竭,含冤離世。」

「跟我一起在勞教所關在一個屋裡的人就是他的姐夫羅成林,非常地堅定。我來到紐約的時候查一下他的名字,發現他又再次被勞教,被迫害致死。後來他家裡就剩二老一小。」

「我們還有一個工學院的同修小白,到現在生死未卜。邪惡掛出誣衊大法的標語,蹲坑引她去摘,她就被抓走了。她被抓的時候,小孩才剛剛百天。哪怕是有一點人性的警察,抓到這個媽媽,你第一件事情應該琢磨琢磨,是不是應該找個理由給她放了?一共沒什麼大事,何必造成這麼大一個人間悲劇?讓一個剛百天的孩子可能永遠地失去了媽媽。這樣沒有人性的事,我們能聽到的,就是共產黨社會的事。」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紐約慶祝法輪功洪傳30年 民眾感謝李大師
大法日遊行 紐約學員:盼中國人也有這種自由
加國23市升旗慶大法日 法輪功學員談心路歷程
昆士蘭法輪功學員歡慶大法洪傳30周年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七一儀式 習無精打采 金鐘突起火
【遠見快評】偷換概念 中共重定義「一國兩制」
【秦鵬直播】俄逮捕中共間諜 中共偷空俄技術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無預警洩洪」藏祕密
【十字路口】五招強吞香港 中共極權入侵術
【百年真相】大將變「軍中壞人」他得罪了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