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火線入盟受阻 專家:大門打開門檻不降

人氣 1180

【大紀元2022年05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俄烏戰爭爆發後,歐盟成員國並未就烏克蘭快速入盟達成共識。專家分析認為,火線入盟是一種政治支持,烏克蘭入盟的大門是打開的,但是門檻沒有降低。

當地時間5月22日,法國歐洲事務部長克萊芒‧博納(Clement Beaune)在接受法國Radio J電台採訪時說,「我們必須要誠實。烏克蘭6個月、1年或2年後加入歐盟,這是不可能的。或許需要15年或20年的時間,總之這是一個長期的進程。」

「這不公平。」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回應稱,「好比一家人聚在一張桌前,你也被邀請了,但沒給你安排椅子。」

據烏通社消息,澤連斯基表示,他仍然相信烏克蘭長期以來一直是歐洲的一部分,並期待烏克蘭6月獲得歐盟成員國候選國資格。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4月8日訪問烏克蘭時,傳達過重要信息:烏克蘭「將走上歐盟道路」。「我們的目標是今年夏天向理事會提交烏方申請。」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於2月28日簽署正式文件,請求烏克蘭加入歐盟。3月1日,歐洲議會以637票通過了一項不具有約束力的決議,呼籲歐盟啟動授予烏克蘭候選國地位的程序。波蘭、拉脫維亞、希臘等十多個成員國也呼籲歐盟依照「特別程序」加速審議烏克蘭的入盟申請。

3月10日,歐盟凡爾賽峰會發表聲明中稱「烏克蘭是歐洲大家庭的一員」。歐盟將加強同烏克蘭的合作和聯絡,但成員國並未就儘快接受烏克蘭加入歐盟達成共識。

在峰會上,法國總統馬克龍說,「我們能否在不尊重入盟標準的情況下,為一個處於戰爭狀態的國家採取特別程序?答案是否定的。」荷蘭首相馬克‧呂特(Mark Rutte)也表示,「沒有捷徑可走。」

德國總理奧拉夫‧肖爾茨表示,「歐盟應該深化與烏克蘭之間的夥伴關係,而不是討論它加入歐盟的問題。」肖爾茨3月份早些時候也向媒體表示,現在不是考慮烏克蘭加入歐盟事宜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停止戰爭」。

烏克蘭方面則希望歐盟能夠加快審批程序。烏克蘭駐德國大使安德烈‧梅利尼克(Andrij Melnyk)對德新社表示,「我們並不是指望能夠得到特殊待遇,明天就成為歐盟成員國。但我們希望能以快捷方式在幾年之後完成入盟程序。」

火線入盟是一種政治支持

時事評論員王赫25日向大紀元分析表示,德國是在全盤考慮烏克蘭入盟的問題,因為他是歐盟老大,主要出錢的人。火線入盟可能性不大,因為入盟有一系列的條件,還牽扯到戰後安排。政治支持、救急可以。入盟屬於具體經濟利益談判,要從長計議,這個說法也並不為過。

王赫認為,烏克蘭很早就要求加入歐盟和北約,要跟歐洲一體化。之前歐盟沒接納烏克蘭入盟,有很多戰略上的考慮。這一次俄烏戰爭之後,把這個事情就逆轉了。歐洲徹底擺脫俄羅斯、削弱俄羅斯的歷史機會出來了。

「因為歐洲國家有恐俄症,烏克蘭被侵略,不光是為自己打,也是為歐洲在打,所以歐洲國家支持烏克蘭,這一次是奇蹟般的團結,就包括那些中立國家瑞典和芬蘭,整個風向都變了。」

王赫指出,但是入盟是有標準的,加入歐盟的話不能拖後腿。歐盟不是救濟所,渴望的是強強聯合。比如經濟標準,成員國的預算赤字不能長期超出國內生產總值的3%,政府債務不得超出國內生產總值的60%。

他說,「火線入盟是歐盟對烏克蘭的一種政治支持,你被打了,大家都是兄弟,要你挺住。不然俄羅斯下一步更厲害了,別的國家馬上就受威脅。因為烏克蘭是歐洲的心腹地帶,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即使這個戰爭結束了之後,重建烏克蘭需要巨額資金,這是很現實的事情。這時候就不像打仗這麼迫在眉睫,中國人有句話叫『救急不救窮』。德國、法國肯定要大出血,過去分給別的中東歐國家的利益,就要抽一部分出來轉給烏克蘭。」

入盟需要時間調整內政、經濟

根據歐盟條約,歐盟的「入盟程序」可概括為三個階段:申請成為候選國;入盟談判;成員國及歐盟機構批准入盟。

從上述「入盟程序」來看,加入歐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澤連斯基提交正式申請僅僅邁出了加入歐盟的第一步,須歐盟委員會評估且歐盟27個成員國全體同意從而獲得候選國資格。土耳其、塞爾維亞和黑山的入盟談判均已經接近或超過10年。

5月9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斯特拉斯堡舉行的歐洲議會會議上說:「即使我們明天就給予他們候選國資格,我們也都非常清楚,允許他們加入的過程也需要若干年,實際上需要幾十年。」

台灣政治大學外交系副教授陳秉逵24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就烏克蘭來說,現在是一個很好的時機,很多國家都支持烏克蘭,用這樣的名氣來幫助烏克蘭來加入一直想加入的組織,但是加入歐盟真的沒有捷徑。他不認為說克蘭可以迅速地加入歐盟。

陳秉逵表示,歷年來歐盟不斷地擴大,很多國家都要花費很多的時間來調整內政、經濟,烏克蘭也不例外。即便在戰爭之前,烏克蘭也還不具備入歐盟的體制,他需要改變國內的法治、貪污的狀況、民主程序等等很多制度面、在經濟發展上的進程。

他指出,不是只要加入一個共同體成為會員,就會跟其它組織成員一樣好。事實上歐盟不是基於這樣的方式來建立,他是需要把一部分的國家主權(主要是經濟方面,如貨幣、金融政策、內部市場、外貿,還包括外交政策)交給歐洲聯盟。「你的經濟的結構,內部政治的狀況要跟得上,才不會造成歐盟成員的困擾和自己的困擾。」他說。

俄烏戰爭令歐中越走越遠

陳秉逵認為,烏克蘭戰爭對整個歐洲來說是個負擔。不僅對經濟上造成影響,對歐洲各國的形象造成很大的影響。因為歐洲必須要面臨更多的決定,要不要再進一步地支援烏克蘭,送武器,送裝備,接納難民。這些事情都是歐洲國家要承擔。所以時間拖得越久,對歐洲越不利。

長期以來,歐洲工業過度依賴於俄羅斯便宜的能源。5月4日,歐盟公布第六輪制裁俄羅斯措施,其中包括石油禁運。「我們將確保以有序的方式逐步停止俄羅斯石油(進口)。」馮德萊恩說。

「這麼多歐洲國家都在能源上依賴俄羅斯,但是歐盟還是能夠推進對俄能源制裁,這就表明他們打擊俄羅斯的政治意志還是很強的,雖然內部有很多掣肘、矛盾,相互之間有一些鬥爭,但是都阻礙不了這個大的氣候。」王赫說。

王赫指出,由於中共要求歐盟「戰略自主」、明裡暗裡支持俄羅斯,歐盟跟中共已經不可能走近了。「默克爾在的時候,中歐接近,最近的一步就是達成了《中歐投資協定》,下一步就要談《中歐自由貿易協定》。但是這個事情搞砸了,加上俄烏戰爭更不可能恢復了,只會越走越遠。」

「所以烏克蘭入盟的大門是打開的,但是門檻是很高的。門檻沒有降低。打開大門,不降門檻,這麼一個態度。目前歐盟支持烏克蘭打俄羅斯,打贏他。入盟的事情,可以以後再說。」他說。

中共不希望烏克蘭入盟

上個月,在新華社對烏克蘭外長的書面專訪中,中方表示,烏克蘭應當成為東西方溝通的橋梁,而不應成為大國對抗的前沿。

而烏克蘭外長明確回答說,走歐洲道路是烏克蘭人民做出的選擇。他們不會同意扮演東西方緩衝區這一角色。烏克蘭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隨意跨越的橋梁。

王赫表示,從國際格局講,烏克蘭加入歐盟對中共來說並不是一個好事情。對中共來說肯定不希望這樣,它希望烏克蘭保持中立。但烏克蘭不可能中立了。

「因為烏克蘭跟俄羅斯已經撕裂、開打了,整個歐洲跟中共已經拉開距離,越走越遠,烏克蘭將來加入歐盟的話只會增加歐洲的勢力,烏克蘭倒向歐洲一邊。」他說。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也認為,中共會強烈反對烏克蘭入盟。因為烏克蘭與歐洲接近,必然疏遠中共,烏克蘭也會慢慢接近歐洲的經濟和軍事體系。烏克蘭作為中共國最主要的武器提供國,可能因為烏克蘭的入盟,從此停滯,會大大削弱中共的軍事實力。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美國與全球多項經濟指數下滑 或陷經濟衰退潮
懷舊夫婦將三居室翻修成1950年代美麗家園
分析:以俄羅斯為鑒 投資人在中國謹慎行事
【新聞大家談】嚴重被低估的「軍火大國」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新風暴來了 不准星星點燈香港加油
【新聞看點】河北公安廳長猝死 帶走多少黑幕?
【財商天下】武漢開發商跑光 南京銀行窟窿大?
【橫河觀點】上海公安局數據洩漏 史上最嚴重
【秦鵬直播】廣西孩子被調劑 香港新特首是法盲
【神韻早期節目】大清格格(2011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