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打國產疫苗患白血病 民眾追責

人氣 5783

【大紀元2022年05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顧曉華採訪報導)一年多來,中國各地不斷出現民眾接種國產疫苗後罹患急性白血病的案例。5月31日,有患者和患者家屬接受大紀元採訪,講述內情。

民眾打疫苗後患白血病

遼寧省盤錦市盤山縣胡家鎮居民王軍(化名)5月31日告訴大紀元記者,他的妻子在接種了兩針科興疫苗後出現持續頭疼症狀,繼而發現體內血小板急遽減少,醫院診斷,她患上了急性白血病。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王軍對記者說:「她去年5月14號在我們鎮上接種的第一針,北京科興的(疫苗),6月4號,接種了第二針。」

據王先生介紹,打完第二針後,才發現他太太已懷孕。由於擔心接種疫苗會影響胎兒,他太太7月5日在醫院做了人流手術,之後,從10日開始,就出現頭疼症狀。

王軍說:「她一直持續頭疼。每天早上好一點,從中午開始頭疼,一直到晚上八九點鐘,吃止疼藥都沒有用。因為她的頭天天疼,懷疑是不是腦子裡長了腫瘤。8月30號,在縣醫院做的頭部CT,沒有發現毛病。9月6號開始,吃中藥十多天,但沒有明顯好轉。

「一直到9月22號,再到醫院檢查,驗血常規,發現所有的指標都不正常。血小板特別低,那時已經剩二十幾的血小板,大夫說是白血病。」

王軍表示,他太太在此之前身體健康,一直在家帶孩子,沒有接觸過有毒物質,沒有輸過血,家族中也沒有白血病史。

王軍發現,自去年以來,當地的白血病患者突然增加。

他說:「以前,這個城市裡幾年可能有一例兩例的(白血病),我們知道的,通過看病,『水滴籌』這個求助的地方知道,去年就有六例,突然增加這麼多,絕對不可能說是偶合這麼簡單了。」

王軍表示,除了太太之外,他的一名前同事也突然患上白血病。

王軍說:「以前上班的有個同事,也突然確診白血病,比較重。到瀋陽(就診)之後,大夫都勸放棄(治療),現在回家兩個多月了,他是高危,用點藥物維持。

「按現在西醫的治療方法,就是化療和移植,但是他(前同事)也不抱啥希望。別說他家了,我也一樣,沒有那個條件。」

王軍表示,他太太患病八個多月以來,已花費了約二十萬元的醫療費,給家庭帶來沉重經濟負擔。

王軍介紹,疫苗是村裡通知打的,「如果不打疫苗,以後機關單位、公共場所是不允許進入的。肯定就必須打。」

他說,在打疫苗後患白血病的人群中,「以打科興疫苗的為主,有九百多人,那個(患者)名單大概有一千二三百人。」

要求追責 官方推諉

王軍表示,事發後,他希望政府對太太接種疫苗後罹患白血病一事做出醫學鑑定,以便追責,但官方不斷推諉。

他說:「這些材料上交一個月的時候,連我們鎮都沒出去,當地鎮政府就給你攔下了。我去找他們,他們打官腔,說不能給你上報,上報就等於變相承認這個是接種疫苗引起的。」

王先生又跟鎮上商量,能否給他開一個證明,「因為給北京打電話,要求在哪打的(疫苗),哪給出個證明。」但他們說,「那也不行。」

王軍又提出,想讓當地政府出個書面文件,「說你管不了,我就繼續往上一級走。」然而他們說,「那個也出不了,縣裡告訴他可以上報,他再給上報。」

王軍表示,他只得找縣衛健委。他打了(熱線電話)一二三四五,但他們推延到過年之後。

王軍說:「過年之後,也沒有正常的那種疫苗鑑定的程序,而且上面也沒有任何專家簽字,也沒有疫苗廠家的人來,就單獨給了我一份複印件,把那個病歷抄了一下,然後特意加了一句,說接種前都已經告知禁忌。

「之後,就簡單告訴我,說這東西(白血病)與疫苗沒有直接關係,屬於接種『偶合』症。」

王軍表示,他向國家受理的平台,網上都反映過,但他們收到後,會把問題返回給當地協調。「協調之後,縣疾控中心給的這個診斷書,沒有任何的權威性。」

王軍說,他幾乎找遍了相關的所有部門,問題仍未得到解決。

他說:「我就是繼續向上反映,要求繼續鑑定,找市醫學會。醫學會說,你個人找我不行,你在哪兒鑑定的,你得有第三方,通過他才能找醫學會。

「然後,我給衛健委打電話,市疾控中心打電話,他們說他們都不管,我又往國家平台網上反映了一下,最後,讓我聯繫市醫學會,然後,就是準備材料,包括病歷,聯繫疫苗廠家,聯繫我的接種地,但是我的接種地有點不太配合,給材料比較慢,而且態度也不好。

「疫苗廠家說,你們隨便。聽說廠家提交了材料,疫苗廠家提交材料應該有律師團隊,人家提的材料比較嚴謹,滴水不漏,讓你找不出任何破綻來。因為人家是有律師團隊在做這個事情,而且全國各地都有。

「我是我們這的首例,我現在只是把這個材料交齊了,改日要求我在專家庫裡選專家,隨機抽取五位專家做鑑定。鑑定是需要收四千塊錢的,但是,(因為)我是首例,財政報備報不了,說我這個目前不收,他們領導的意思是說,他們只是一個第三方機構,從中間給你調解這個事情的,具體鑑定結果,他不干涉,專家鑑定是什麼就是什麼。」

維權未果 卻遭警察威脅

5月27日,在中共國務院的疫情聯防聯控新聞會上,有記者提問有關打疫苗後患上白血病的問題,問二者是否有關聯。

中共疾控中心免疫規劃首席專家王華慶回應稱,接種疫苗之後,懷疑出現跟疫苗有關的症狀和相關疾病時,要報告接種單位,然後由多領域的專家組成的專家組來做相應的調查和判斷。

王軍受訪時表示,他們的維權活動層層受阻,卻引起了當局和警察的注意。

他說:「我們的發聲一直被壓制,但是,很多部門已經注意到這個問題了,比如說,包括前兩天那個新聞發布會,還有警察給我們打電話。」

他說:「警察找過我。他們給我打電話說,你這個正常維權可以,就是說,你走司法程序逐級的,你要是上北京的話不行,到時候我們可能要處理你,說我鼓動人到北京去鬧事兒。」

王軍表示,他諮詢過律師,律師說,「你要是想告(疫苗廠家)可以吿,但是,你必須得拿出鑑定,說你這東西(白血病)與它(疫苗)有關係。」

王軍說,但現在的問題是,沒人給你做鑑定,「沒人敢鑑定,沒人有這個能力鑑定,或者說有這個能力鑑定的人,他不會給你鑑定。因為他面對的可能是一個社會問題和一個巨大的一個利益問題。」

王軍表示,疫苗有太多的疑問待解,但發出質疑的聲音很難。

他說:「這個疫苗屬實有太多的問題讓人質疑了,但這個質疑聲不讓發出去。如果你對這東西有疑問,會立馬被刪,而且會被警告,而且還沒有理由。你發點東西都會告訴你違規了,也不告訴你違什麼規了。」

患者母親:為給孩子治病 已傾家蕩產

疫苗白血病患者中,還有未成年的青少年。家住湖南省婁底市婁星區的林女士5月31日對大紀元表示,她14歲的女兒去年9月接種的第二針北京科興疫苗,同年11月,確診患上髓系白血病。

林女士說:「我女兒本來就有先天性心臟病,做了手術,打疫苗時問了疾控中心,能不能打疫苗,他說可以打,我覺得我小孩的病跟打疫苗有關。

「打疫苗是學校要求打的,9月1號開學,沒打疫苗的不能入學。女兒現在休學了。」

林女士介紹,她女兒去年8月25日打第一針,「打的時候,她就有一點點咳嗽,因為那時天氣比較熱,也沒有去重視,第二針是9月15日。第二針打完之後,一直咳嗽,我就熬了一點止咳的糖漿給她喝,過了一個多月,我感覺她有些嚴重了,應該不是感冒。」

她說:「到市里中心醫院去檢查,白細胞指數比較高,醫院就打電話說,你快點去醫院,你小孩的病情比較嚴重,當時就住院了,血小板低。住了一個星期院,覺得越來越嚴重,白細胞指數越來越高。

「骨穿檢查,12月3號出院,說是白血病,立馬跑到長沙,到中南大學湘雅醫院化療,又做了骨穿、腰穿,確診是急性髓系白血病。」

林女士表示,她女兒開始的症狀就是咳嗽,乾咳,現在已經化療五個療程了,花了五十多萬,家裡沒錢治療,就把房子抵押上了。

「她在化療期間,每個療程都有耐藥性的感染了,就是什麼藥都沒有用,現在用最好的藥給她用。我買藥花了十六萬多,報了三萬多塊錢,發燒二十幾天,現在發燒控制住了。能不能徹底治好還不知。」林女士說。

林女士表示,住院的十四歲以下的患者很多,「我們住的是血液科,有四十八個床位,每天都住得滿滿的,都是白血病的人,或者是腫瘤的人。」

青年患者:出院後將起訴疫苗廠

家住山西省晉城市的楊先生5月31日對大紀元表示,他是2021年7月接種的科興疫苗,8月,身上出現大片出血點,2022年4月,貧血嚴重,全身乏力,確診患上急性髓系白血病M2a。

楊先生表示,化療馬上結束,就準備移植了。

他說,已經上報政府,需要等出院後提交病例,進行鑑定。

「出院後提交資料,去政府告他們(疫苗廠)。政府不給答覆,我就去北京提交信息。北京沒有反饋,我就報給掃黑除惡專案組。」他說。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疑打疫苗後患白血病 中共嚴控消息
【健康1+1】4大症狀非染疫 恐是白血病
中國多省民眾控訴打國產疫苗後患白血病
周曉輝:疑接疫苗患白血病 中疾控回應敷衍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未解之謎】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