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中共共青團的危機

人氣 12855

【大紀元2022年05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2022年5月10日,中共當局在北京舉行建團百年大會習近平將發表講話。共青團起家的不堪歷史和現實的種種危機,成為觀察家關注的話題。

中國的敵對勢力扶植的共青團 創始人被開除出黨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5月9日對大紀元表示,共青團是從蘇俄搬過來的,後來蘇俄變成了蘇聯,打著共產國際的名號。所以它本來是俄共設立和操縱的組織。

「因為共產黨搞極權黨國體制,它要滲透到社會各個細胞裡。除了直接控制家庭、企業之外,專門成立社會團體,比如共青團、婦聯和工會,其中共青團定位是共產黨的後備軍。然後下邊有少先隊。共青團幹部是在體制裡領工資的有償服務人員。」

公開資料顯示,共青團是「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的縮寫,共青團公開的歷史註明是來自第三國際(共產國際)的支持,於1920年8月建立,接受第三國際指揮和援助。初時叫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其全國性組織「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則於1922年成立。1957年正式用現名。

另外,1921年7月,中共也是在中國的境外敵對勢力——蘇聯共產黨的操縱下成立。中共的第一個黨綱規定,黨的任務就是要「以無產階級革命軍隊推翻資產階級(統治)」。而當時,被中共指為資產階級建立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誕生僅9年。

共青團的建立者陳獨秀也是公認的中共創始人及首任總書記。因反對中共提出「武裝保衛蘇聯」,陳獨秀於1929年11月被開除出中共。

1940年11月28日,陳獨秀在《最後政治意見》一文中批共產黨獨裁,「任何獨裁都和殘暴、蒙蔽、欺騙、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離的」。他寫道:「我們愛的國家是為人民謀幸福的國家,不是人民為國家作犧牲的國家。」

共青團的洗腦功能和參與作惡

中共官媒報導顯示,因應共青團成立一百年,近期全國各地高校的政工幹部都藉機舉辦向青年學生灌輸中共意識形態的「唱紅」活動。

上海某大學一名大學生真原(化名)4月30日對大紀元披露,除了校黨委,團委對於大學生壓迫也很重,現在主要強制性的要做「青年大學習」。

據官方資料介紹,所謂「青年大學習」是共青團中央2018年3月開始在全國團系統搞的學習習近平思想的活動,活動形式包括線下與線上。

真原說,「儘管共青團已經所謂的闢謠說不允許強制性的青年大學習,但實際上仍然給各街道辦、各校團委院團委下達配額,每次統計學生參與人數,推測每次倒數的幾個負責的老師會受到懲罰。」

他說,他所在的班就強制性的,不管你入沒入團,每週一都要做青年大學習,班主任組建一個小群拉進班裡的積極分子,預備黨員跟正式黨員,每個人盯班裡3個「群眾」,監督他們做青年大學習,這是共青團對於大學生的最主要的政治課。

馮崇義對大紀元說,中共的黨務系統和共青團系統,它的核心就是做意識形態工作,學生幹部在學校向黨靠攏,都會加進共青團,帶頭學習文件,中共從小培養這些小官僚,培養溜須拍馬、說謊話、舉報別人的思想狀態和行為。從這個系統出來的人,會很有心計。同時他的利益就跟這個黨,跟這個政權捆綁在一塊。

「而且他們就是做黨務或者團工作,並沒有具體負責別的經濟或者業務方面的事,所以他們最擔心共產黨政權垮台。你看蘇聯東歐崩潰之後,最失落的是這批人,他們是整體失業,所以他們有種捍衛這種政權的本能,非常強。他的身家性命也依附在這個政權身上。」

共青團的日常工作也日益引發爭議。其招募的「青年網絡文明志願者」五毛大軍一直備受詬病。還在學校班級設置學生信息員,重要任務是負責監控、告密。

馮崇義對中國的青年建言:守住道德底線,不作惡。

「雖然作惡的誘惑很大,因為政府授權,你作惡就有回報,就有升遷的機會。但你可以拒絕這些誘惑,不作惡,這是一個基本的道德選擇。這個政權遲早會倒掉。你不要去幹髒活,不要去作惡玷污你自己的清白,玷污你自己的青春。」

對於中國學生淪為五毛和告密者,中國問題專家、前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5月9日也表示,這些人其實很可憐,很多人被洗腦,不符合中共的意識形態他就去告密。「這些人害人害己,他們走回到正常思維才行,當那些小粉紅有冤要申訴時馬上也被打壓了,有很多實例。」

共青團還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於2005年11月17日發布了《關於中共利用共青團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當中記述: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利用共青團的龐大組織對青少年灌輸謊言和仇恨宣傳,通過煽動不明真相的青少年學生參與反法輪功的運動,達到其消除法輪功信仰的目的,從中央到地方直至基層下達文件層層部署無孔不入。

報告中說,2001年1月31日在共青團中央、全國青聯組織召開的座談會上,時任團中央第一書記周強誣衊法輪功,其要求各級團組織及動員廣大團員青年與法輪功鬥爭的講話,為這場迫害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詳見報告

共青團的黨內地位遭遇危機

共青團向來被視為中共的「接班人」和「後備軍」,不過近年來習近平對共青團工作有不少批評,曾放話說,團幹部「不要老想著升官,也不要幻想做接班人」。

2015年7月,習近平在「中央黨的群團工作會議」發表講話,批共青團處於「高位截癱」的狀況。

中共中紀委2016年2月4日和4月25日兩度嚴厲指責共青團中央,稱其涉「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等四大要害問題。

2016年團中央機構被裁員及合併,團中央的財政撥款被裁減半。共青團中央的領導層被令重返基層。而自官方2017年9月20日宣布秦宜智卸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後,該職務空缺超過9個月。這在中共歷史上極為罕見。直到2018年賀軍科接任。

由共青團中央出身的官員一向在中共政治中占據不可或缺的角色,被廣泛稱為「團派」。但近年隨著令計劃等出身共青團系統的高官紛紛落馬和習當局對共青團中央的整肅,共青團整體變得低調。

對於習近平狠批共青團,馮崇義說,他們是一個政權的不同組成部分,但同時又有利益之爭、權位之爭。

馮崇義說,共青團號稱所謂共產主義事業接班人,這是最初的設計。在這方面它經歷了走紅和衰落期。

「其實共青團,最走紅的時候就是兩胡,就是胡耀邦到胡錦濤,從團中央書記走向黨的書記這條路子。他們兩個人應該講是真正的實現了原來的制度設計。就是從黨的後備軍直接走到前台。」

「共青團這些人不是紅色系統,它是靠政治忠誠上來,是出身於寒門的人。所以習近平排斥共青團系統的人,說他們人浮於事,沒有實幹,是坐機關坐下來。像他自己是既有紅色系統又是基層幹部上來。」

馮崇義認為,習上來之後共青團系統被邊緣化了。當年曾經傳過胡錦濤最著意的接班人是李克強,因為李克強也曾是團中央書記。但這條線因為習近平的接班被斬斷了。

共青團的意識形態危機

共青團始終宣稱其理想與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其章程稱堅持馬列毛鄧、三代表、科發觀和習思想,定位為中共領導的青年群團組織,「黨的助手和後備軍」。

近年共青團頻頻介入意識形態之爭。2015年9月22日,共青團中央重提所謂「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口號,遭到大陸地產界知名人士任志強的公開反駁。任志強在微博稱「自己被這句口號騙了十幾年」,隨後發生輿論左右混戰。

馮崇義對大紀元表示,早在他讀書的八十年代,中共的信仰危機就已經蔓延開來。當時由《中國青年報》組織了一個全國性的討論,就討論共產主義信仰的崩潰問題。

「共產黨原來搞無產階級革命,講又紅又專,後來開始搞市場改革,引進資本主義,向西方開放。相當於拋棄了共產主義的那一套東西,很多社會系統上都這樣。但是黨務和團幹部這個系統,信仰、信念是它的命根子,從八十年代過來,並沒有推倒它。所以它現在就變成一個口頭的革命派,就是內裡信仰已經崩潰了,但是它還要維持一個虛假的信仰。

「大家都知道是撒謊。共產黨你搞什麼主義,根本就沒有像當年說要消滅資本主義。這個信仰其實已經不復存在,但是它那個空殼子還留下來。」

2017年中共兩會期間,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賀軍科接受香港《明報》採訪,提到經中共高層同意的「團中央改革方案」。他說為吸引青少年入團,共青團組織將進行改革,上至「教戀愛」下至「助求職」,要令青少年「找到感覺」後,積極加入團組織。

不過,報導同時也指出,有共青團高層在內部會議中抱怨,稱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李元華對大紀元說,共產黨裡沒有人去真正信仰共產主義,「要信為什麼把孩子送到國外去,把錢藏到國外去?自己手裡有一大把護照,隨時準備出逃,這已是共產黨的常態了。」

三退大潮與人民覺醒

據官方數據,截至2017年年底,大陸共有共青團員8124.6萬名,其中學生團員5795.1萬名。共青團同時還主導和監督以14歲以下兒童組成的中共少年先鋒隊。其加入極具強制性。在中國大陸,99%的小學生被​​要求必須加入共產黨附屬組織「少先隊」,而99%的初中或高中生,被要求加入「共青團」,若未加入,將來升學、就業、升職恐步步受阻。

大陸近年掀起「三退大潮」,三退指退黨、退團、退隊,亦稱「中國退黨運動」,即上述組織的成員或前成員通過以正式名字或化名在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三退網站自願退出該組織的聲明,用以淨化良心。

2022年5月7日發表在三退網站一則署名「王少」的退團隊聲明寫道:

「本人曾經被共黨洗腦,但是2018年修改憲法和2019年疫情爆發之後,我徹底改變了對共黨的看法。我明白這種獨裁統治下,整個國家毫無希望,群眾永遠都是韭菜。如今防疫已經成為一場政治運動,和當年的大躍進和文革一樣,受苦的還是老百姓。不知道這場災難還要持續多久,而這一切都是人禍。本人聲明退出少先隊和共青團,做一個乾淨的中國人。」

據大紀元退黨網站,自2004年12月3日起,截止2022年5月9日,已有超過三億九千五百萬人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經常向大紀元爆料的大學生真原所在的上海,正在經歷因當局封城而發生的人道災難。他給大紀元記者表示,經過鐵鏈女事件,再到2022年上海封城,現在九成的上海大學生都清醒了。

李元華對大紀元表示,中國人在苦難中才會反思。現在還有些人認同中共顛倒是非的宣傳,但有些人就願意了解更多,清醒過來。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北京整治共青團中央 團派已不復存在?
共青團四處挑釁 國務院不滿被栽贓發重話
習處理共青團 團中央書記處書記8年不升官
【中共黨史】建黨的罪惡本質:蘇聯豢養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習失蹤」引熱議 普京動核武?
【十字路口】重判孫力軍團伙 二十大凶險高潮
【馬克時空】維克蘭特號 VS 山東號 艦載機是關鍵?!
【神韻早期節目】梅(2011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