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防長:中共是澳洲「最大的安全焦慮」

澳洲副總理兼國防部長理查德‧馬爾斯(Richard Marles)稱,中國(中共)是澳洲「最大的安全焦慮」。圖為馬爾斯於2022年5月27日在墨爾本向媒體發表講話。(James Ross/AAP Image)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22年06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睿綜合報導)澳洲副總理兼國防部長理查德‧馬爾斯(Richard Marles)稱,中國中共)是澳洲「最大的安全焦慮」,因為北京正在太平洋島國擴大其影響力。

這位副總理兼防長警告說,中國中共)將對太平洋地區「保持興趣」,儘管北京被迫擱置了一項與該地區10個國家的全面安全和經濟協議。

5月30日斐濟總理弗蘭克‧姆拜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宣布,中共擬議的太平洋島國協議沒有贏得太平洋島國的共識,該地區國家不與中共簽署全區域的貿易和安全協議。

之後,中共發布了一份立場文件,該立場文件涵蓋了太平洋島國領導人拒絕的協議的大部分內容,但該文件刪除了關於擴大執法合作和警察培訓的內容,以及關於網絡安全和國家安全保護的內容。

中共提議繼續與太平洋島國進行聯合對話,為該地區提供獎學金,提供發展和基礎設施援助,以及提供人道主義和COVID-19援助。

副總理馬爾斯表示,澳洲仍需要加倍關注中國(中共)在太平洋地區的影響力。

馬爾斯說,北京和該地區之間不斷發展的關係對澳洲來說仍然是「一種戰略風險」。

北京在太平洋地區尋求持續利益意味著澳洲必須「付出努力」。

「我們可以預期中國(中共)將保持對太平洋地區的興趣,這裡真正的重點是我們需要關注我們自己在太平洋地區的關係。」馬爾斯6月1日上午告訴澳洲天空新聞。

「與前政府不同,我們實際上要做這項工作,我相信如果我們做了這些工作,我們將成為太平洋地區國家自然選擇的夥伴。」

中共與所羅門群島達成安全協議的舉動早在4月份就引起了國際關注。

而當中共外交部長王毅開始對太平洋地區的八個國家進行訪問時,澳洲派出了新上任的外長黃英賢前往該地區,以抑制擔憂,並試圖對抗中共的影響力。

2022年5月26日,澳洲外長黃英賢在斐濟首都蘇瓦(Suva)會見了太平洋島國論壇祕書長亨利‧普納(Henry Puna)。(Pita Simpson/Getty Images)

在宣誓就任外長的幾天內,黃英賢就在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斐濟首都蘇瓦與政府官員會面之前前往斐濟。

馬爾斯說,中國(中共)在太平洋地區的行動影響了澳洲的戰略框架,對澳洲帶來了巨大挑戰。

他說:「它(中共)影響了我們的戰略環境……而我們的戰略環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一樣複雜,中國是其中的一個關鍵部分。」

這位新任國防部長還堅稱,面對北京,他將「有勇氣闡明」澳洲的國家利益。

他說:「我們需要確保我們正在儘一切努力,當澳洲的國家利益與中國(中共)的行動不同時,我們要有勇氣申明澳洲的國家利益。」

自由黨參議員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erson)在聯盟黨執政期間曾擔任議會情報和安全委員會主席,他說堪培拉需要直截了當地稱「中國(中共)是澳洲最大的安全威脅」。

「說它(中共)是澳洲最大的焦慮是對的,但我們也應該誠實,直言不諱地說,它們也是我們最大的安全威脅。」帕特森參議員告訴天空新聞。

「我們在未來十年內投資2700億澳元以增加新的防禦能力,並不是為了好玩。我們正在獲取防禦能力,因為我們認為有必要威懾潛在的侵略者,包括中國(中共)。」

責任編輯:宗敏青#

了解更多澳洲即時要聞及生活資訊,請點擊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網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