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人說唐山案:我不相信官方通報(2)

人氣 5495

【大紀元2022年06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唐山打人事件後,唐山掀起了實名舉報潮,公安局門前冤民大排長龍。唐山的錢先生也加入舉報行列,他表示,該暴力圍毆女子的打人事件不是偶然的,自己不相信官方通報。

接上文:唐山市民舉報警方:要帳不成入了冤獄(1)

錢先生表示對自己的冤案非常憤懣,因此長駐北京上訪。「一直在上告,沒人管,都是這兒推那兒,那兒推這兒,來回推。聯合國不在中國,如果在我就上聯合國(申冤)了。」

他透露,2017年中共開十九大,當局為了維穩就抓人,好抓的抓到看守所去,好管的就在社會上管著,不讓告狀去。「玉田有個大案,就是因為上訪把人(訪民)整死了,把人(訪民)送看守所去,七天變死屍了,(那個訪民)三十七八歲。」

「他們家(被政府)徵地,不滿意賠償,他媳婦總上訪,當時生小孩在哺乳期,就把她男人抓了。人死後(維穩人員)在她家『站崗』幾個月,最後賠錢了事。天黑得不得了!在我的印象中,學中國歷史,哪一朝歷史都沒有這一朝這麼厲害啊。」

談到自己的案子,錢先生表示證據都能從卷宗裡找出來。他向上反映,上面是從上往下壓,不給解決。「過去楊乃武與小白菜的電視劇,告狀到京城,老佛爺直接過問,最後審明白了。現在不是這樣,(官員)怠政懶政不作為。

「下面把你嘴堵上,一種讓你消失,一種讓你閉口,要不拿錢堵上,要不用黑勢力堵上。為啥不解決呢?他說要解決你一個事,可能要牽扯很多的事,因為這樣的事太多了,他們每天都在辦錯事。」他說。

錢先生表示,現在中國社會叫互害模式,能保持氣節的人已經很少了。他們家歪的邪的不搞,犯病的不吃,犯法的不做,是這個原則。可是現在大陸受到歧視、受到打擊的都是這類人。包括官場上,不向上行賄受賄的,幾乎沒有上升空間,在單位沒有說話的權力,都被邊緣化了。

他舉例說,有個同學是八幾年的大學畢業生,司法系的,當過律師,後來去了政法委。幹到科級的時候,有一個幹部考核的機會,他就等著到公安局當副局長了。

「這是2002、03年的時候,那時候(社會敗壞)還沒那麼嚴重,(之後是)一年比一年嚴重。但是他就是1分錢不花,認為自己是司法專業的老文憑,一般調動不出口,總能調個實缺。

「過了兩個月,把他調到一個鄉鎮當副鄉長去了。如果這時候把錢送上,人家就會說讓你上第一線去鍛鍊了,上農村回來還可以委以重任。可是他還是不掏錢,又過了半年把他調回來了,去了街道辦,管垃圾桶去了(單位有幾輛垃圾車)。」

錢先生表示,這就是中國的現狀,升上去的幾乎都是溜鬚拍馬、沒有能力的人,真正有實際能力的,一種是高瞻遠矚的、跑到國外去了;再就是忍辱負重,活一天算一天的,能裝傻就裝傻。

「你說中國能好?怎麼個好法呀?老百姓明明是有理,只要你不送禮,你就成了沒理,就得受治。老百姓只好跟著壞人幹壞事,同流合污,這是逼良為娼的社會。」他說。

對於唐山打人案,錢先生表示,官方說的每一句話他都不信,寧願相信地痞流氓說的話,不願意相信官方說的話。

他舉例自己的一個例子說,2019年中共建政70年「大慶」,當地法院院長、街道辦主任、信訪局局長找到他,讓他先別上訪了,「國慶節」過後給他開一個聽證會。他提出幾個條件,要求具體辦案人到場,原告到場,審案的人到場,一起還原事情的真相。這些條件他們都答應了。

他說道,過了十一,他意外受傷,到了2020年3月,由政法委書記牽頭開聽證會,但是條件削減了。旁聽人員不能超過5個人(一開始說不超過3個人),原告不來了,辦案人員、審案人員都不來了,就剩錢先生自己了,他表示有錄音錄像也行。

錢先生表示,聽證會的前一天,街道辦書記給他打電話,不同意他錄音錄像。「就是不讓我錄,說一旦你要錄了拿出去放到社會上,網上一投,那縣委書記都得擼了,我們都得下去。我說你說錯了,一把手(法院)院長都得把(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頂了,都得給你調國務院去,因為你行得端走得正判得好。」他說,「好事不背人,背人沒好事,你要是害怕見光,說明你們要在辯論會上胡說八道。」錢先生就不同意開聽證會了。

他說,「所以我寧願相信社會的地痞流氓,也不相信他們(中共官方),地痞流氓說一句話都頂用,所以他後面跟一幫小弟忠於他,因為他守信。他們連地痞流氓都比不上,比流氓還流氓。」

河北省公安廳官方微博21日發布了唐山暴力圍毆女子事件的進展通報。通報稱,受害人王某某、劉某某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遠某、李某損傷程度為輕微傷,無需留院治療自行離開。

對此,錢先生表示,「今天的官方通報,(受害女性)又輕傷又回家,我都不看,因為他沒有一句實話,一句真話也沒有。這個案子發生的當天就可以、後邊幾天都可以向社會披露,隱去姓名、個人信息,現在什麼狀況應該公布,為什麼不公布呢?」

據河北省公安廳6月21日通報,唐山市公安局對路北公安分局副局長李某予以免職。同時,河北省紀委監委通報,唐山市路北區副區長、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局長馬愛軍等5名公職人員,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錢先生介紹,當地坊間傳言,唐山市市委書記調來時帶了一個保鏢——公安局局長,要打出一片天下來。結果到了唐山是針扎不進水潑不進,他說話想聽就聽,不想聽就沒人聽。人家處理案子,該罰款、結案、判刑,與他無關。人家收受賄賂入兜與他還無關,所以他心理不平,也開展不了工作。

公開報導顯示,身為唐山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的趙晉進不在掃黑除惡領導小組的名單中。也就是說,唐山市公安局長「進不了打黑辦」。

錢先生說,「他為了扎住根,要在唐山下點本錢整倒一批。打人這件事之前是瞞過公安局長,底下分局就處理了,第2天就傳出來打人的花了60萬就解決了。市局局長啥也沒撈著,既沒撈著錢又沒撈著實話。

「但是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件事就被市局一把手聽說了,找到市委書記,覺得這是一個契機,千載難逢的機會,藉機整整他們。一調監控,就發現問題了。這個事就捅到社會上、媒體上去了。

「早期沸沸揚揚的這些東西,咱們老百姓發視頻不好使,抖音這些個占據流量的幾乎都是媒體(在發聲)。平常媒體是不允許發這種聲音,這次炒作的都是媒體。」

錢先生指出,「可見這裡頭不是一般的事,實際上是官方爭權的一種狗咬狗的行為。現在所有的官員,不管是哪一方,沒有一個是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想給老百姓辦點事的,都認拿錢,甚至敲詐你,幹的都是這種勾當。」

那老百姓為啥要告呢?近日,唐山有幾百人排隊上公安局舉報,錢先生也去了。他說,「老百姓就是遞子彈的,遞刀子的。一旦哪個領導覺得他下屬不稱心想辦他的時候,你正好把刀子預備好了,他撿起來了。你說他是為了正義清除他,永遠也不會。」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唐山女子遭圍毆官方通報出台 輿論翻車
【微視頻】中共鼓吹「夜經濟」 被唐山惡棍砸了
唐山市民舉報警方:要帳不成入了冤獄(1)
王赫:河南紅碼事件與中共「數字極權」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俄軍投降視頻曝紅 曝作戰重大變化
【秦鵬直播】揭密:李文亮最後時刻如何度過
【微視頻】蓬佩奧大格局令中共恐慌
【時事軍事】普京的手指離核按鈕還有多遠
【財商天下】聯合國:停止加息 否則衰退將甚於08年
【十字路口】竊選舉數據 中共煽美內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