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河南紅碼事件與中共「數字極權」

人氣 1852

【大紀元2022年06月25日訊】中共欲對美歐「換道超車」,「數字轉型」即是「換道」之一,要「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並強調「數字政府」發展。6月23日,中共國務院印發《關於加強數字政府建設的指導意見》;體制內專家稱之為「為適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趨勢而適時出台的一份里程碑式文件」。然而,只要中共仍在,「數字政府」就只會淪為「數字極權」,給老百姓帶來的是無窮的災難。

請看一個案例。4月以來,河南四間村鎮銀行傳出「爆煲」消息,儲戶無法取現或轉帳,涉及存戶25,593人以及20.43億元人民幣存款。一些儲戶前往河南鄭州追討存款,這時「奇蹟」發生了,他們的健康碼突然變紅碼,被圍堵隔離、寸步難行,而只要離開鄭州返程,健康碼又重新轉成綠色。此事引發公憤。各界高度關注。

6月22日晚,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河南鄭州市紀委監察委官方微信終於發布「紅碼事件」的處理結果。其中稱「據統計,共有1,317名村鎮銀行儲戶被賦紅碼,其中446人系入鄭掃場所碼被賦紅碼,871人系未在鄭但通過掃他人發送的鄭州場所碼被賦紅碼。」

這明明白白的顯示,儲戶不管人到沒到鄭州,都被跨區域精準鎖定、動彈不得,等於被裝了個電子腳鐐。那麼,整個社會這不就成了一個大監獄嘛!

「處理結果」倒沒有重複以前類似事件的通用說法——「技術故障」,而是承認為「組織行為」:「經查,鄭州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部長馮獻彬,團市委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副部長張琳琳,擅自決定對部分村鎮銀行儲戶來鄭賦紅碼,安排市委政法委維穩指導處處長趙勇,市大數據局科員、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健康碼管理組組長陳沖,鄭州大數據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楊耀環,對儲戶在鄭掃碼人員賦紅碼。」

這種承認,更像是一種威懾,令人不寒而慄。這表明,當今「數字社會」,你就是個透明人,「數字政府」已經完全掌握了你的行程、動態,而且,它只要一動手指,你就立即被剝奪人身自由。今日中國的現實,已經超過了1949年出版的政治預言小說《1984》所描述的情形:政府監控無處不在、「老大哥」盯著每個人。藉助於高科技,藉助於這次大瘟疫,中共通過健康碼,不僅能盯著每一個人,而且能控制每一個人。

其實,「處理結果」否定的不是「賦紅碼」(因為中共已經把這當作一種高效的社會控制機制了),否定的是「擅自決定」,潛台詞只要不是「擅自決定」的就可以幹。(中紀委也只是稱「濫用健康碼是典型的亂作為」。)

對馮獻彬、張琳琳來說,他倆真能決定「對部分村鎮銀行儲戶來鄭賦紅碼」嗎?這可不一定。如果沒有涉事四家鄉鎮銀行提供相關儲戶資料,怎麼能對其精準鎖定?如果鄉鎮銀行沒有提出要求,他們會給自己找事做?詭異的事,「處理結果」對當事人之一的鄉鎮銀行隻字不提,這就暗示背後的水很深,可能是更高層的決定,只是迫於輿論壓力,讓馮獻彬、張琳琳背鍋(「擅自決定」)。因此,處理並不很重(分別是撤職和降職)。

對此,網民反應強烈,如霧鎖孤帆影說「老百姓偽造健康碼,隱瞞行程,屬於妨害傳染病防治犯罪,當官的擅自賦老百姓紅碼,自罰三杯!」極光寒羽說「非法給儲戶賦紅碼讓儲戶寸步難行,和非法拘禁有什麼區別,居然不用負刑事責任。」BBC稱「民怨未消」。

這時,中央部委也來表態。6月24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副局長雷正龍表示:不得擅自擴大健康碼應用範圍,絕不允許因疫情防控以外的因素將健康碼變碼。且不說一個副局級官員的話有多大權威性(就是衛健委頭頭出來表態,也沒多少人把這當回事);關鍵是,是否「擴大健康碼應用範圍」不是衛健委說了算,是它上面的「黨中央、國務院」定奪的,而對於「中央大政方針」中共是不允許「妄議」的!

現在回過頭來看看國內外媒、網絡上對「鄭州紅碼事件」的評論,諸如「用健康碼阻礙儲戶維權」,「『強行賦紅碼』屬權力濫用,嚴重破壞健康碼公信力」,「防疫技術淪為維穩工具」,「將健康碼用於社會管理、刑事犯罪等其它人身控制用途,是對法治的挑戰(公民被違法賦碼以後,目前並沒有有效的救濟渠道)」,「河南紅碼,「退無可退」,這是核彈級別的權力濫用,也是對個人權利無底線侵犯。這可不是一個紅碼,這是鄭州送給受害者的一座監獄」, 「『黑客帝國』的開端」 ,等等,都有道理,但總覺得還是隔了一層。

對中共而言,健康碼的最大價值,在於使社會監控上了新台階,被外界稱為「中國(中共)開展大規模監控歷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之一」。這也正如「知乎」上一位網友所說:「我原本以為人類被機器和算法統治的日子至少空等個50年。這個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突然把它提前了。」

因此,健康碼的常態化擴大利用,正是中共的追求,是中共九大基因之一——「控」——的具體表現。《九評共產黨》對此有經典表述:「控」,即「用黨性控制全黨,再教化到全民和全社會」。「控」這個基因和其它八個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一起,「都為著同一個目的:恐懼型的高壓控制。」

總之,鄭州市紀委的「處理結果」和中共中央部門的表態,是一種精緻的忽悠。河南「紅碼事件」,導致人人自危。而這,正是中共用來對老百姓的威嚇,以此維繫其統治。

然而,人人自危,固然有些人會屈服、被恐懼所控制,但同時也會激發另一些人覺醒,勇敢抗爭。中國的未來,在一定意義上,取決於覺醒人數的多少。每個中國人捫心自問:你想要一個什麼樣的未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

相關新聞
上海多家銀行現異象 老人凌晨拿號取退休金
河南新財富集團實控人被起底 牽涉中原銀行
河南「健康碼維穩」 引發首宗相關民告官案
中共大規模收集公民數據 學者:中共高度不安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習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勢已去
【秦鵬直播】財政危機來臨 中共政府出陰招斂財
【財商天下】李克強下死命令 高喊「救經濟」!
【新聞看點】長江乾涸發電量腰斬 鄱陽湖瘦成河
【十字路口】一帶一路遺毒 東南亞人口販賣
【新聞大家談】AI腦控士兵 中共恐怖計劃曝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