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退休後重回大學樂趣多

作者:Dene Moore / 編譯:李路明

證據表明,隨著年齡的增長,要想維持大腦的健康,學習新知識是人們可以採取的最重要措施之一。(shutterstock)
人氣: 8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7月01日訊】莉莉·英(Lily Eng)已記不清自20年前從教學崗位退休後,她學過了多少門課——也許有二、三十門,甚至更多。

學習過藝術史、女性藝術、粵語、中國歷史、宗教比較、批判性思維,而且課程數量還在增加。

80歲的英居住在溫哥華,她說:「我教書時,總希望有時間坐下來學習不同的東西,但我不得不等到退休。」

加拿大人的壽命已變得更長、生活也更健康,而且在許多情況下,他們比上一代人更早退休。其中一些人,比如英,更喜歡回到學校,而不是去做那些傳統意義上的退休活動,比方說園藝。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隨著年齡的增長,要想維持大腦的健康,學習新知識是人們可以採取的最重要措施之一。

作為一名前中小學教師,英相信,終身學習對大腦的健康和老年人有好處。

她曾在蘭加拉學院(Langara College)、西蒙弗雷澤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和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學習,後者對於65歲及以上學生免學費。她旁聽這些課程,但不積學分,也不為獲得學位或證書,純粹是興趣使然。

在蘭加拉學院,她參加了研究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藝術的課程,其中包括一次意大利之旅。

她說:「那次旅行特別好,我的前夫根本不喜歡旅行,所以我很高興能和一群學生一起旅行。也不必寫日記或遊記,只是享受它。那是一次很棒的旅行經歷。」

她說,學習的一個額外好處是可以與年輕的學生們一起上課。

「儘管我是旁聽,但一些教授堅持讓我和孩子們一起寫論文、寫作文或做視頻。」她說:「好傢夥,學生們的頭腦真是最新的,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喜歡與年輕學生互動。」

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副教務長露茜·弗洛莫維茨(Lucy Fromowitz)表示,他們鼓勵老年人參加本科和研究生課程,而代際間的互動正是該大學對這個群體減免學費的原因之一。

她說:「老年人的加入有助於提升課堂觀點的多樣性,並讓具有不同經驗水平的人互動。」

她補充說,這樣做,為課堂所學如何應用於教室之外的世界,提供了更多批判性思考的機會。

她說:「一些教師報告說,年長的學生帶來了生活經驗和批判性的思維,使課堂上的討論更加活躍。」

弗洛莫維茨女士說,約克大學有大約430名60歲以上的學生,他們研修著本科生和研究生課程。

她說,有些人來學習,是由於職業發展或職業變化,但為了個人的成就感而回來上學,是另一個常見原因。

她說:「尤其是那些因提前退休而離開工作崗位的老年人,他們正在努力讓自己的思想保持有意義的參與狀態,並尋求找回過去曾被剝奪的學習機會。也許在當時,工作和家庭責任,或經濟的原因,阻礙了他們繼續學習。」

在西蒙弗雷澤大學繼續教育課程陣容中,針對55歲以上學生的無學分課程很受歡迎。課程內容豐富,從哲學到爵士小提琴歷史,所有課程通常每週上幾次課,每次幾個小時,總共持續六週。

項目主任蘇珊·羅德斯(Susan Rhodes)說,這些課程對所有人開放,但其大多數學生的年齡在65-75歲之間,他們來到這裡,是為了社交和提振精神。對於這些老年學生,學習的費用也較低。

她說:「肯定有提振精神和維持心理健康的因素在其中,但很大一部分是為了社交。」

羅德斯女士說,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西蒙弗雷澤大學把這些課程放到了網上,向世界各地的學生開放。他們的學生,有的來自溫哥華島的不同地區,甚至還有一名住在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市(Belfast)的學生和一名卡塔爾國(Qatar)的學生。

羅德斯說:「我們大部分學生都是嬰兒潮一代的人,他們受過大學教育,許多人回來學習其在大學時未學過的課程。也許當年,他們僅專注於自己的會計課程,而現在,他們正在學習藝術史。」

通常,這個項目每學期招收1500名學生參加到40-45門課程中來。而其中,音樂課程是最受歡迎的。音樂教師中有一名指揮家和一名溫哥華交響樂團的低音管演奏家。課程中還有一個非常受歡迎的「60年代搖滾樂」課程。

在這個項目中,學生可以選擇獲得證書,這需要完成11-12門課程。剛剛過去的這個夏天,他們最年長的學生已經92歲了,但完成課程最多的學生是一名70多歲的男子,他正在為自己的第六張證書努力學習。

羅德斯說:「他是一個有趣的人,因為他的職業生涯很長,而且他特意選修了一些你不一定認為他會選的課,但他最欣賞這個項目的地方,是課程的多樣性。這讓他舒展筋骨,嘗試新事物。」

英在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粵語課程學習已經結束,她繼續通過私人課程重新學習自己的母語。 她計劃在未來學習更多音樂課,以及歷史和宗教比較。

她說:「哦,我喜歡做很多事情,退休後我很開心。」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