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薪酬不如同行 全科醫生培訓申請連年下降

全國全科醫生最高代表機構,澳洲全科醫生註冊協會(GPRA)表示受訓全科醫生的收入低於其在醫院的同行。圖為醫生示意圖。(DarkoStojanovic/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7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楊帆澳洲悉尼編譯報導)隨著退休的全科醫生人數超過新畢業生人數,澳洲全科醫生短缺的情況會變得更加嚴重。

據《每日電訊報》報道,由於申請全額資助的全科培訓名額的初級醫生數量幾乎減半,找到接收新病人的全科醫生會變得更加困難。

申請全科培訓名額的人數從2015年的2,301人下降到2020年的1,329人,這意味著病人面臨更長的等待時間,而且隨著現有全科醫生提前退休或減少工作時間,更多的醫療中心不接受新病人。

全國全科醫生最高代表機構,澳洲全科醫生註冊協會(GPRA)表示受訓全科醫生的收入低於其在醫院的同行。

GPRA主席博爾頓(Antony Bolton)呼籲進行緊急改革。

他說:「我們知道初級醫生正在放棄做全科醫生而選擇其他專科。」

「全科醫生的就業條件和薪酬與那些選擇留在醫院系統完成培訓的其他專業的註冊醫生不一樣。這導致我們與醫院的受訓人員相比,報酬過低。」

「全科培訓申請者的數量連續7年下降。」

博爾頓表示,除非做出重大改變,否則這種下降預計會繼續下去。

最大的問題之一是休假。接受培訓的全科醫生需要每六個月從一個診所轉到另一個診所,而且有些福利不能累積,如年假、帶薪育兒假或長期服務假。

GPRA已經向新任衛生部長馬克·巴特勒(Mark Butler)提出了一個育兒假計劃,這個計劃被前任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否定。鄉村和地區全科醫生短缺的問題已經存在多年,並在最近的議會調查中再次被提出。

悉尼大學名譽教授斯蒂芬·里德(Stephen Leeder)將全科醫生短缺歸咎於從2014年開始的Medicare退稅凍結。

「全科醫生工作量已經增加。由於醫療保險退稅被凍結了數年,工作不再像以前那樣有吸引力。」他說:「拿回家的工資可能已經減少了。 」

澳洲皇家全科醫學院的布魯斯·威利特(Bruce Willett)認為,由於40%的全科醫生超過55歲,並希望在未來幾年內退休,而年輕的畢業生沒有感到經濟上的吸引力,因此短缺情況會變得更加嚴重。在悉尼,受影響最嚴重的地區是外郊區。

「坦率地講,由於全科醫生和其他專家之間的收入潛力差距……醫療保險退稅需要改進,」威利特說。

許多全科醫生的診所現在不接收新病人,這種情況在悉尼也有發生。

聯邦衛生部長巴特勒說,他將 「扭轉莫里森政府的削減措施」,並使各地區更容易招聘海外培訓的醫生。

責任編輯:李子吟

了解更多澳洲即時要聞及生活資訊,請點擊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網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