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廣州民眾持續抗議 要求返還醫保金

人氣 12813

【大紀元2023年0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洪寧採訪報導)中共三年「清零」防控後,中國陷入財政危機,多個省市啓動所謂「醫保改革」。從去年12月起,廣州市大幅降低退休人員醫保待遇,引發民眾抗爭維權,抗爭持續至今。日前,有民眾接受大紀元採訪,講述內情。

醫保卡資金不翼而飛 引發持續抗議

繼2022年12月28日、30日的抗議之後,2023年1月11日,廣州市大批民眾再次聚集在社會保障局前維權,要求政府返還醫保錢。

視頻顯示,在廣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人社局)前的廣場上,聚集大批抗議市民。大批警察隨後出現,抗議現場周邊馬路上停著多輛警車和公交車,疑似當局準備暴力鎮壓抗議者。現場有多位抗議民眾在與一名官員模樣的男子據理力爭。

與此同時,網上流出的《廣州市全體退休人員致市長的公開信》中提到,廣州退休人員每月退休金只有1500~3000元(人民幣,下同)。去年12月,廣州市對醫保做出「重大調整」,將原來的醫保返還金從484元突然降到160元,讓這些投保的老年人失去醫療保險保障,醫保金被政府搶走。

退休人員:醫保金突然少了三分之二

廣州退休工人林先生日前告訴大紀元,從去年12月開始,醫保金突然被扣掉三分之二。

林先生說:「(去年)11月份,廣州市發給每個退休人員的醫保費是484元(人民幣,下同),之前每個月都是這麼發的,但是,12月份一下扣掉320元,只發160塊,相當於扣掉了三分之二。」

據林先生介紹,「我們這些退休職工是長期繳納醫保的,我是68年下鄉的老三屆,16歲那會兒(下鄉),(當局)用的是童工,後來的工齡中,(因為下鄉)二十多年給的是社保視同繳費。退休以後,是按照每個地方的社會平均工資,按一個比率來調整的。」

中共當局於2021年4月22日發布《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建立健全職工基本醫療保險門診共濟保障機制的指導意見》,稱三年內在中國大陸推行。該文被各地政府稱為中央「綱領性」文件,但文中並未提及民眾將蒙受的損失。

林先生表示,當局侵占了退休人員的個人財產,違反了中國的法律。

他說:「文件規定是三年左右完成這個政策,廣州市醫保局2022年12月份就實行了,把我們這些廣州市的退休工人的個人醫保金砍掉了三分之二。

「因為這些醫保金是我們沒退休前低薪時買的醫療保險,國家應該是按照合約給的,這不是財政撥款。我們這些社保和醫保全部都是企業和我們個人支出的,全部打進企業成本裡的,現在從我們的醫保帳戶裡划走,這是違法的,也是違約的。

「現在的民法典第267條規定,個人私人財產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得侵占,這是國家的法律,各地方財政和行政部門就不能用行政命令來處理個人財產。你(當局)有什麼權利把我的私有財產划走,跟別人共濟?這是政府違法。

「我們這些老人,很多都是拿著這點救命錢存在那裡,去藥店買點藥,就不去醫院了。現在的新政呢,就160元這一點點,連買口罩N95都不夠了,還要跑去醫院掛號,連掛號費都不夠啊,全都要自己去付,現在還有好多人退休只有一二千元的工資。」

退休人員:站出來維權 當局恐慌

林先生告訴大紀元,最近他多次去相關部分維權。「我們去了(廣東)省信訪局,還有廣州市的醫保局,兩次局長都不敢出來,出來一個副局長也是答非所問。我們去信訪局,領導都不出來,只記錄下來,也不上報,只是糊弄我們。」

林先生表示,當局對民眾的持續抗爭相當緊張,極力掩蓋真相,粉飾太平。

他說:「網警維穩。現在網上在壓制我們的言論,我上了一個帖子,就被刪掉了,我就生氣,直接罵他們違法。其實,這個事情如果推行到全國,每個家庭都有退休工人,(如果)惹怒了(我們)這些人,影響整個共產黨的統治。」

退休人員:醫保虧空 政府加緊搜刮百姓

林先生表示,當局財政緊張,因此剋扣百姓醫保填補虧空

他說:「政府沒錢嘛,醫保金不夠了,政府要向社會公布醫保金的使用情況,因為保險法是有規定的,要向我們享受醫保的人公布統籌金是怎麼使用的,法律上規定我們有知情權。

「醫保有虧空,你(當局)不去改革醫院,反而從退休工人身上去挖錢,這是違法的行為。這是全國性的行為,每年政府都要調整企退人員的退休工資,整天大張齊鼓地(聲稱)調高,從來不公布公務員和事業單位人員的調整情況。

「從這點就可以證明,廣州(當局)欺上瞞下,不公布就不知道真情,(就)沒有對比。所以這麼多年來,都有人提案公布官員的財產,但就是不給採納,多少年了,就是怕人民監督嘛。搞這些維穩,那些警察嚇唬我們這些老人,叫去派出所問話。傳喚人是要有傳喚書的,為什麼傳喚?

「整個大的形勢,疫情這三年,中央肯定是沒錢嘛,很多企業都倒閉了,下面沒錢,上面怎麼會有錢呢?廣州就是搞出大事來給中央看,我們這裡民怨這麼大,上面還不撥錢來?現在就是這個局面。」

林先生表示,不僅退休人員,在職人員的醫保金也在降低。「在職的人(醫保金)也給砍掉了,政府它這樣說,你個人帳戶裡的錢多,這叫存積,說這是違法的。(但)我是累積起來備用的,這是我個人的錢嘛,讓我們拿出來共濟,這樣的文件都能拿出來發布,真是法盲了,這就是違法的,當官的沒有法律意識。」

退休人員:搶奪救命錢 共產黨不講理

廣州退休工人李先生日前告訴大紀元,中共當局剋扣的是老百姓的救命錢。

他說:「醫保卡裡的醫保錢,原來是480元左右,現在給減了320元,只有160元了,減了三分之二。我們都有意見。從12月開始減的。他們說的是,你們很多人醫保卡裡積的錢都沒用啊,你們都不需要就減!這(種說法)是無理的。

「我們退休是按照合同約定的,你為什麼突然間給減少了呢?政府說我們是存積(醫保金)在那裡,你們錢多,不用給那麼多。那有些人的工資用不完,放到銀行裡,那也是存積啊?那就不用給工資了?中國(中共當局)是不講法律的,不講理。

「在職的時候,我們是企業給出八成,私人出兩成,交醫保和養老金的,沒有單位的就全部自己交,這個本來就是我們自己應得的錢,在職的時候,規定一個月交多少,退休後可以拿多少,這是規定好的,不可能退休後突然間又給減了。

「假如有大病的話,幾十萬塊就花光了嘛,按以前給的484元算,一年也就五千多元,十年也就五萬多元,按政府這樣減,那我要是有了大病需要住院,需要花錢誰給啊?政府都不講理、不講法。共產黨是在千刀萬剮老百姓。」

退休人員:每週兩次去政府抗議

廣州合金鋼廠退休工人劉先生日前對大紀元表示,1月11日,有上千名市民去廣州醫保局維權抗議。

他說:「我們上千人去廣州市醫保局找,原來是四百八十多元,現在扣得只剩160元,那是我們的救命錢,這些醫保錢都是我們自己出錢按規定繳納買的保險,退休後應該返還的屬於我們的那部分錢。

「我十幾年的工齡,只給我算七年六個月,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算的。我們單位45歲就退休,但是單位拖到了50歲才讓我們退休,還得讓我們自己(先)交上十幾萬元(社保和醫保),退休後才給我們錢。(政府)就是搶我們弱勢群體的錢,搶低保戶的錢,我們一週二次到政府去信訪,他們(中共當局)就是坑你,這種方法都不是人做的(事)。

「(當初)非要我們買醫保、買社保,不買不行,就不給辦理退休,交了十多萬元買了。開始退休的時候,一個月退休金只有一千多(元),現在是二千多,還要扣我們的醫保錢。」

社保局:一本糊塗帳 解釋權在當局

大紀元記者1月24日致電廣州市醫保局、社保局辦公電話,均無法接通。

隨後,記者又致電廣州市社保局的諮詢熱線,詢問相關情況。對方一名男子接聽了電話。

記者:醫保個人帳戶扣掉320元,依據是什麼?
男子:這個是按照廣東省的政策文件,廣州市出了一個新的通知文件《廣州市社會醫療保險規定》,廣州市人民政府令第193號(點擊看詳情),涉及到12月醫保調整的政策,包括退休人員的調整。個人帳戶的部分調整是根據粵府辦2021 56號文(點擊看詳情)。

記者:中央有個「鋼性」文件,3年左右的過渡期,廣州現在一刀切?
男子:省裡2021年已經出了,我們2022年底才出的,省裡應該是按照中央的文件出文的,但是我們廣州市不知道這些事情,我們只是按照省裡的文件,一級級這樣出的文件。

記者:醫保帳戶裡的錢是不是個人的?
男子:是屬於個人帳戶的錢。

記者:政府有權利直接扣掉私人的財產嗎?
男子:不是扣掉,這些文件都是政府各部門通過的。

記者:沒有經過本人同意,就動用個人帳戶的錢,是不是違法?
男子:不是扣掉,只是說,12月開始,降低了每個月劃撥到個人帳戶裡的比例,門診等相應的報銷比例有所提高。

記者:不經過本人同意,也沒有告知本人就扣錢,是不是侵占個人財產?
男子:退休人員如有訴求,我可以登記,反饋給有關部門進行處理。

記者:大家都去信訪維權?
男子:信訪就超出我這裡的工作範圍了。提供下當事人的身分證。

記者:沒經本人同意,政府就把個人帳戶的錢拿出來共濟?
男子:個人醫保帳戶是職工醫保基金的一部分,由參保人按照規定使用,在職的時候,醫保的錢已經返還給您了,退休後,是由醫保基金提供的嘛。

記者:醫保基金的錢是從哪來的?
男子:我解答不了這個問題,醫保基金是由國家撥付了。

公開資料顯示,醫療保險基金是由醫療保險經辦機構向單位和個人籌集,用於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的專項基金。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中共清零防疫 「不得外鎖門隔離」說辭挨轟
清零防疫阻礙物流 阿里巴巴雙11銷售受拖累
清零防疫折騰 在滬台灣人急售房產求去
習未滿隔離期即見外賓 專家析清零防疫實質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習最新講話洩密:中共科技陷絕境
【新聞看點】胡鑫宇案疑點重重 官方強壓輿論
【晚間新聞】中國多少胡鑫宇?十餘青少年近日失蹤
【全球新聞】美上空驚現疑似中共偵查氣球
【十字路口】擺平大案 中共精緻維穩反露馬腳
【菁英論壇】瘟神有眼塑造歷史 翻天覆地衝擊社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