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人民幣歐元等無法撼動美元王者地位

人氣 6273

【大紀元2023年01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夏雨綜合報導)最近發生的幾起地緣政治事件引發一個持久的問題,即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王者地位是否面臨風險。彭博社刊文說,美元霸主地位沒有絲毫風險。如果有的話,事態發展只是為了進一步強調為什麼王者美元(King Dollar)會一直坐在寶座上。

文章表示,最近的挑戰者是一種假定的南美通用貨幣,暫定名稱為Sur(南)。這是一個自1980年代以來一直存在的想法,如果這種貨幣成為現實,它將被用來促進巴西和阿根廷之間的貿易(儘管它們會保留各自的貨幣)。如果它成功地平息流動性差、當地貨幣的波動問題,其它南美國家可能會被吸引加入。但是目前已經有一種貨幣可以做到這一點——那就是美元。

美元仍然是全球貨幣,2萬億美元的紙幣中有一半在美國境外流通。在許多國家,日常零售使用美元取代當地貨幣。世界上大約40%的債務是以美元發行的。這種情況為美國提供了過分的特權,也賦予美元巨大的控制權。

這也意味著美國充當全球最後貸款人。全球近60%的貨幣儲備是美元,歐元以占據20%位居第二。接近90%的外匯交易涉及美元。美聯儲與友好央行之間的大量貨幣互換為全球疫情大流行刺激措施提供了支持。

彭博社文章說,儘管美元貿易加權實力最近下滑,但美元在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大部分時間裡走強並非巧合。最近的加密貨幣崩盤凸顯了與王者美元較量的難度。美國經濟及其債券和股票,已成為全球投資者在經濟低迷和繁榮時期的首選避風港,這種現象被稱為美元微笑(Dollar Smile)。

「美元微笑理論」由前摩根士丹利貨幣策略分析師Stephen Jen提出,即美元在經濟不景氣和繁榮時都會走強。一種情境是,美國經濟繁榮推動美元升值。例如2014年前後,美國經濟強勁,美元便逐漸展露微笑。另一種情境是,避險情緒推動美元升值。例如2022年全球經濟遭遇俄烏衝突這一意外衝擊時。

文章說,另一個說法是中國和沙特阿拉伯以非美元交易烴(Hydrocarbon,又稱碳氫化合物)的舉動構成對美元地位的更大威脅。沙特已取代俄羅斯成為北京最大的原油來源。僅在去年12月,中國就購買了3.5億桶原油,其中15%來自沙特。

人民幣國際化、人民幣結算和數字人民幣一直是中共力推的、擴大全球影響力的工具,「有序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已被寫進中共二十大文件之中。北京去美元化舉措,不僅是由中央政府實施,一些舉措也由地方政府和地方金融機構來實施。在習近平訪問沙特期間,他的一個目的是想達成「石油人民幣」協議,但未能如願。

以美元定價石油可以追溯到1974年,作為對美國的軍事和政治保護以及購買其石油的回報,沙特同意以美元為石油定價,並以國債的形式持有部分儲備,其它石油出口國也紛紛效仿。

彭博社文章說,古老的易貨貿易適用於中國與俄羅斯,甚至伊朗的貿易。但沙特不太可能對中國產品或人民幣有太大提振用處,因為它向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出口的原油每年價值相當於500億美元。以歐元開具發票可能會解決部分問題,但也存在局限性。沙特需要收回其持有的貨幣;美國國債不僅收益率高於中國或歐洲主權債券,而且還受益於可能是地球上流動性最強的證券。

如果競爭對手的石油貨幣出現,美國的貨幣主導地位將被削弱。但是,全球絕大多數碳氫化合物貿易都以美元計價,並將繼續如此,這是有充分理由的。石油輸出國組織(現在俄羅斯部分加入)無法控制原油價格或供應,它沒有建立競爭貨幣的能力。

專家們也指出,沙特使用人民幣並不能促使對中國的石油出口增加,使用美元也不會讓石油出口減少。是中國需要沙特石油進口,而不是沙特阿拉伯需要人民幣。

彭博社文章說,貨幣擁有明顯優勢體現在熟悉度和規模上。其中規模很重要:大約40%的全球貿易以美元計價,是美國在全球貿易中所占份額的四倍。美元占SWIFT網絡銀行間交易量的42%,人民幣的份額為2%。歐元占36%,雖然令人印象深刻,但這主要是歐盟20個成員國之間的歐元區內部業務。歐元在全球貿易中的份額較為溫和,為16%。在各自的國內影響區之外,美元的任何替代品根本沒有吸引力。

除非印度、中國、日本和韓國等亞洲主要大國決定創造一種新貨幣,否則美元仍將是世界的首選貨幣。

責任編輯:葉紫微 #

相關新聞
從藍領轉向專業類 今年最有前景的三種副業
歐盟官員:將與美一起 禁止北京獲最高端芯片
治安差、物價高 紐約市遊客數量仍比疫情前少
摩根大通CEO : 美國經濟仍有可能硬著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