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軍濤:中共特務五花八門 世界之最(2)

人氣 3479

【大紀元2023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奕採訪報導)今年5月,美國司法部抓捕兩名中共代理人——加州華人陳軍(John Chen)和林峰(Feng Lin)。外界好奇:中共在海外安排了多少特務和代理人?他們又是如何執行中共特殊任務的?

「中共的特務活動遠比我們想的要長遠。特務活動非常多,而且是五花八門,全世界之最。」王軍濤說。

圖為王軍濤。(林樂予/大紀元)

王軍濤畢業於北京大學,因六四事件,自1994年流亡美國。後獲哈佛大學公共管理專業碩士、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現居紐約,任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王軍濤的父親曾出任中共國防大學政治學院院務部政委。

多年來,王軍濤和中共海外特務有各種接觸。近日,王軍濤接受大紀元專訪,講述了他對中共特務活動的了解。

上接:專訪王軍濤:中共特務五花八門 世界之最(1)

中共2008年在紐約法拉盛煽動僑領和親共華人攻擊法輪功事件是如何落幕的?

王軍濤認為,這源於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的時任總領事彭克玉的一個電話錄音曝光。2008年5月,彭克玉在電話中承認,他煽動了在法拉盛對法輪功團體的攻擊。

以下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員提供的部分錄音內容:

調查員:「你們這次在這個法拉盛跟這個法輪功作鬥爭,搞得很轟動啊。」

彭克玉:「對。上前天我也去現場了。我們必須很小心,要不然會被人家說你是總領館在背後鼓動啊……因為我在現場,大家都群情激奮,第一次,他們不是法輪功來了嘛,幾百人就把法輪功給圍了。圍了以後,兩邊就開始搶,搶呢,最後警察呢把法輪功勸走了。第二天也同樣,就更厲害了。然後連續昨天,前天,這已經四五天了。」
……
彭克玉:「我和他們(中共暴徒)保持良好的關係……但是呢我們是暗地裡對他們就是有種鼓勵!……。」「有的跟法輪功鬥完了過來,我就一一跟他們握手,感謝他們。」「我都把車都開到離那個地方很遠,不能讓他們看見,這東西這是我要小心的。」
以下是「追查國際」調查員和彭克玉的電話錄音原音:

王軍濤表示,電話錄音公布後,「這個領事不能再在領館所在國去做這些事情,(因為)這是嚴重違背國際領事的公約。中國(中共)大陸,就讓領館那邊撤火。」

「這一撤火,他們(僑團)那邊就成了沒娘的孩子了,一下子就散掉了。這個錄音公布了之後,一下子對方就沒勁了。」

海外僑領為什麼幫共產黨做事

王軍濤說,「福建僑團的主席請我吃飯,我不能說他名字。後來,他就跟我講:王先生,你們北京知識分子哪裡知道共產黨有多壞?我們底層人才知道共產黨有多壞。」

王軍濤很吃驚:「那你幹嘛還要幫共產黨?」

對方說:「我們進出美國,拿的是共產黨的證件。」「我們不過在街上罵罵你,你知道(如果)有一天你們能把共產黨推翻,你看我們怎麼對付他們的幹部。那是血海深仇。」

王軍濤表示,中共利用身分證等證件拿捏海外僑領。

「就是共產黨給的護照蓋的那個章。多數華人跟他合作不就是為這個嗎?」

「為什麼群眾路線和人民戰爭有用呢?就是因為它(中共)手裡掌握的資源。」

「你到美國來,你要有個中國護照,開出什麼無犯罪記錄,還有你的資產清白證明,都是共產黨蓋章,美國人認。」

「所以,這些人,共產黨讓他們做(事),他們不能不做。他們這些人就是經常進出美國,進出中國大陸。」

「共產黨刁難……你幫它(中共)幹一件事,它給你開個綠燈,你不就有很多方便嗎?」

「假如你沒有美國國籍的話,你不是還得要共產黨的一個證件嗎?所以說,多數人被拿死在這兒。」王軍濤說。

很多人表面反共 實際給中共幹特務工作

王軍濤表示,很多表面上反共的人,實際上,給中共做特務做的工作。

王軍濤表示,一天,一個「老反共的」記者輾轉找到他。

對方說:「我別的話不說,北京想知道你在哪兒。」

「我在家呀。」

「你真在家?」

「真在家。騙你幹什麼,就這麼一個事兒。」

王軍濤說,「他本人(老反共的記者)在這沒什麼,他弟弟在紐約非常有實力的一個人。」

「他只是做特務工作的人,(但不是專業特務,)他是一個非常反共雜誌的老記者。」

「共產黨的大外宣根本就不是用什麼《人民日報》、新華社、《僑報》,還有什麼中央四台那些。它(中共)知道沒人信那個東西,沒人看那個東西。」

「它(中共)就是用的這些,就是在美國這種icon式的,指標式的反共人物,或者是這些人物來幫他做工作,這種表面上反共,可是還是在給中共做事。他們好多人是。」王軍濤說。

反共記者替北京做事

王軍濤說,「他(反共記者)也不認為他替北京(做事)。不就是北京想知道我在哪兒,他並不清楚北京為什麼想知道我在哪兒。

「他們(中共)知道比如在『小台北』那個餐館裡頭,有一個重要的一個會議。你要沒去那吃,他(中共)就覺得你不在裡頭。

「他這個人的任務,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在)那『小台北』吃飯。

「如果共產黨一定要來監視我,最好是(派)我的朋友。

「我可以控制他(這個朋友)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我要是把這些人都舉報了,把這些人都處理了之後,他(中共)派個人我不知道,那才危險。

「而且最危險是什麼呢?弄個人,這個人實際上(我)接觸不到,(他)在瞎編。他為了利益在瞎編,搞得你很不方便嘛。不知道(編什麼),睡不著覺的。

「這時候,你就最好讓他99%都知道,1%別讓他知道。所以,時間長了,而且我覺得他們跟我接觸時間長了,都會被我給教育過了。

「其實呢,我對這些特務也沒什麼信心。

「將來你有機會接觸中共記者,一般一個新聞單位有兩個記者——一個記者是特務,一個記者是記者,你就看如果發文章的就是記者;不發文章的就是特務,就藉著記者名義,(但是)安全部的特務。」

「你就回去查。如果沒有什麼文章的,他就是特務。」王軍濤說。

一本書作者的死亡

王軍濤說,「共產黨的手段很多……共產黨派人盯著你呢,就是怕你做什麼事,告訴你:你在我們的監視之下;還有不讓別人接觸你,告訴他們:誰接觸你,誰倒楣。」

「共產黨真想知道你幹什麼,你根本就不知道。」

王軍濤透露,一本書的作者曾在接到一個威脅電話後車禍死亡。

「要發(表)《XX》故事的人當時接到的電話說,你要是發這本書,你就得要改名、搬家、換電話。他後來在泰國出車禍死了。那(個電話)就是威脅啊。」

「但是,威脅他的人也是一個常年從事反共的記者,帶話過來。」(編註:大紀元無法獨立證實這起事件的真實性。)

「但是我知道,這個記者並不知道這個話是別人讓他傳這個話。他只是聽到了這個話,就轉述給他(書作者),因為他替這個朋友擔心嘛。人家講一個故事,他就趕緊轉述。」

「但是,共產黨用這個方式完成了一次特務活動。」王軍濤說。◇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張曉明被免政協副祕書長 前港澳辦主任徹底涼?
王友群:趙安吉離奇之死的九大疑點
危機四伏下中共兩會將開 諸多疑點引關注
【菁英論壇】恐懼壓倒一切 兩會前官心大亂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經典鱷魚Polo衫 6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