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鼓動宣誓「捐器官」學生成器官供體?

人氣 8484

【大紀元2023年02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胡鑫宇疑案引發外界對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關注。有跡象表明,除司法系統外,中共教育系統深度參與了器官移植,大中學生或成為中共器官捐獻或強摘的新的受害群體。

近日,有網友晒出了一張截圖,顯示由教育部和衛生部器官移植重點實驗室、國際獅子學會眼庫、中國器官捐獻及分配聯盟醫院等聯合主辦的「中國首屆國際標準器官捐獻及分流系統聯席會議」於2007年1月20日-22日在廣州召開,來自全國各地從事器官移植的臨床醫生、相關的法律工作者和倫理學研究人員等約200人參加了會議。​​​

記者通過知網文獻查證了此消息屬實。2005年,中共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區衛生高層會議上首次承認中國的器官來源於死囚。此後又宣稱,開始建立中國的公民器官捐獻體系。

由教育部和衛生部器官移植重點實驗室等聯合主辦中國首屆國際標準器官捐獻及分流系統聯席會議。(網頁截圖)

2010年1月,《器官移植》創刊,由中共教育部主管、中山大學主辦、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承辦的器官移植專業學術期刊,面向中國國內外公開發行。

據知網文獻,中共教育系統早已在研究大學生對器官捐獻的態度。如,2013年北京中醫藥大學二篇關於大學生對器官捐獻態度的研究認為,大學生是社會價值觀念中具有超前性和先導性的積極群體。可通過教育提高大學生對器官捐獻的的認知、媒體宣傳、提供詳細系統的器官捐獻信息等來提高大學生器官捐獻的意願。

大紀元稍早獲得的一份錄音顯示,中共高校對學生進行信息化管理系統,即採取大數據管理模式,採集學生學習、消費、宗教信仰、請假等各方面的信息,同時實時監控學生的動態。

信息化培訓人員說,「每一個學生在收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掃描二維碼進了我們的迎新系統,通過迎新系統,採集他的各種各樣的數據。」

據教育部公布的數據,2020年中國在校大學生規模超3599萬。2022年,全國大學生畢業人數首次突破1000萬。也就是說,10年累計的體檢信息數量可達1億人次。如果加上其它院校這個數字就更加龐大,教育部統計,截至2022年9月,全國共有各級各類學歷教育在校生2.91億人。

原大陸高校輔導員裴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大學新生肯定要體檢,表格數據直接交到校醫,校醫會交給醫院,因為醫院安排一些工作人員過來。 大數據確實是把人的信息都收集起來了,有的人就會不安全。「中學也都體檢的,從二零零幾年開始都在抽血。」

疫情期間,裴女士曾經收到「關於規範死亡學生信息統計上報」的通知及「死亡學生登記表」。她了解到,每個大學裡都有設心理干預,因為會有學生自殺,每年學校裡如果死二三個,一兩個人(學生),上面不會追究領導責任。

據教育部數據,截至2022年5月31日,全國高等學校共計3013。中國大學生死亡數據統計也是敏感資料。

裴女士介紹,除了自殺需要上報外,比如2015-2018年,校園貸導致很多學生被騙(裴女士所在學校有一百多人),從幾千塊錢滾到十幾萬甚至幾十萬,嚴重的學校就會勸他休學,去打工還款,這種學生幾乎不可能再復學。接下來這個人去哪裡?不知道。學生只要離開學校就不歸學校負責了。

「胡鑫宇這個孩子的照片,還有各方面,他並不具備一個抑鬱症傾向的狀態。 包括他自己寫的動漫裡面的台詞,純粹就是個台詞玩而已,現在報導就為了讓他有自殺傾向。」她說。

裴女士認為,像胡鑫宇是在地市級上的中學,越到地方上黑社會化越大、越厲害,越是這樣的環境,這種事情就會很多。省會城市的學校管理嚴格,但是他會不會跟底下的合作呢?很有可能。就像大醫院做器官摘除會跟郊區醫院的合作是一樣的。

教育部為何捲入器官移植?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在接受大經元採訪時分析表示,教育部會捲入中國的器官移植,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有相當多的器官移植的醫院是教育部所屬的這些大學醫學院的附屬醫院,這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中國因為捐獻器官要建數據庫,在社會上就比較困難,但是學校就比較容易動員。

「因為學校人員集中,而且都是年輕的,大部分還沒有染上社會上的陋習,像吸毒、艾滋病這種。因為集體生活,所以它(中共)可能會鼓勵在學生當中去捐獻,搞這方面的宣傳。在學校裡面整齊劃一,比較容易去動員,所以教育部就捲進去了。」他說。

橫河指出,問題在什麼地方呢?是中國的這個器官移植行業發展的速度太快,到了一個無法控制的程度了,還在拚命地擴張。而在中國是沒有法治的,當局是鼓勵器官移植的,因為這對官員、特別是退休的或者年紀大的官員是有好處的,他們可以優先得到器官。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自願不自願,其實都是處於危險之中。當它這個(器官)需求達不到滿足的時候,這種擴張的趨勢,很多人就會從良心犯的器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就擴展到社會當中,為了滿足某些人的要求。」

橫河介紹,其實國內也有人看到這點,像媒體人宋祖德就主張在中國除了親屬捐獻以外,整個器官捐獻全部應該是禁止的。就是因為只要有利益在,就一定會越出規定範圍。況且,中國到現在對於器官移植不立法,就是要留下黑洞。

中共蠱惑學生「自願捐獻器官」 分析:或把命簽出去了

近期,中共官媒高調報導了一名高校學生器官捐獻案例。廣西醫科大學的大四學生易海欣,2022年12月24日突然昏迷送醫,於2023年1月4日宣布腦死亡。悲痛之中的父母決定捐獻女兒的器官。1月6日上午,她被送入該校第二附屬醫院手術室摘除了心臟、肺臟、肝臟和2個腎臟。

在「遺體」告別後,易海欣被拔下呼吸機,仍有心跳。從重症醫學病區到移植科手術室的這段路並不長,身著綠色手術服的外科醫生直接把她的移動病床拉到了手術室。

中新網報導稱,易海欣是廣西貴港人,從小家庭條件困難。多家媒體報導均沒有提及她的病情及搶救情況。後續陸媒報導稱其「平時身體健康,沒有什麼基礎病」,突然暈倒有可能和醫學生「平時學習壓力比較大,經常熬夜」有關。

關於中共宣傳公民自願捐獻,橫河分析認為,中共自從有了一個所謂志願捐獻和分配系統以後,它會用這種方式來跟家屬討價還價,免掉很多醫藥費,讓家屬同意把器官捐獻。這種已經不是屬於捐獻範圍的,是在被金錢或者是經濟的壓力下被迫做的,就跟死囚自己簽署捐獻條約是一樣的,因為他沒有自由,也不屬於真正的自願捐獻。

此外,如果在學校裡面去發動這種大規模的宣傳活動,會形成一種Peer pressure,就是同學中的壓力,就帶有很不自願的形式存在了。很多人並不是自願的,而是迫於周圍的壓力、學校的壓力而不得不簽,所以說這種他就不是屬於真正自願的。如果是在工廠裡面,門口設一個桌子,讓大家自己去填一個表,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學校裡面發起一個運動就完全不一樣了。

陸媒報導,2020年12月5日上午,江西省建成大型遺體器官捐獻者紀念園,數十名青年在墓園集體宣誓,自願捐獻遺體器官,南昌大學醫學部學生代表朗誦詩歌。

類似的陵園不止一家,已經遍布全國。如,2010年6月12日,河南福壽園「紅十字紀念苑」落成。2020年12月15日上午,宣城市遺體器官捐獻者紀念碑落成,「紀念碑右側鐫刻著2009年以來宣城市已實現捐獻160位逝者的名字。」

2021年11月25日,在岳陽市平江縣中心陵園,湖南省首個縣級人體器官(遺體)捐獻者紀念碑落成。彼時,「平江已有1488人完成了遺體器官捐獻報名,並有18人實現了捐獻成功」。

2022年 8月10日,吉林省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紀念園落成儀式在長春福山壽明園內舉行。

2022年11月22日上午,浙江溫州蒼南縣人體器官遺體捐獻紀念園落成儀式暨人體器官捐獻志願登記宣傳活動舉行。

……

橫河說,「你只要簽了願意捐獻, 那麼當你發生事故的時候,就不需要再去簽第二次。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因為這個捐獻是不透明的。 所以大部分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糊裡糊塗地簽,就把自己的命給簽出去了,就有這種可能性。 」◇

接下文:《中共鼓動學生捐器官 分析:黑手伸向全社會》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被中共鐵拳砸醒 昔日粉紅退黨反共(上)
四川宜賓訪民討公道 遭監控威脅
維權人士張海出獄 被禁止在武漢停留
中共非法長臂管轄 留學生及家人成受害群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