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村鎮銀行大額儲戶放飛條幅維權

人氣 8189

【大紀元2023年03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夏松、顧曉華採訪報導)河南村鎮銀行爆雷以來,儲戶多次維權。中共一邊打壓,一邊分批墊付,試圖平息事端。然而,一千多名50萬以上線下大額儲戶,至今未獲分文兌付,涉及一百三十多億元。

大額儲戶投訴無門之下,近日在鄭州放飛氣球、條幅,痛斥當局非法凍結存款。有儲戶控訴,硅谷銀行破產,美國總統三天內宣布兌付儲戶存款,中國儲戶被逼報警,卻無人立案。

線下大額儲戶投訴無門 放氣球條幅維權

浙江儲戶王先生(化名)今天(15日)告訴大紀元,銀聯卡一分錢都不讓取,儲戶們無數次打110報警,無濟於事。現在維權都不行,如果去北京,就會被直接從車上拽下來。

他說:「非法凍結存款一年了。我們幾千人打了幾千幾萬通110報警電話,警察不立案也不查案,也不回覆我們。他們害怕儲戶報警,因為警察沒法查案,這是典型的行政干預司法,領導一句話,直接把這幾千人的存款凍結了。」

王先生說,儲戶看不到希望,「如果儲戶違法了,就拿出證據來。儲戶合法,就讓取存款。這麼多人已經家破人亡,無數條生命已經死掉了,不讓取存款,人怎麼活?」

江蘇南京儲戶李女士也告訴大紀元:「有的儲戶想不開要自殺,跳河的、割腕的都有,天底下最大的冤屈被我們碰到了。」

3月12日,走投無路的儲戶在鄭州放氣球、條幅抗議。

王先生提供的圖片顯示,鄭州萬達廣場上空的條幅寫著:「銀聯卡全球可取 為啥河南不給取」;鄭州黃河大堤上空的條幅寫著:「河南政府欺上瞞下非法凍結存款」。

(受訪者提供)

對比硅谷銀行 儲戶:美國三天出方案保護儲戶

王先生說,「我們極其氣憤,美國硅谷銀行(倒閉),三天之內,總統就承諾給錢了,全額兌付老百姓存款。我們一年了,拖來拖去,也不讓任何國內媒體報導,凍結我們幾千人上百億存款,讓全國老百姓都覺得我們的錢早兌付了,實際根本沒有。用欺騙和壓制處理事情,不是開誠布公解決問題。」

他提供給記者一份表格,上面對比了硅谷銀行與河南村鎮銀行爆雷後,政府的不同態度與儲戶的不同處境。

表格顯示,美國硅谷銀行3月10日爆雷,涉及存款金額1.2萬億美元(更正:存款總額為1,755億美元,約1.2萬億人民幣),儲戶不會被賦紅碼,無需維權。美國3月13日發公告,納稅人不承擔任何損失,儲戶可支取存款,人身自由。

與此形成對比,河南村鎮銀行2022年4月18日爆雷,涉及存款金額四百多億人民幣,多次維權、被賦紅碼,遭遇人肉跟蹤、汽車定位追蹤器……至今仍有一百多億存款無兌付期限,非法凍結。儲戶打110,警方不受理。

李女士說:「天壤之別呀,都是儲戶,結果得到的待遇完全不一樣。」

(受訪者提供)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對大紀元表示,這個表格顯示了美國及中共兩個政權對於關係民生大事處理方式上的差別。

他說:「從中可以看到,中共不解決問題,卻想要通過賦紅碼,解決金融爆雷的受害者。美國政府則是儘力在為民眾著想而在危機出現後『救火』。」

王先生感嘆:「美國是在解決問題,而中國(中共)是在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我們現在被逼得沒有辦法,走投無路。」

線下大額客戶:兌付遙遙無期

陸媒財新網1月10日在一篇題為「河南村鎮銀行兌付三方平台客戶 線下大額客戶兌付期限未明」的報導中說,臨近年關,持有一類戶的線下銀行卡儲戶未能安全取回本金。這類客戶大約有一千多戶,金額合計130億元左右。

報導說,這讓不能取款的一類戶的銀行卡客戶越發焦慮。「三方平台存入的產品都可兌付了,線下開戶的銀行卡存款竟然還不行,這是否合法?」多位一類戶銀行卡儲戶對此質疑。

一類戶是指在銀行線下櫃面開設的全功能帳戶,可以辦理銀行所有業務,包括存取款、轉帳、消費繳費、購買投資理財產品等,一類帳戶的使用範圍、使用金額不受限制。

二類戶與一類帳戶最大的區別是不能存取現金、不能向非綁定帳戶轉帳,消費支付和繳費也有限額,單日最高不超過1萬元,但購買理財產品額度不限。

王先生說,兌付的都是第三方平台的儲戶,就是在京東、杜小滿購買存款產品的儲戶,也兌付了河南本省的銀聯卡的儲戶。「對於我們這些不太方便去河南的外省的銀聯卡儲戶,現在沒有任何說法。」

大額客戶被認定涉嫌非法集資

李女士說:「現在直接認定我們涉嫌非法集資,可這是個人帳戶存錢到個人帳戶的行為,法律條文都沒說,這是非法集資。就是不給錢,然後給儲戶扣個帽子。」

王先生在河南村鎮銀行存了約五六百萬,「都是合法合規正常的錢,如果我們的錢不乾淨或者有問題,我們也不會這麼去光明正大找警察,要求他們立即查非法凍結存款的犯罪分子。」

他說:「我們都是去當地的銀行網點開了銀行卡,然後從自己的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帳戶)等,通過央行的網頁系統,轉帳到了村鎮銀行自己的個人帳戶。」

去年七八月份,河南連發七個公告,第一個公告拋出「帳外業務」的說法,引發了評論人士關注。

據陸媒第一財經報導,河南監管部門稱,此次相關資金劃定為「帳外業務」,不是按照資金是否進入村鎮銀行來判斷,而是按照資金是否被銀行真實統計,並報送監管系統進行區分。

自由亞洲電台去年7月表示,有專家質疑,轉帳的指令,首先要經中央系統核實帳戶的真實性,收款帳戶必須真實存在,且在央行系統可以查到,可結算,無瑕疵。如果是「帳外業務」,銀行系統無法轉帳。

李女士說:「我們的錢通過人民銀行的網銀大額轉帳系統,轉到我們存的銀行(村鎮銀行)。如果是帳外業務,等於我們通過人民銀行轉的錢,人民銀行給我們轉沒了。」

她查詢了自己的資金流向後發現,轉出行的通過南京銀行結算,南京銀行回覆她,資金全部清算到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了。

儲戶:打拚多年 全部積蓄打水漂

李女士多年做生意攢了兩百多萬。疫情封城後,店開不下去了,她把原本存在郵政銀行的錢,全部轉存到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因為是短期存款,她沒和丈夫打招呼。

「店開不下去,我就把錢攢到一起,準備去大城市,然後買個房子給小孩上學用。」她說,「過去十幾二十年都在忙事業,最近一兩年疫情,去世的人比較多,也看透了,所以想著好好培養小孩,想安穩地好好過日子,沒想到遭遇了這個。」

去年4月18日,河南4家村鎮銀行幾乎同一時間無預警關閉線上取款和轉帳渠道。李女士隨後加入儲戶微信群,以便了解銀行、監管部門的說法。

去年5月、6月,當局為防止儲戶去鄭州維權,兩次給儲戶賦紅碼。她說:「連續被兩次賦了紅碼,我有點氣憤。7月份,有儲戶說一起去(鄭州),小孩子剛好放暑假,我也有空,7月10號我就去了。」

鄭州之行,給她留下深刻印象。儲戶們去了人民銀行,她在人行的玻璃門裡,看到幾個女子帶著幾個三、四歲的小寶寶。

她說,就在大家討論時,人群忽然都往裡擠,「我們就很害怕,大家手挽著手。我很害怕後面的小孩(被擠壞),女孩子抱著小孩坐在地上,我怕大家擠啊擠,把小孩擠窒息,我也被擠得快窒息了。」

李女士說,就在這時,很多黑衣人衝上來,有一個人在指揮,「只要稍微多說一句話,他就踢你,我們不敢出任何聲音。他就一個個把人弄到車上。你要稍微走慢一點,他一腳就踹過來。」

據她所知,7月10日之後,沒有了大的維權,但儲戶抗爭依然不斷。她在儲戶群裡看到,10月2日,11月20日,12月份,1月1日,都有儲戶前往河南。

李女士也坐不住了,「河南那邊不跟我們溝通,我們只能去找河南的上級領導。但我到了北京的車站,就被駐京辦攔下來了。」

她無奈地說,「通過各種途徑要吧,自己全部的存款,全部的身家呀。」◇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大陸多家銀行暫停無卡取款業務 引關注
中國隱性城投債違約突顯地方財政脆弱
【菁英論壇】中國人口下降 社會面臨震盪
危害公共安全 小米汽車在學校附近路測被投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