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仍在解決肖建華留下的「冰山」

人氣 8650

【大紀元2023年04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被指是權貴白手套明天系(明天控股)掌門人肖建華案已落幕,習近平當局對其資產進行「化解金融風險」的處置仍在進行中。官方近日合11家險企與深圳國企之力設339億元基金,依靠市場機構救助明天系華夏人壽。與此同時,當局對於金融界的清洗仍在持續。

專家認為,習近平處置明天系資產,並沒有觸及幕後的舊權貴,只是把財富轉移到新的權貴手裡。而中共的權貴會繼續利用下一個「肖建華」。

「搶救」華夏人壽出動12家國企 專家:保住幕後權貴利益

大陸財新網4月24日報導,4月20日,11家險企與深圳國企共設339億元基金——「九州啟航(北京)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夥)」的企業註冊成立,註冊資本高達339.01億元,登記於北京市西城區。其經營範圍是以私募基金從事股權投資、投資管理、資產管理等活動。

九州啟航共有12家公司合夥持有,包括11家保險公司:中國人壽、太平人壽、太平洋人壽、工銀安盛人壽、人保壽險、建信人壽、中銀三星人壽、農銀人壽、中郵人壽、交銀人壽、招商局仁和人壽。第12家股東名為「深圳市深基啟航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由深圳地方國資和國壽共同設立。

中共銀保監會2月曾透露,已批准保險保障基金公司和其他投資人共同籌建瑞眾人壽保險公司,全面承接華夏人壽。

財新報導稱,九州啟航基金的成立,或與明天系華夏人壽的風險處置有關。而明天系險企依靠市場機構參與救助,與此前在處置新華保險、中華聯合財險和安邦保險時主要依靠保險保障基金的模式有所不同。

華夏人壽是明天系旗下四家保險公司之一,與天安人壽和天安財險是明天系後期的主要融資平台,三家公司占款規模達千億元。而華夏人壽是業務規模和股東占款最大的一家。財新指,從官方動作看,華夏人壽「風險處置的困難程度可見一斑。」

在肖建華於2017年被北京祕密拘捕後,中共銀行和證券監管機構就開始拆除肖的龐大金融帝國。與肖和明天控股有關的公司被政府查封、出售或申請破產。首個主要目標包商銀行,於2020年申請破產,2020年11月23日獲批進入破產程序。

對於明天系九家被查封公司的資產進行清算和出售,監管機構在2020年曾表示接管將持續一年,但後來又延長一年至2022年7月,稱需進一步「化解金融風險」。四家保險公司中,2022年6月和7月,天安財險二度掛牌出售資產包,易安財險已進入破產重整,華夏人壽和天安人壽也均被託管組成員正式接手經營。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謝田教授29日對大紀元表示,總的來說,習近平實際上已經成功地消化了肖建華留下的這個「冰山」。當然,當局對肖建華資產的風險處置還存在困難,因為原來設立的保險處置保障基金也是有限的,而肖建華留下來的資產,超過幾千億,保障基金顯然不夠。

據財新報導,截至2023年2月末,中國保險保障基金餘額2038.33億元。

謝田表示,這次參與救助華夏人壽的這11家企業都是保險業的國企,再加一家國企,籌集了339億設基金來解決問題。這是一種有控制的市場化操作,保證要國企在主導,同時又借用社會的力量。

謝田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這樣用半市場機構來救助華夏人壽,對於當局而言,可能是比較好的處理辦法,至少它既可以保障中共權貴的利益,也能消除肖建華明天系後來遺留下來的問題。

「用國企的保險基金來設立這樣的基金來處理,它可以保證原來明天系背後的那些股東,中共高層各自的利益不會受到損害。」

肖建華財富從舊權貴轉到新權貴手中

作為金融資本集團明天控股的實際控制人,肖建華被認為是中共多個派系權貴斂財和藏財「白手套」。《紐約時報》稱這些權貴包括習近平親屬和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肖建華也被指與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媒體分析,肖建華案與涉及中國資本市場的諸多富豪案一樣保密,原因與他可能掌握的敏感信息有關。

肖建華通過明日控股積累了巨額財富。這個金融服務集團多年來藉助關聯公司和空殼公司橫跨銀行、券商、保險/信託公司等版圖,同時還有上市公司和其它投資工具。但其公司所有權記錄顯示,肖本人直接持有的投資很少,許多關鍵股東是肖的親屬或夥伴。

據《新財富》統計,至2017年6月底,明天系控股、參股44家金融公司其控股、參股的金融機構資產規模高達3萬億。

在習近平開始大規模打擊腐敗,特別是針對政治敵手整肅金融界後,2017年初,肖建華被中共強力機構從香港祕密帶回內地。

加拿大媒體《環球新聞》曾引用消息說,在肖建華2017年失蹤之前,他的家人就開始將財富從香港轉移到加拿大,以便在北美建立商業運作。

2022年8月19日,因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背信運用受託財產罪、違法運用資金罪、單位行賄罪,明天控股被罰人民幣550.3億元,肖建華獲刑13年,罰金人民幣650萬元。

法院公告稱,明天控股、肖建華向社會公眾非法吸收資金共計人民幣3116億餘元。另外還擅自運用客戶資金及受託財產共計人民幣1486億餘元,違法運用資金共計人民幣1909億餘元,向國家工作人員行賄股份、房產、現金等財物,折合人民幣6.8億餘元。

謝田對大紀元表示,肖建華主要是曾慶紅和賈慶林的白手套。他是被輕判了。因為中共也知道,肖建華實際上就是替別人做的。但習近平也不想把那些權貴家族的情況公開出來,或者把他們徹底地打倒。所以現在通過新的基金來接管,就可以把財富從舊的權貴那裡轉移到新的權貴手裡。

習繼續清洗金融界 分析:有人坐等習的人出事

今年2月16日,香港上市的中國金融企業「華興資本」的創辦人包凡突然失蹤。《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包凡失蹤前幾個月,正在籌備將他的財富從中國大陸和香港轉移到新加坡。而華興資本總裁叢林數月前已被查。

謝田說,包凡發家時期經歷江澤民、曾慶紅時期,然後到胡溫時代,他肯定不是習近平這派的白手套,所以現在把他抓起來。

謝田表示,中共的權貴會繼續利用下一個「肖建華」,去作為白手套來繼續給他們服務。「但是中國經濟現在面臨困境,整個市場不太好,以後這種賺錢的機會,可能不是那麼多了,因為整體社會的資金和外來的投資都開始減少。」

中共正在搞黨國金融機構改革,包括組建中央金融委員會領導金融事務,同時組建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國務院裁撤銀保監會,組建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將證監會調整為國務院直屬機構等。

時事評論員鍾原4月29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政商勾結,使金融界關係變得更加錯綜複雜。未來中共新老權貴之間必然要爭奪利益。習近平設立金融委員會,就是一心想把財權抓在手裡。

中共中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今年2月23日發文談反腐,16次點名金融,8次提及央企,稱要「堅決查處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防止領導幹部成為利益集團和權勢團體的代言人、代理人,堅決防止政商勾連、資本向政治領域滲透」等等。

鍾原表示,習並未全盤控制金融體系。現在金融體系很多人應該還不是習的人,習在短時間內收攏足夠忠誠的專業人士並非易事,易綱等人留任說明了這一點。至於中紀委新一輪深度清洗,就是把一些認為不可靠的人清出去。但習的新班子懂行的人少,將來出問題的機率也更大。有些人或許就等著習的人出問題。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袁斌:有感於肖建華與王丹的命運異同
肖建華獲刑13年 明天控股被處創紀錄罰款
肖建華「立功」獲輕判 習以此警告誰?
【橫河觀點】肖建華判給誰看 與20大權鬥有關?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