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淄博燒烤」火爆背後

人氣 13841

【大紀元2023年05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顧曉華報導)大陸五一假期,淄博燒烤爆紅,背後原因引人關注。與此同時,4月份中國製造業又告收縮,這與個別服務行業生意火爆形成反差。類似淄博燒烤火爆的現象是曇花一現嗎?中國經濟的未來走向將如何?

淄博燒烤火爆是曇花一現?

「烤爐+小餅+小蔥蘸料」,山東淄博燒烤「三件套」火爆全網。美團的數據顯示,五一假期首日,「北京南—淄博」火車票開售1分鐘即售罄,五一期間,淄博旅遊訂單(含酒店、景點門票)同比增長超2000%。在大眾點評方面,「淄博燒烤」近一週的搜索量同比上漲700%,筆記數上漲1400%……這是大陸官媒和自媒體近日紛紛轉述的信息。

淄博一燒烤店老闆(女)5月2日對大紀元表示:「現在還是本地的客人多,之前不翻台,現在是每天翻台(一桌接一桌的意思)」。她認為這個現象應該至少會持續到夏季。

當地的車先生則說,這事對老百姓來說就是消費,沒有什麼收益,也是不能長久的。

「你在哪裡都可以吃燒烤,在這就是湊熱鬧。和別的地方燒烤沒什麼不一樣。我們淄博城市比二線城市還差一點。這個拉不動經濟,也許今年是最好的,未來不會像今年這樣好了。這個現象不會持續多久的,中國人就是5分鐘熱度,過後就厭倦了,只是玩玩,順便吃燒烤。」

車先生認為,可能旅遊業能拉動一點,但「五一」過了就不行了。

大陸五一假期,淄博燒烤爆紅。(視頻截圖)

據陸媒報導,淄博這波燒烤熱潮,最初是年輕人打卡,然後在網絡上發酵。4月,從大學生到打工人都開始不遠萬裡坐著高鐵來到這座城市,只為一頓燒烤。

澎湃新聞發文說:「如何看待年輕人報復性旅遊?」

資深評論人蔡慎坤5月1日對大紀元分析說,淄博燒烤火爆其實是網紅經濟推動的結果,是年輕人所能承受的低端消費。「就是旺丁不旺財,撐死了人均不過百元,既談不上什麼報復性消費,也不可能提振淄博的整體經濟。」

蔡慎坤表示,淄博是傳統資源型城市,也是老工業城市,如果沒有實質性的資源跟進,不能讓這種網絡流量落地生根,燒烤神話肯定只是曇花一現。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1日對大紀元表示,淄博的燒烤價格特別便宜,大眾蜂湧而來,側面折射出中國社會的消費出現了集體性的自動降級。「之前大批量的人出國去那些高檔的消費場所進行狂歡的場景,幾乎看不到了。大眾集體性的消費不知不覺自動降級,集中反映在淄博(燒烤)這個問題上。」

燒烤熱潮背後的官方角色

中共治下的「中國特色」市場經濟,長期充斥著行政干預,這波燒烤熱潮背後的官方角色引人關注。

據陸媒報導,針對淄博燒烤火爆,淄博官方抓住流量機遇直接開通了一趟燒烤專列、定製21條「燒烤」公交專線,為市外高校在校大學生提供38處可半價入住的青年驛站,還有其它配套措施等。而山東其它地方政府也抓緊機會到淄博「攬客」。

蔡慎坤對大紀元說,「淄博現在的書記顯然也是一個網紅書記,擅長於抓住機會造勢,淄博燒烤是他力挺的一輪宣傳攻勢,配合高層挖掘潛力擴大消費的政策,所謂燒烤專列不過是一個噱頭。」

上月底的中共政治局會議指出,當前中國經濟「內生動力還不強,需求仍然不足,經濟轉型升級面臨新的阻力」,並再強調擴大需求。

唐靖遠認為,淄博燒烤現象背後,是疫情高峰導致大量的死亡和中共長年封鎖社區的大眾心理反彈,而官方則是想要拉動消費來拉動經濟。

他認為官方是在有意進行引導和炒作。「包括央視這些媒體機構,不斷翻炒淄博燒烤的熱度,營造經濟正在迅速地恢復、煙火氣還很旺盛的虛假的繁榮。但它並不是民生經濟真正得到了恢復。」

大陸五一假期,淄博燒烤爆紅。(視頻截圖)

大陸企業家東陽(化名)5月1日對大紀元表示,五一假期還沒結束,人們的消費能力還不能評判,而現在全國景點人滿為患,亂象頻出,這是人心失控的表現,令人憂慮。

「所有的商家都想賺最後一波錢,到處提價、漲價,吃飯漲價、住宿漲價、打車漲價,全部都漲價,就是報復性的、想賺最後一波錢的那種態勢出來了,人們的心已經極度瘋狂。甚至有些地區已經由政府出台文件去限價,到處都是政府說不許宰客、不許哄抬物價等等,說明其實投訴是非常多的,但是中共不會報導的。」

東陽認為,官方推高這波淄博燒烤火爆的宣傳,也有改寫對過去疫情的苦難記憶的導向性。「現在疫情已經又起來了,國內的民眾不太知道,官媒怎麼報,他們就怎麼相信,整個五一嗨起來以後,他們就把疫情基本上忘掉了,選擇性失憶,這是很可悲的一個事情。」

官方數據顯示,五一假期之前,中國已出現新冠病毒染疫人數大幅上升的趨勢。但大陸媒體不斷引用中共專家聲稱的「五一規模性疫情可能性小」「二次感染可能性不大」等等,要人們放心出遊。

個別服務業熾熱而製造業陷收縮 業內人士:人心已垮 經濟難恢復

據中國旅遊研究院的估算,今年整個五一黃金週,內地將有2.4億人次出遊,相當於2019年同期的104%,意味著超越疫前水平。

中共統計局近日公布了大陸4月份非製造業PMI指數為56.4,較3月份(58.2)低,但高於榮枯線。然而業績較好的可能只集中在個別服務業。據財新網4月29日報導,今年一季度電商代運營公司業績延續2022年下滑趨勢。截至4月28日晚,上市頭部電商代運營公司寶尊、麗人麗妝、壹網壹創、若羽臣陸續披露2022年財報或2023年一季報,收入利潤雙降成趨勢。

相比個別服務業的「興旺」,作為實體經濟基礎的製造業卻深陷收縮。

據中共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大陸4月份製造業PMI為49.2(低於50的榮枯分水線),較3月份的51.9下滑2.7個百分點,遠遜於市場預期。其中4月份製造業PMI跌幅最大的是「新訂單指數」,由53.6挫至48.8,下降多達4.8個百分點。「從業人員指數」則由49.7進一步降至48.8,反映製造業企業仍在緊縮人員。

香港《信報》5月2日的專欄文章提出質疑稱,「報復式消費帶動的需求只會惠及個別行業,而且未必能夠持續,恐屬曇花一現。」同時「4月份製造業PMI意外急跌至49.2,相隔3個月重陷收縮,抖音上充斥著工廠倒閉、青年失業等視頻,充滿揮不去的愁緒。」這突顯了中國經濟結構性問題。

文章認為,民眾「願花上數千元人民幣的小錢報復式旅遊,而他們對前景缺乏信心,不願作出大額資本開支(買車、買樓、結婚、生小孩)」,如此下去不能帶動經濟持續向好。

在大陸經營中小企業多年的東陽對大紀元表示,目前沒看到一點點經濟復甦的跡象。「訂單減少了。包括原來我們園區那些企業開工率不足,都是這樣。大家產能不足、訂單不足以後,就自然減少員工,壓縮生產規模。他們(員工)再就業怎麼辦?去哪裡找工作,這是個大問題,解決不了。」

東陽表示,經濟一旦垮塌以後,不是憑官方說兩句話,用幾個月或一兩年能恢復的。「(恢復)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人心垮了。」

實際上,中國各地方政府財政困難的情況也早已曝光。官方數據顯示,2022年全國廣義財政收入約為28.16萬億元,比上一年下滑6.3%;廣義財政支出37.12萬億元,比上一年增長3.1%;廣義財政支出超出收入8.96萬億元,這一數字甚至超過了疫情爆發的2020年,創歷史新高。

近期,繼貴州省公開稱無力消化地方債務、向中央求援後,雲南多個縣市也相繼發聲「喊窮」,有的地區的債務率高達991.01%。

責任編輯:方曉#

相關新聞
中國經濟三駕馬車失靈 難掩蓋地方財政泡沫
王赫:李強能打好製造業這張牌嗎?
大陸地方財政吃緊 內蒙古多地清退編外人員
廣交會外國訂單減少 中國製造業面臨困境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於狂热探險家  Fjallraven Kanken亞馬遜有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