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稱「推特殺手」的Threads平台陷入困境

人氣 1699

【大紀元2023年09月05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Benjamin Kew報導/秋生編譯)Meta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微博客平台Threads於今年7月推出,被譽為 Instagram的「推特殺手」,然而,現在似乎出現了陷入困境的跡象。

Threads最初的跡象非常令人鼓舞。該平台幾乎是推特(現名X)的翻版,在不到五天的時間裡,註冊人數就達到了驚人的1億。

《福布斯》資深撰稿人約翰‧科齊爾(John Koetsier)曾概述推特在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領導下如何發生「內爆」,並將Threads的「即時可信度」和「簡單性」作為替代選擇。

然而,從看似成功的發布到現在已經過去了近兩個月,扎克伯格想搶走推特風頭的願景可能只是一個白日夢。

就連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也在8月24日承認,該平台正在「苦苦掙扎」。

該媒體在8月中旬報導說,「據數字數據和分析公司Similarweb對Android用戶的分析估計,Threads Android應用程序的日活躍用戶在7月初達到了峰值4930萬,一個月後降至1030萬,降幅近80%。」

該報導稱,7月5日發布一週後,Threads的日活躍用戶達到峰值,約為2670萬,隨後逐漸下降,月底約為1350萬。

「一些在該平台向公眾開放之前就已經加入的名人,如詹妮弗‧洛佩茲(Jennifer Lopez,演員、舞蹈家和歌手)和湯姆‧布雷迪(Tom Brady,前美式橄欖球四分衛),在平台推出一週後就再也沒有發布過任何內容。在Threads上率先達到100萬粉絲的YouTube明星MrBeast,大約一個月前就停止了發帖。」

對於該平台令人失望的開局,保守派中最常見的一種說法是,推特終於接受了言論自由,而Threads則成了一個受到嚴格的內容審核和政治驅動的審查制度管理的平台。

阿盧姆‧博卡里(Allum Bokhari)是布賴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的資深技術記者,也是《被刪除:大科技公司抹殺運動顛覆民主之戰》(Deleted:Big Tech’s Battle to Erase a Movement and Subvert Democracy》一書的作者,他告訴《大紀元時報》,Threads的弱點在於無法吸引顛覆性內容。

博卡里解釋說,「Threads被吹捧為替代埃隆‧馬斯克的X的彬彬有禮的、政治正確的產品,可是,一旦你的平台以平淡無奇為賣點,你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用戶會對你感到厭倦。」

「X已經能夠更友好地對待邊緣性的、持不同政見的內容,這些內容在彬彬有禮的社會裡是被禁止的,這正是X用戶保持忠誠的原因。」

2023年7月31日,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智能手機屏幕上的X徽標。(Chris Delmas/AFP via Getty Images)

言論自由不是唯一的問題

然而,言論自由問題遠非唯一令人擔憂的問題。

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科技政策中心的研究助理傑克‧丹頓(Jake Denton)告訴《大紀元時報》,X正在提供新功能,而Threads提供的用戶體驗仍然令人失望。

他說,「雖然扎克伯格和Meta急切地誇耀Threads的早期註冊人數,但這種勢頭已經迅速消散,該平台似乎正在呈自由落體狀態,最令我震驚的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新平台的早期承諾與其登錄後令人沮喪的現實之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丹頓說,渴望新鮮體驗的用戶進入平台後發現,那裡「充斥著大型企業和消費品牌之間的互動」。他將該平台比作「社交媒體經理們的虛擬交流會」。

他說,「Meta確實需要一個奇跡來拯救這個平台,使其不再可有可無」,並預測,「如果扎克伯格不能找到一種方法,為該平台帶來有趣的內容(人們真正願意消費的內容),那麼Threads就會壽終正寢。」

並非所有人都對該公司的未來持悲觀態度。

自由在線基金會(Foundation for Freedom Online)執行董事邁克‧本茨(Mike Benz)提醒說,Threads可能正在等待X經歷危機,然後就有機可乘。

他對《大紀元時報》說,「Threads不需要像推特那樣優秀才能取代它,而只需要成為一個足夠接近的替代品……(因此)當推特出現不穩定並陷入危機時,Threads就能在那裡等著接住這一跤。危機可能來自幾個方面:經濟方面,譬如廣告商的抵制行動再次升級;法律方面,出現破產訴訟;監管方面,新的法規通過,如歐盟新的虛假信息法。」

本茨說,「Instagram有23億用戶,而推特只有4.5億用戶,在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經濟中,Threads擁有5倍的規模優勢,你不能低估或排除它,尤其是它有政府和機構的支持。」

他補充說,鑒於扎克伯格願意遵守拜登政府的要求,Threads可能會成為美國國家安全機構的首選應用程序,因此受益。

本茨說,「扎克伯格在2020年大選前和本屆政府任期內,在所有內容控制問題上都聽從拜登政府的命令,從而得到了很多支持。」

他說,「由於扎克伯格已被證明是五角大樓和國務院的可靠盟友,所以如果美國政府開始推動Threads,供由美國國家安全機構資助的持不同政見團體在海外組織革命或抵抗運動時使用,我不會感到驚訝。」他指的是2020年國務院曾推廣Telegram,以支持白俄羅斯未遂的顏色革命。

本茨說,「目前還很難預測……隨著2024年大選的臨近,或另一場大流行病的恐慌的到來,或其它危機,或高風險地緣政治事件的出現,Threads(對X)構成的威脅的真正本質將變得更加清晰。」

不過,也有人認為,Threads致力於審查政治邊緣人士的做法將對其長期生存造成致命影響。

其中包括前哈佛大學教授、美國行為研究與技術研究所高級研究心理學家羅伯特‧愛潑斯坦(Robert Epstein),他認為,扎克伯格最大的希望就是埃隆‧馬斯克破壞自己的公司。

愛潑斯坦說,「我不認為Threads有辦法在微博客領域超越Twitter/X。通過最大限度地減少審核(Facebook無法在Threads上做到這一點),推特正在吸引比以往更多的極端內容,而極端內容會吸引流量。我不認為Facebook能有辦法與之競爭。」

他繼續說道,「當然,馬斯克或他任命的人總有可能把X管理得很糟糕,以至於導致公司崩潰,也許扎克伯格正指望著這一點。」

然而,鑑於馬斯克成功創建公司的記錄,尤其是特斯拉(Tesla)和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這種可能性仍然微乎其微。

與此同時,扎克伯格仍然公開表示樂觀,堅稱他將在今年餘下的時間裡開發產品,並努力留住用戶。

他在7月底寫道,「我對Threads社區的發展非常樂觀。早期的增長速度驚人,而且更重要的是,現在每天都有數千萬人回來……遠超我們的預期。」

「今年下半年的工作重點是改善基礎和留住用戶。這需要時間來穩定,一旦我們做到了這一點,我們就會集中精力發展社區。我們已經多次使用這些玩法(FB、IG、Stories、Reel等),我相信Threads也會走在一條正確的道路上。」

原文:Zuckerberg’s ‘Twitter Killer’ App Struggles for Tract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推特發函給扎克伯格 威脅起訴Threads應用程序
馬斯克考慮與扎克伯格進行辯論賽 而非籠鬥
馬斯克:將在意大利與扎克伯格對決
「籠鬥」恐夭折 扎克伯格稱馬斯克不是認真的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Stanley 保溫杯亞馬遜有優惠 限時限色限14oz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