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高層唱反調 大陸學者揭基層社會經濟亂象

人氣 10613

【大紀元2024年02月17日訊】疑與中共高層要求「唱響經濟光明論」唱反調,陸媒發表大陸學者呂德文的文章,揭示中國基層的經濟和社會治理亂象。文章指,多數鄉鎮政府勉強保持運轉,有些村莊發不出薪水給村幹部,基層幹部為了應付上級不得不在多方面造假。

「雪貝財經」發表的武漢大學社會學院教授、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的《經濟的另一面的草根調查》一文,昨天(16日)在多家陸媒轉載。

呂德文長期從事田野調查,他透過調研與觀察感受,揭示當前中國基層社會的各種問題。

呂德文首先表示,經濟下行的影響是全方位的。工業園區的工廠普遍開工不足,有些工廠訂單不少,但利潤率下降。有公司全年人民幣7,000、8,000萬元的貨款,還有將近2,000萬沒有回款。而經濟下行的最重要影響是大家預期沒那麼高了。

呂德文說,他所調查的幾個鄉鎮,多數鄉鎮政府勉強保持運轉,但多數鄉鎮幹部績效打折或無法兌現。有些村莊的村幹部工資已發不出來。幾乎所有地方的發展項目都受到影響。「有一個鄉鎮,街道挖了,但資金沒法保證,停工了,過年期間道路坑坑窪窪,群眾怨聲載道。」

很多村幹部鬧辭職。調查一個村的四個村幹部,有一個村幹部辭職不幹,有兩個村幹部想辭職,還有一個村幹部,因為墊資做村級事務,上級又不兌現補貼,實在受不了就辭職出去打工了。調查一個村的村支書是富二代,已經下決心不幹了。

村級新增債務普遍,主要都是這幾年搞項目建設以及預算外的辦公經費導致的。這些債務具有隱蔽性,都在帳外運行。

文章說,基層政府是向上負責,不對實際負責。一個村書記說,工作做不好,指標要好看。

現在政府公共服務基本上都大量靠政府購買服務解決,職能部門不搞業務,推給基層和第三方搞。正式工作人員不搞業務,只服務領導和監督臨聘人員搞業務。大多數鄉鎮沒那麼多錢購買服務,就使勁壓榨村幹部,村幹部事實上也成了政府臨聘人員。

多數情況下,村裡根本就沒有能力完成上級工作,於是只能花錢消災,讓村級財政雪上加霜。比如縣裡搞所謂秀美鄉村建設,又沒有資金配套,要求垃圾桶統一藍色,村裡花了一萬多。前兩年中共公安部門推所謂「反詐」,村幹部根本沒辦法完成任務,有人發現可以網上買指標,裝軟件完成任務,開始一個裝了反詐軟件的號碼是5元,後來不斷上漲,8元,10元,最後到了15元。村裡花了一萬多元買指標完成任務。

前兩年拋荒整治,地方開始興起搞掛圖,領導下來一看,一目了然。但村幹部說,掛圖都是假的。哪怕第一年整治了,第二年肯定還是拋荒,因為農民根本就不可能去種。

呂德文說,上級各種折騰,搞得大家都沒時間服務群眾,然後又要逼著大家生搬硬套弄出服務項目來。「對上負責、運動治理以及高標準的工作機制已然形成」,村幹部所有時間精力都耗費其中。

文章還提到,中國各行各業都在脫實向虛,社會空轉是今日社會的最大危機。作者說,過年期間和中學同學聚會,他們來自各行各業,有公務員、醫生、老師、老闆、國企員工、農民工、媒體從業人員,都在一致吐槽搞形式主義,厭惡至極,卻又無可奈何,人到中年,不敢提意見。

責任編輯:寧峰#

相關新聞
【新唐人快報】全國脫貧是假象 低保6600萬人
中央農辦隔五年重回中財辦 瞎折騰還是內鬥?
中共地方政府耗巨資買防止返貧監測系統 引爭議
甘肅地震 揭穿中共全面脫貧的造假謊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