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1967年獵鷹湖事件

事件影響力超過「羅斯維爾」,加拿大男子在觸摸UFO後竟出現這個變化……奇異怪味困擾科學家們多年未解。(《未解之謎》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1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家好,歡迎來到未解之謎,我是扶搖。

在2018年,加拿大王家造幣廠曾經發行過一枚奇特的銀質紀念幣,紀念幣不僅形狀奇特,其背後的故事更是不同尋常。

這枚橢圓形的紀念幣以彩色鑄造,上面展示著一個男人摔倒在地,還有一個銀色飛碟盤旋在森林及湖水上方的景象,如果以附送的紫外光電筒照向硬幣,還可以看到飛碟噴射淡黃色的熱氣燒向這個男人的情景。

這是為了紀念「加拿大獵鷹湖UFO事件」50周年而發行的,加拿大超常現象專家及作家克里斯‧魯特科夫斯基(Chris Rutkowski)認為:「獵鷹湖」事件的影響力甚至超過了當年的「羅斯維爾」事件。

那麽50多年前,硬幣上這個男人到底遭遇了什麽呢?

空降兩架UFO

硬幣上的主人翁叫史蒂芬‧米哈拉克(Stefan Michalak),原本是一名波蘭人,在二戰結束後,史蒂芬一家便舉家搬遷到加拿大定居。他在當地成為了一名工業機械師,但在業餘時間,他還是一名地質學愛好者。

1967年5月20日,一個風和日麗的清晨,史蒂芬從曼尼托巴省的省會──溫尼伯市出發,來到一個叫獵鷹湖的山區尋找石英和白銀。然而,就是這麼一個對於他來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地出行,將會改變他的一生。

史蒂芬所去的山區沒什麽人煙,非常寂靜,日常只有野鶴孤鳴相伴,但那一天一群湖邊的野鵝好像被什麽嚇到了,驚慌失措地朝著同一個方向飛去,這令史蒂芬感到非常疑惑,他下意識抬頭望向野鵝的反方向。

他看到天空中有兩個碟狀的飛行器正發著紅光並下降,突然其中一架飛行器在途中停了下來,而另一架越飛越近,降落在離他不遠的一塊大而平坦的岩石上。在空中停下來的那隻,盤旋了一會兒,向西飛去消失在雲層中。

史蒂芬把注意力集中在岩石上的飛行器,他看到它從紅色變成灰色,最後變成了不鏽鋼加熱後的顏色,周圍還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根據「海尼克不明飛行物研究中心的(J Allen Hynek Center for UFO Studies)的記錄,史蒂芬在觀察這個物體時,他跪在一塊岩石旁,一直戴著護目鏡,護目鏡被證明非常有用,因為從物體的開口處射出的強光幾乎刺瞎了他的眼睛,並在他的眼睛中產生了紅色的殘像。

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裡,他一直待在岩石附近,繪製了一張草圖,並記下了該物體的各種特徵,飛行器呈碟形,直徑約40英尺,高約10英尺。

當史蒂芬完成草圖後,史蒂芬意識到有暖空氣從飛行器發出來,並伴有硫磺的味道。這讓史蒂芬感到非常好奇,他一直確信這就是一艘人類的軍事飛行器,於是他大膽地決定靠得更近一些。

奇怪的噪音

在事發後的第四天,也就是1967年的5月24日,加拿大王家騎警(RCMP)曾經採訪過史蒂芬,在這一份採訪記錄中也詳細記錄了當時的情景。

當史蒂芬靠近時,溫暖的空氣和硫磺的味道更強烈了,還聼到了電機的那種呼呼聲和空氣的嘶嘶聲,似乎有空氣被吸入或排出。

他注意到側面有一扇開著的門,裡面發出非常耀眼的紅光,同時還聼到了被飛行物發出的嘶嘶聲所掩蓋的聲音,根據史蒂芬的説法,這聲音聽起來像人類,有兩種可辨別的聲音,一種聲音比另一種聲音高。

他起初用英語向裡面大聲喊話,調侃地說道:「如果你們是「洋基男孩」(美國人)就出來吧,不要害怕,如果你需要幫助的話就出來吧。」沒有人回答,但是説話的聲音漸漸停了下來。

這時史蒂芬的心裡也變得忐忑起來,然後小心翼翼地用俄語又問了一遍:「你們會説俄語嗎?」還是沒有人回答,然後他用德語,義大利語,法語和烏克蘭語都問了一遍,但回應的只有飛行物的呼呼聲和嘶嘶聲。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史蒂芬決定繼續查看飛行物內部的情況,他把頭探進艙口,由於裡面發出的光芒讓他無法看清,於是他調整了一下頭上的護目鏡進行觀察。

他在裡面看到了光束和各種顏色的閃爍燈板,但看不到任何人或任何生物。他注意到飛行物的牆壁很厚,大概有18英吋。當他走開時,三塊面板滑過開口,就像照相機的快門一樣把它密封了起來,飛行物的艙門重新關上與整個船身重新融為一體,沒有任何焊接或接縫的痕跡,表面被高度拋光,看起來就像彩色玻璃,在陽光的照射下,形成了「銀色的光譜」。

此時的史蒂芬非常疑惑,於是就觸碰了一下飛行器的表面,他的手感受到一股炙熱的高溫,使他一下子將手縮了回來,就連橡膠手套都被燙壞了,嚇得他立馬收回了觸摸的手掌,連忙用另外一隻手脫下手套。

站在飛行物面前的史蒂芬,通體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高溫,但這常溫金屬一般的船身,卻將他的手套燒得焦黑,手掌上甚至都出現了燒傷的痕跡,這令他感到非常不解。

不久,飛行物開始逆時針轉動,史蒂芬注意到飛行器的一塊面板上有網格空洞,但沒還等他反應過來,他的胸部被一股氣流擊中,強大的能量將史蒂芬推出幾米遠,他的衣服就這樣燃燒了起來,飛行物也在此時升空,消失得無影無蹤。

遇到王家騎警

當這個不明飛行物升空飛走時,史蒂芬聞到一股濃烈的電路燃燒的氣味和原來的硫磺味混合在一起,他連忙脫掉了了燃燒的衣服。他放東西的地方,他看到指南針上的指針在不規則地旋轉,幾分鐘後,它靜止了。

他回到飛行物的著陸點,著陸點看起來好像已經被掃乾淨了,當他環顧四周時,頭痛更加嚴重了,身體感到嚴重不適,強烈的噁心感讓他嘔吐了好幾次。

史蒂芬跌跌撞撞準備下山返回獵鷹湖汽車旅館,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胸脯被嚴重燒傷,他已經有點神志不清,需要藉助指南針才能找到下山的方向。

途中他被附近加拿大王家騎警(RCMP)的一名高速公路巡邏警察──索洛特基(GA Solotki)發現,當時索洛特基以為史蒂芬是酒醉的醉漢,靠近後卻發現史蒂芬身上沒有任何酒味。

史蒂芬告訴警察發生了什麼事,但警察並不相信,並告訴史蒂芬:「抱歉,但我還有其他事情……」然後就坐上巡邏車離開了。很顯然,警察並不相信史蒂芬的遭遇。

跌跌撞撞的史蒂芬最終順利返回汽車旅館。隨後,史蒂芬被送往溫尼伯一家醫院,在那裡接受了上腹部嚴重燒傷的檢查和治療。

腹部的網格狀烙印

在當時所拍攝的圖片中,我們能清楚地看到斯蒂芬的胸部和腹部上出現了被燒傷的痕跡,一個一個呈網格狀的、圓孔狀的烙印。

他的背心上也清晰地印上了燒傷的痕跡,可以看出這塊物體的大小,感覺像是一種光束照射到他身上留下的痕跡,而不是簡單的燒傷,這和他素描上畫的UFO側面的噴口形狀極其相似。

醫生也無法判斷,這些燒傷的烙印是如何產生的,只是定性為化學燒傷。此後自從遭遇UFO後,史蒂芬的身體發出了一種不同尋常的氣味,在洗澡後,這種氣味瀰漫在浴室中。

此後史蒂芬遭受長期腹瀉、頭痛、昏厥和體重持續下降的困擾,最終,他在1968年向明尼蘇達州的梅奧診所(Mayo Clinic)尋求幫助。

在那裡,醫生們對他進行了徹底的檢查,甚至把他送到了一位精神科醫生那裡。事實證明,他們也沒有提供任何解決方案,醫生們只是描述了他的症狀並提出了可能的原因。部分診斷報告指出:

「自1967年5月以來,他胸部和腿部的紅斑和搔癢病灶反覆消退和復發。有時,這些事件的間隔大約為112天,但這並不一致。自1968年1月以來,復發更加頻繁,但症狀持續時間較短。一般來說,胸部病變表現為微小的點或「顆粒」,逐漸擴大到四分之一或半美元的大小,並且非常搔癢……最初出現和消失之間的時間從幾天到幾週不等。各種藥物都沒有效果……」

診所認為史蒂芬的症狀類似於輻射中毒,然而測試顯示他並沒有受到高劑量輻射的跡象,但他的淋巴細胞數量卻已降至接近致命的水平。

精神科醫生的報告顯示,這是一個非常務實、非常腳踏實地的人。這雙關語也就是説,史蒂芬是一個不會編造故事人。

最後,這些照片連同事發時史蒂芬的手套、衣物等,都被存到加拿大的曼尼托巴大學檔案室中,然而事情不僅僅這麼簡單就落下了帷幕。

是UFO嗎?

這個故事迅速傳播開來,加拿大和美國的多個重要機構都對這一事件進行了調查,其中包括作為康頓委員會一部分的美國空軍。

是什麼讓這起事件變得如此特別呢?有幾個因素在起作用。

一是證人的可信度:事件的主要證人史蒂芬被認為是一個可靠可信的人,沒有聳人聽聞或尋求關注的歷史,他的聲譽使他的陳述具有一定的可信度,還有一點是史蒂芬的說法從未過於離譜。例如,他在事發前後都不相信有外星人。

二是詳細描述:史蒂芬對他遇到的物體進行了非常詳細的描述,他描述該飛行器為圓盤狀,金屬質地,並噴出熱氣。這些具體細節讓人更加相信他的經歷是真實的。

三是物證。史蒂芬提供了物證來支持他的說法,他的身體上有明顯的燒傷痕跡,這與他所說的暴露在高溫氣體爆炸中的情況相吻合;同樣,梅奧診所的研究結果也印證了他的一些說法;著陸點存在被燒燬的植被也被視為確鑿證據之一。

四是缺乏常規解釋。懷疑論者和調查人員一直在努力為這一事件提供令人信服的常規解釋,也許他那天遇到的是飛機或軍事車輛,但沒有人能夠完全解釋所有調查報告中的細節以及物證。

第五是類似的目擊事件。在獵鷹湖事件發生的一週後,曼尼托巴省南部的一些居民報告也看到了紅色,蝶形的不明飛行物;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更多的目擊事件被報導出來。

當多個獨立的目擊者報告了類似的經歷時,就會讓人相信確實發生了非同尋常的事情。

懷疑論者怎麼說?

儘管如此,但並非所有人都相信史蒂芬真的遇到了不明飛行物UFO。懷疑論者對「獵鷹湖事件」提出了幾種不同的解釋,其中包括:

第一種懷疑認為,整個事件就是一個騙局或捏造的。這也是很多懷疑論者的第一反應,他們認為史蒂芬可能是為了吸引眼球或獲得經濟利益而編造了整個事件。

但這種解釋無法解釋物證,也無法解釋史蒂芬在後來的生活中迴避外界關注的事實。

第二種懷疑認為是認錯了。史蒂芬可能遇到是人類的飛行器,如直升機或軍事實驗飛行器之類的,這可以解釋物體不尋常的外觀和行為。但這並不能反駁什麼,因為這也是史蒂芬始認為的,但是他卻沒用來搏眼球。

第三種懷疑認為是自然現象。這也是比較多的一種説法,他們認為史蒂芬遇到的可能是某種特殊自然現象,如放電或罕見的大氣現象之類的。

第四種懷疑是史蒂芬當天的心理因素。這些懷疑者認為可能由於心理因素或濫用藥物而產生了幻覺或妄想,當地一名酒保後來報告說,史蒂芬前一天晚上喝了五瓶啤酒,藉此暗示史蒂芬是個酒鬼。

永恆的謎

獵鷹湖事件之所以撲朔迷離,是因為它與許多UFO事件不同,很難全盤否定,而史蒂芬本人似乎又是一個可靠的目擊者,在事件發生前後都沒有陰謀論的傾向。

加拿大和美國政府也認真對待了他的説辭,雖然他們的報告從未正式承認史蒂芬遇到了UFO,但他們馬上投入資源調查此事本身就很有趣。

如今,獵鷹湖事件成為UFO目擊史冊上的重要篇章,見證了人類對了解未知事物的持久追求。雖然我們可能無法得到明確的答案,卻為存在外星生命的可能性敞開了大門,邀請我們探索、質疑和思考。

無論是從懷疑還是信仰的角度來看,獵鷹湖事件都提醒我們,頭頂的天空是一幅充滿無限奧祕的畫布,不斷點燃我們的想像力和好奇心。

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次再見。

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頻道Ganjingworld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