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加拿大解僱的傳染病科學家邱香果已在中國

邱香果與其夫成克定當年被解僱的原因是:安全審查發現二人洩漏實驗室敏感資料和數據給中共。目前他們已經在中國。(視頻截圖)
人氣: 9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4年03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唐鳳多倫多報導)加拿大騎警對溫尼伯頂級微生物(P4)實驗室發生大規模安全漏洞進行調查發現,兩名被解僱的科學家中的一名已經在中國工作,並與中共軍隊的研究人員合作。

《環郵》獲悉,邱香果一直在與中共軍事科學家和其他病毒學研究人員(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一起,研究冠狀病毒以及致命的埃博拉病毒和尼帕病毒的抗體。

《環郵》無法找到有關她的生物學家丈夫成克定的任何信息,據信他和她一起在中國。

加拿大應提出指控

2019年7月,邱香果夫婦被逐出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隨後又被吊銷安全許可。他們於2021年1月被解僱。

自2019年5月以來,他們一直接受加拿大騎警的國家安全調查。

據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說,2月28日提交給國會的解密文件顯示,這對夫婦向中共提供了機密科學信息,並對加拿大構成了安全威脅。

《環郵》發現,自2020年以來,邱香果的名字出現在四項中國專利申請中,其中兩項屬於武漢病毒研究所。該研究所對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使其成為世人關注的焦點,認為該研究所和COVID-19傳播有關聯。另外兩項專利歸屬中國科學技術大學(USTC)。這些專利涉及尼帕病毒抗體、奈米抗體,以及冠狀病毒抗體。

加拿大騎警拒絕討論這對夫婦的下落,以及他們返回中國是否影響了加拿大的國家安全調查,因為生活在中國使他們超出了加拿大當局的管轄範圍。

但前加拿大騎警專員鮑伯‧保爾森(Bob Paulson)表示,即使騎警無法與這對夫婦交談,他也希望加拿大能夠對他們提出指控。「我認為他們(邱香果夫婦)被指控符合公共利益。」

邱香果對中共非常重要

截至2023年1月,中國因中共肺炎(COVID-19)疫情實施了為期三年的旅行封鎖,但邱香果還是回到了中國。此外,中國不允許雙重國籍,在正常情況下,獲得加拿大公民身分的中國公民不允許保留中國國籍。

國家安全和科學專家表示,邱香果對中國(中共)具有很高的價值。

「她很可能在中國得到了相當優惠的待遇,因為她已經證明了自己。她為中共政府做了非常好的工作。」澳洲昆士蘭大學法學院高級研究員布倫丹‧沃克-蒙羅(Brendan Walker-Munro)說,「她在國外促進了中共的利益,她提供的信息對中國(中共)和中國(中共)正在進行的研究非常有用。」

《環郵》查閱的文件顯示,邱香果與位於合肥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關係最為密切。2023年3月,一家中國製藥公司發布的一份文件,在中華預防醫學會授予的抗埃博拉病毒治療性抗體研究項目的「主要完成人員」中,邱香果排名第二,而大多數其他參與人員都與中共軍方有關。

中國科技大學由中國科學院創辦,成立之初是為了積累對中共軍方有用的科學專業知識,當時中共軍方正在尋求製造衛星、洲際彈道導彈和原子彈的技術。該大學一直和中共軍方保持著密切聯繫。

文件稱邱香果在中國科技大學工作。中國科技大學結構免疫學實驗室首席研究員金騰川將她列為一項專利的共同發明者。金先生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2012年,中國科技大學與中共軍方陸軍工程大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旨在加強通訊、武器裝備等中共國防領域的前沿技術研究。

邱香果也被列為河北醫科大學2019級病毒學博士生導師。

「這讓我想知道她是怎樣移民到加拿大來的?」渥太華大學醫學院生物化學、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榮譽教授厄爾‧布朗(Earl Brown)說,他過去曾在中國廣泛工作。「人們離開中國是為了獲得更多的自由,或是為了賺更多的錢。但中共對大多數人進行了監視,所以我不確定她是為了滲透而來,還是她來了之後通過與中共接觸而發生了滲透?」

從獲獎到被解僱

邱香果是來自中國天津的一名醫生,1996年她來到加拿大攻讀研究生。她最初就讀於曼尼托巴大學,但於2006年開始在國家實驗室擔任研究科學家,並成為特殊病原體疫苗開發和抗病毒治療部門的負責人。

她也是開發ZMapp團隊的一員,ZMapp是一種治療埃博拉病毒的藥物,該病毒在2014年至2016年間導致西非11,000多人死亡。

然而,在13個月的時間裡,這位加拿大華裔微生物學家和她的生物學家丈夫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2018年5月,她在渥太華獲頒加拿大總督獎;2019年7月,她被鎖在溫尼伯實驗室之外;2021年1月,她和她先生被雙雙解僱,原因是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發現兩人向渥太華撒謊,並向其隱瞞了與中共的合作。

不過,他們的離開仍然存在一個解不開的問題:為什麼邱香果要冒著職業生涯的風險,包括與開發埃博拉治療方法相關的聲譽,去中國呢?

「我的感覺是,這是中共進入我們創新體系的更大戰略的一部分。」倫敦國王學院科學與國際安全副教授菲利帕‧倫佐斯(Filippa Lentzos)說,「這是他們(中共)了解加拿大頂級實驗室正在發生的事情的一種方式。」

加入中共「千人計劃」

邱香果最初是一名醫生,1985年畢業於位於北京東南部沿海城市天津的河北大學,她於1990年在天津醫科大學獲得免疫學碩士學位。

她在溫尼伯的加拿大頂級傳染病實驗室的職業生涯始於2003年,當時該實驗室開設僅4年。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在學術合作方面建立了聲譽,尤其是與中國(中共)的合作。

文件顯示,當2018年開始對其調查時,邱香果正在溫尼伯實驗室運行44個獨立項目,工作量異常龐大。

CSIS的調查發現了有關邱香果在加拿大公共衛生局(PHAC)職業生涯的一些最令人震驚的資訊。

CSIS對她與中共軍隊高級軍官少將陳偉的合作問題向她進行了質詢,陳偉因參與中國單劑量COVID-19疫苗的開發而受到習近平的讚揚,該疫苗由中共軍方背景的康希諾生物製品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開發。

邱香果在CSIS質詢期間表示,她不知道陳偉參與了中共的生物武器研究。

根據政府2月公布的文件,這對夫婦還參與了中共的各種「人才計劃」,比如「千人計劃」。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稱,這些計劃的重點,是經濟間諜活動。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