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澳清理中共代理人 親共僑領高危

人氣 3378

【大紀元2024年03月1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駱亞採訪報導)美加澳多國日前同步查處「中共代理人」,令華人社區震驚。專家認為,這震攝了長期親共的華裔僑領,意味著為中共賣命的代價越來越大,風險越來越高;不僅華人,澳洲政客也捲入中共代理人風波,親共者面臨困境。

美加澳多國同步查處中共代理人 華社震驚

週四(2月29日),紐約市長亞當斯的亞裔特別顧問鄭祺蓉(Winnie Greco)的住所遭到FBI(聯邦調查局)搜查。

週四,澳洲華人僑領楊怡生(Di Sanh Duong)被判違反《反外國干預法》罪成,判處入獄33個月。

週三,加拿大公布溫尼伯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兩名華裔研究員——邱香果與其夫成克定當年被解僱的原因,原因是他們洩露實驗室敏感資料和數據給中共。

週一,波士頓華人僑領梁利堂(Litang Liang)首次審前聽證會,開審日期暫定為2025年1月6日。他被控涉嫌向中共提供海外異議人士的「黑名單」,於2023年5月被FBI逮捕。

本週這一連串的中共代理人被各國密集查處,令華人社區震驚。

前北京律師、加拿大民陣主席賴建平1日對大紀元分析,美加澳同步清理中共代理人,親共華裔、僑領的風險越來越大,「這毫無疑問」。

「現在在全世界範圍內,所有國家的親共僑領、僑團,他們為中共賣命的代價越來越大,風險越來越難以承受。這是一個新的國際形勢下,這群所謂的華僑、僑領所面臨的困境。」他說。

FBI突襲鄭祺蓉住所 華裔為何容易充當中共代言人?

週四(2月29日)早晨,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突然搜查了紐約市長亞當斯的亞裔事務主任暨特別顧問鄭祺蓉位於紐約布朗士區的住所。

這一消息在華人社區引起震盪。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僑社人士表示,鄭祺蓉被搜查是「大事件」,他說昨天(29日)中午12點一出消息,馬上有人傳,接著就在社群內迅速「瘋傳」開來。

許多人關心鄭祺蓉被FBI調查的原因。目前還不清楚FBI搜查鄭祺蓉住所的重點是什麼。

61歲的鄭祺蓉是亞當斯政府以10萬美元年薪聘請的亞裔事務主任。去年11月中旬,「The City」首次報導她涉嫌要求政府雇員上班時間為她做私活,以及以1萬元捐款換取官邸活動入場券的問題。去年12月,紐約市政府調查局(DOI)展開了調查。

鄭祺蓉與亞當斯的關係始於2014年,當時亞當斯開始擔任布碌崙區長。在過去十年間,她一直是亞當斯的志願籌款人和華人社群聯絡員,被稱為「中美大使」,為中共政府在紐約參加社區活動穿針引線,並幫助安排了亞當斯和許多紐約政客的中國之行。

去年9月,大紀元曾報導了「紐約市長亞裔事務主管與中共關係引關注」的文章。文章指出,鄭祺蓉於2012年起創立了兩家公司,都位於紐約橙縣的沃里克(Warwick)鎮,並試圖購買一座2011年關閉的州立監獄,但未成功。

2013年,沃里克鎮主管邁克‧斯威頓(Mike Sweeton)告訴《時代先驅記錄報》,中共政府實際上是她購買舊監獄的幕後黑手。

對於一些海外華人充當中共代言人,賴建平認為,這其實有兩個因素,一是為了利益。這些海外的僑領之所以賣命為中共充當打手,關鍵原因在於,他們從中共那裡獲得各種好處,有政治的、經濟的,以及其它方面的好處。

他說,第二是屬於意識形態價值觀的問題。雖然在海外多年,但很多華人在觀念上還是沒有接受普世價值、西方現代文明。在理念上比較缺乏原則和道義,容易被中共誘惑,把中共當中國。

澳洲華裔僑領被判刑 震攝中共代理人

澳洲華人僑領楊怡生被判處入獄33個月,這是澳洲2018年通過《反外國干預法》以來的首宗案例。

現年68歲的楊怡生是越南華人,後因戰亂來到澳大利亞,在維多利亞州擔任多個華人社團要職。2020年11月被控觸犯了《反外國干預法》,被認為與中共統戰部控制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委員會有關。

2023年12月,維多利亞州中級法院認定,楊怡生試圖祕密影響前聯邦多元文化事務代理部長艾倫‧塔奇(Alan Tudge),以推進中共影響澳洲政界的目標,其「準備在澳大利亞境內進行外國干涉」的罪名成立。

對此,旅澳作家、自由主意法學家袁紅冰3月1日對大紀元表示,「這對中共在澳大利亞的代理人、代言人是一個強有力的震懾。」

「長期以來這些所謂的華人僑領,表面上打著各種各樣的增進澳中友誼關係、促進經貿發展等等這些冠冕堂皇的名義,實際上在替中共暴政做代理人、做代言人,替中共暴政做信息戰的先鋒,想控制和影響澳大利亞的輿論。」

另一方面,他說,「他們也在相當程度上替中共暴政收集各種社會情報。所以這次對楊的法律制裁,對於阻止中共暴政對澳大利亞廣泛而深刻的滲透邁開了第一步。」

袁紅冰認為,中共對澳大利亞的滲透,已經達到了極其猖獗的程度,絕對不僅僅是這一個案件就可以阻止的,這只是冰山一角。

「不過這個制裁事件同時也說明,澳大利亞社會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覺醒,意識到中共暴政對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構成了嚴重威脅。」

但是,袁紅冰認為,對這些頂戴著華人僑領、華人社區領袖光環的中共代理人,對他們背叛澳大利亞國家安全、危害澳大利亞國家安全的行為,政府缺乏實質性的法律制裁。

「現在只是對中共的滲透進行法律制裁拉開了一個序幕。要想根本上解決問題,還需要繼續加大這方面的打擊力度。」

澳洲政客捲入中共代理人風波

此外,中共的滲透不僅僅是通過華人社區僑領進行,而是全方位對西方國家的滲透。

袁紅冰說,澳大利亞的高官、非華裔的高官及其他們的家人,更是中共統戰所獵捕的最重要的對象。

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局長伯傑斯(Mike Burgess)週四晚公布的年度威脅評估報告中,揭示一名退休政客向外國情報機構「出賣國家、政黨,以及曾經共事的同僚」,甚至提議把總理的家人介紹給間諜。

伯傑斯沒有說明該政客是誰,但前總理特恩布爾的兒子亞歷克斯隨後表示,伯傑斯的描述和他的經歷很像。亞歷克斯對澳媒說,大概是2017年,疑似為中共間諜的人以基建工程項目投資的名義與他接觸,對方向他提供了一家公司的股權。

亞歷克斯說:「這太肆無忌憚了。我的回應是,我沒有任何興趣,並立即上報相關(情報)部門。」

此事件也引起澳洲社會震動。澳洲反對黨領袖達頓(Peter Dutton)呼籲情報機構告訴公眾,向外國情報機構出賣國家的退休政客到底是誰。他猜測此人出自工黨,而收買此人的國家是共產中國。

袁紅冰說,中共的滲透對象,都是經過長期分析和研究才選定的。不分黨派、不分階層,只要他屬於澳大利亞政黨領袖,或是權力結構中的重要人物,都是中共要獵捕的對象。

他說,之所以對澳大利亞進行全面滲透,中共實際上有一個具體的戰略方案。基本目標就是把澳大利亞事實上變成中共暴政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殖民地。這才是它對澳大利亞的基本價值觀構成嚴重威脅的一個主要原因。

抓中共代理人 西方走出「綏靖主義」

對於美國和加拿大也在抓中共代理人,袁紅冰說,過去幾十年,美國和歐洲的白左勢力,曾經對中共暴政實行了二三十年的姑息養奸的綏靖政策。

「這個過程也恰恰是中共暴政利用整個西方社會、而西方社會喪失了對他們(中共)的警覺性的過程,由此(中共)展開了全面的在全球性的滲透。

「這是中共整個共產集權主義全球擴張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就是在全球範圍內進行統戰滲透。不過自川普(特朗普)主義出現後,整個國際社會逐漸走出了對中共暴政綏靖主義的引領。

他說,「現在世界各國,特別是自由民主國家,越來越深刻地認識到中共暴政的危害性,特別是他們的統戰滲透直接威脅到了自由民主國家的國家安全和基本價值觀念。

「在這種情況下,才出現了美國、加拿大等國家都開始對中共代言人進行清理的系列事件。」

不過,他認為,澳大利亞現在仍然沒有從國家安全的角度、從澳大利亞基本的價值觀角度,真正深刻地認識到中共暴政的危險性,而現在所揭露出來的這些中共暴政對澳大利亞的滲透也不過是冰山一角。

袁紅冰表示,希望澳大利亞進一步加強、依法清查和打擊中共暴政對澳大利亞的滲透。

責任編輯:李宇圓#

相關新聞
美國智庫負責人被指控擔任中共代理人
被指「中共代理人」 英國華人律師起訴
美國大學裡看得見和看不見的中共代理人
紐約市長華裔女幕僚鄭祺蓉被調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