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溫支聯舉辦「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

2024年5月11日,溫支聯舉辦六四三十五週年座談會。圖為(從左至右)石清、周鋒鎖、李美寶和主持人Steven Song。(邱晨/大紀元)
人氣: 3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4年05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邱晨/高晓雯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今年是六四35周年,溫哥華支援民主運動聯合會於5月11日舉辦第三場紀念六四的活動,「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並邀請到前八九學運領袖、現中國人權執行主任周鋒鎖,以及前六四囚犯、曾擔任加國鄉鎮議員十年的石清,擔任主講嘉賓。

周鋒鎖和石清長期投身中國民主運動,逃出中國大陸後也一直關注中國人民的命運,推動中國的人權進步。

周鋒鎖:八九民運是摧毀共產主義的重要一步

 

 

周鋒鎖在「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上發言。(邱晨/大紀元
周鋒鎖在「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上發言,手舉當年被通緝21名六四領袖名單。(邱晨/大紀元)
周鋒鎖在「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上發言,手舉當年被通緝21名六四領袖名單。(邱晨/大紀元)
周鋒鎖在「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上,手拿當年八九學運的襯衫。(邱晨/大紀元)
周鋒鎖在「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上,手拿當年八九學運的襯衫。(邱晨/大紀元)

周鋒鎖認為八九民運之後到今天,中共一直用各種辦法試圖磨滅這段歷史。他感謝港支聯和海外各地支聯會,在過去35年堅持舉辦紀念活動,「在香港以外,溫哥華是規模最大之一」,他認為「這是偉大的歷史貢獻」。

周峰鎖在清華大學讀書時,接觸了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他說:「這種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事情,確實需要人」,「我把這當成一種社會責任。」

1989年六四後,中共全國通緝21名學運領袖,周峰鎖名列榜上。他告訴母親:「你肯定也相信你的兒子吧。」「儘管我是北高聯常委,我只是盡一個學生的義務而已。」

他意識到:「作為一個倖存者,我要為這些犧牲的人、被關押的人,沒有機會發出聲音的發出聲音,這就成為我後來做事情的一個很大動力。」

周峰鎖也表示,許多共產國家人民看到中共的殘暴行徑,在舉世矚目之下屠殺自己的人民,他們就紛紛站出來反對共產主義,「八九民運是摧毀共產主義這個惡魔的非常重要一步」。

「八九民運只是一個開始,不是結束,很多人覺得它失敗了,但是八九民運最重要的,就是向全世界展現了中國必須民主化,中國人一定要民主化。」周鋒鎖最後強調,「對於我個人來講,能夠挑戰這樣的一個似乎不可戰勝的強權,這是一個最榮耀的事情,最值得做的事情,沒有其他的事情比這個更有意義。」

石清籲海外關注大陸民主人士

 

石清向與會者推薦他的傳記《石清的奇異恩典之旅》。圖爲石清(左)與李美寶合影。(邱晨/大紀元
前亞省市議員、民運人士石清在「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上演講。(邱晨/大紀元)
前亞省市議員、民運人士石清在「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上演講。(邱晨/大紀元)
2024年5月11日,溫支聯舉辦六四三十五週年座談會。圖為(從左至右為)石清、周鋒鎖和Steven Song。(邱晨/大紀元)
2024年5月11日,溫支聯舉辦六四三十五週年座談會。圖為(從左至右為)石清、周鋒鎖和Steven Song。(邱晨/大紀元)

石清曾連續10年擔任亞省克里莫納市政議員,曾在中國大陸經歷牢獄之災的他深深地認識到,外部關注對中國民主人士在大陸非常重要。

他說坐監的第一年,中共對政治犯人「非常非常殘酷,整整一年,所有的政治犯,沒有任何人,(包括)他的家人,被允許去探訪他們。但是到了1991年年底,突然就開放了。美國國務院根據這些人權觀察,根據中國人權,根據國際特赦組織,他們所提供的資料,知道某些監獄是專門關押這些政治犯。

美國國會代表團去訪問過石清所在的監獄,經過一訪問,他們的生活待遇就好很多了。「在那之前,我們的食品就是霉米,我們的菜就是那種水煮白菜,很少有肉。在那個時候生活非常非常殘酷,但是經過外界的關注,國際特赦人權觀察,還有對話基金會對我們的普遍的關注,給我們幫了大忙,讓我們的生活能夠改善了很多。」「所以大家不要認為國外的這些人他們都做了些什麼,他們那些(海外人士)的呼籲,不只是給了我們自己的勇氣,讓我們看到我們有人關注,關注的有用,這些都非常非常起作用。」

溫支聯主席李美寶表示,「今年是天安門廣場大屠殺35周年,也是雨傘運動十周年,同時也是香港反修例運動五周年,溫支聯將舉辦連串紀念活動,以聲討中共在35年來所犯下的罪惡,提醒人們中共至今不思悔改,而且政治社會制度更出現嚴重倒退。」她呼籲民眾參加今年的六四燭光悼念晚會。

大陸律師希望中國和平轉型

前中國律師李強告訴大紀元記者說,89年學生運動時他在讀高二。當時,宿舍裡12個男生為此展開激烈的辯論,只有兩個人站在政府一邊,他就是其中一個。

後來,他去重慶上大學,有機會接觸到1949年前的史料,發現中國共產黨的政策是變來變去的。然後,他又下海去海南從事娛樂行業,有機會接觸了中共很多貪官。1998年李強成為律師,他接觸到更多的中共官員和法官律師等。

李強因此說:「我才真正意識到,當年做學生的時候很幼稚。被表面的一些宣傳口號所忽悠、所愚弄。」後來,李強通過網絡了解到更多的中國真實情況。

周峰鎖的演講讓他看到了希望,也明白了每年紀念六四的意義所在。他希望「中國的民主轉型是和平、不混亂、不流血的道路」,「也希望中國人各自努力,朝著同一目標,最終推動中國的民主自由變革」。◇

周鋒鎖在「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上,觀眾在提問。(邱晨/大紀元)
周鋒鎖在「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上,觀眾在提問。(邱晨/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