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華人回國感嘆:戾氣太重 年青人消沉

人氣 8733
PlayListen to More News

【大紀元2024年05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一名加拿大華人近期回中國,目睹國內經濟低迷,樓市蕭條,大街上年輕人死氣沉沉,天天都有對生活失去希望的人跳橋跳河,不由感嘆國內戾氣太重了。

加拿大華人Kavin告訴大紀元記者,這是他疫情後第二次回中國,感覺現在國內人們戾氣很重。走在大街上,那些年輕人的樣子死氣沉沉的,很多人都沒笑容。倒是老年人在廣場裡跳著廣場舞,很朝氣蓬勃、很開心的樣子。

「年輕人找不上工作,或者覺得生活不如意,就覺得生活沒希望。所以最近山西太原很多跳河的,幾乎每天都有人想跳河、自殺,這國內戾氣太重啊。」他說。

近期,山西太原跳河事件震驚了全社會。多方消息顯示,5月以來,山西省會太原市發生十餘起跳橋悲劇。當地人表示,「每天有人跳河,快成了奈何橋了。」當地政府緊急加高橋兩邊護欄的高度,並派出大量守橋員,卻被認為是「治標不治本」。

巧合的是,山西地圖與台灣地圖形狀相似。有網友留言,請問台灣有人跳河嗎?Kavin認為,中國不是一個關愛社會,沒有非營利性組織去幫助你、關懷你。台灣沒什麼人跳河跳海跳樓,中共還天天叫囂著要統一台灣,恐怕要被全世界圍堵制裁,届時人們失業更多。

「27號中午在南中環橋又有一個女孩子跳河自殺了。為什麼每天都有想自殺的人呢?我覺得是因為中國經濟不行了,人們找不上工作,很多大學生畢業出來幾年了,也就只能跑外賣和開網約車。」Kavin說,失業率很高,這個數據太打臉了。

2023年,中國的青年失業率猛增。去年6月,中共官方公布了一項令人震驚的數據:在16歲至24歲的中國公民中,城鎮失業率達到了創紀錄的21.3%。隨後,中共統計局一度不再公布青年失業率,中斷長達四個多月。官方數據被認為嚴重低估,北京大學學者張丹丹曾發布文章,估算去年3月中國青年失業率的最大值達46.5%。

年輕人找不上工作的原因,Kavin認為,是因為中國社會太卷了。崗位那麼少,人又那麼多,去爭取這麼少的資源。很多人就去考研了、考公務員之類的。

Kavin了解到,很多人工資三千、四千,有的技術職位工資比較多就是五千一個月。長年根本沒有漲工資,比如公交司機,還是一個月掙三千。物價卻在漲,如餐飲、冰激凌都在漲價。

他說,「我有個親戚,他一個月工資三千,連地鐵都捨不得坐,都是坐公交車。我覺得地鐵可便宜了。我的意思是,中國人生活有多拮据啊。」

「現在這邊的商場就空空蕩蕩了。除了美食廣場,人們要吃飯之外,那其它(地方)都是空空蕩蕩,幾乎沒什麼人在高檔商場買衣服。」

「房價倒是降了百分之三十、四十。我記得疫情前廣播會播放賣房子廣告,現在廣播都不放了,房地產都不行了。」

「外貿可能是不好做了。我認識一個朋友,賣進口食品之類的,就賠錢了,欠債幾十萬。」

「來中國的外國人越來越少」

Kavin表示,這次回國,覺得中國不像以前那麼所謂的「開放」了,最大的感受是外國人來中國的越來越少。在北京、上海,走在大街上看到的老外是少之又少。

「以前的外國遊客可以說是肉眼可見,那麼多。比如說南京路、天安門或者北京三里屯也好,現在老外都走光了,都跑掉了,都不再來中國了。當然有來的,那是做生意或者留學生,也特別少。」他說。

Kavin介紹,身邊的朋友都是去日本旅遊,去台灣,或者去歐洲旅遊。很少有外國人來中國旅遊,就覺得來中國旅遊很受罪。他個人也不想再回來。

「你(中國)又不能接受國際信用卡,現金你還找不來,微信和支付寶雖然能綁定信用卡,但是很麻煩,他們也不會操作。然後你要翻牆(上國外網站),翻牆很麻煩,VPN不是每次都能用,比如這一次翻成功了,下一次不行了,要換不同的VPN(虛擬專用網絡),我下載了兩三個VPN,換來換去,換不同國家IP地址。所以老外都不來中國旅遊。」

Kavin在加拿大有一個髮小,也是華人,出生在加拿大,一次他說考慮要去辦理中國簽證,結果後來他說,「我不辦了,因為我很害怕《反間諜法》。」

「他父母是廣州人,他也害怕香港的《國安法》,他每次回國就是在香港轉機。香港已經完全變成臭港了,香港(有能力的)人都逃跑了。很多年輕的香港人都來加拿大了,因為加拿大對港人有救生艇計劃。」Kavin說。

Kavin在國內的朋友也在準備移民。有個在太原的大哥,2021年就開始翻牆了,覺醒了,每天早上看YouTube。他本來想去加拿大,但是被拒簽,他就申請了歐盟簽證,要去歐州工作,拖家帶口地「潤」。

中共打壓言論自由令人窒息 華人讚大紀元

Kavin表示,中共國的言論自由越來越收緊,比起十幾年前更嚴。稍微有什麼違禁詞,就給封殺了。比如,幾乎在抖音平台上發布關於太原自殺事件的視頻幾天後都被封殺。就算不是質疑和批評中共,連發布爛尾樓維權、工人欠薪、自殺等等社會性事件也會被封殺,要麼限流,要麼下架。

「因為中共總是說這種protest(抗議)是『尋釁滋事』。中共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中共越來越好面子,它已經心知肚明自己執政能力不行,而且經濟一塌糊塗,卻要收緊中國人民的言論和發表不同意見的自由,讓你感到恐懼,讓你感到壓抑和窒息,最後就導致社會上的戾氣越來越重。」他說。

Kavin還對身邊的小朋友做了調查,發現現在大陸的小學比以前被洗腦加更嚴重,學校更加宣傳「愛國愛黨」。小學生其實不喜歡戴紅領巾和每週一升國旗,太陽刺眼得不得了,完全是形式主義。

「小學生組織春遊,去英雄烈士紀念館和公園,孩子們覺得不好玩。而在美國、加拿大這邊的戶外教學(field trip)都很有趣,去水上樂園,去農場,去科學館,去海邊湖邊,去博物館。他們都特別羨慕國外的教育。」Kavin說,「中國小學生作業那麼多,做到十一點、甚至十二點,太難想像了。我很心疼中國這些小孩。」

Kavin還透露,去年他從香港回內地時,從西雅圖拿了一份《大紀元時報》,坐高鐵時就在那裡看這份報紙。有兩個乘客從鄭州上車,就問他,「這是什麼呀?」他說,「給你們看。」那兩個人說,「哇,真好看!」「點讚,國內看不到的新聞!」

Kavin表示,他看到大紀元網站有個留言非常好,「我同意這個留言,就是新唐人在中國播放的那一天,《大紀元時報》在中國廣大的城市、農村賣著報紙,才是中國人民真正偉大復興的一天!」

責任編輯:孫芸#

推薦閱讀:
相關新聞
美國會通過法案 反制中共有關西藏的假信息
數月內三名迫害法輪功的政法委官員死亡
公民記者張展被上海警方傳喚、威脅
迫害中痛失至親 大連單親媽媽再被非法綁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