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澳菲組新四方聯盟 成美印太戰略核心

人氣 387

【大紀元2024年05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陳霆綜合報導)分析人士表示,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菲律賓之間形成了新的四邊組織,已成為華府印太地區安全政策的核心,其地位已迅速超過了原本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

上週四,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夏威夷與這三個國家的防長舉行了一系列會議,給這個印太聯盟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路線」。據報導,五角大樓官員私下將這個新的四方聯盟稱為「小隊」(Squad) 。

美日澳菲已於四月舉行了海上軍事演習,預計今年還將舉行更多演習。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研究員泰利斯(Ashley Tellis)告訴《日經亞洲》,由於印度、美國大選影響了會議時程,加上俄烏戰爭、中東衝突的影響,使美日澳印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影響力略有下滑。

但他表示,這也讓人們能正確認識「四方安全對話」的作用。

泰利斯說:「就制衡中國(中共)而言,『四方安全對話』只是美國箭筒中的一支箭。它在和平時期的價值最大。」

「在與中國(中共)的軍事化危機和衝突中,像AUKUS和Squad這樣的小型多邊組織,以及最重要美日聯盟,事實上比四方安全對話重要得多。」他說。

他說:「這並不是要貶低四方。只是強調了一個戰略事實。」

美國觀察家研究基金會(ORF America)執行董事、印度學者戴先卡(Dhruva Jaishankar)向《日經亞洲》表示,中共對菲律賓補給船發射水砲,並多次在南海挑起紛爭,使得「Squad」備受重視。

戴先卡說:「這確實是中國(中共)目前施加壓力最大的地方,甚至超過了台灣,這確實是對美國聯盟的考驗。」

印度曾希望在今年早先召開一次四方峰會,以配合美國總統拜登於1月對印度的訪問。但最終拜登忙於競選等事務,未能訪問印度。

戴先卡表示,印度原本考慮在4月19日印度大選前,舉行一次四方峰會。但拜登3月7日的國情咨文演講,以及日本首相岸田文雄4月10日對美國的國事訪問,使這一計劃受挫。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賴肖爾東亞問題研究中心主任考爾德(Kent E. Calder)說,「一系列戰略三角」,包括美日韓、美日菲等,「確實是美國目前外交政策的核心」。

考爾德指出,這些戰略三角都有明確的功能,讓拜登政府「忙得不可開交」,無暇顧及四方安全對話。

不過,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印太安全項目主任柯蒂斯(Lisa Curtis)說,「Squad」並不能取代「Quad」,而應被視為一種補充。

「印度是美國印太戰略的重要一環。這是一個關鍵組成。」她說。

她說:「如果台灣海峽或南海發生任何形式的衝突或危機,印度將在印度洋和馬六甲海峽發揮關鍵的守望作用。」

《日經亞洲》分析,「Quad」與「Squad」的區別在於「威懾 」一詞的出現。儘管Quad的正式名稱是「四方安全對話」,但它一直迴避安全問題。

過去四方領導人峰會後的聯合聲明,都提到了地區的「和平 」與「穩定」,但從未談及威懾問題。這可能源自印度的考慮,因為印度一直有不結盟、戰略自主的傳統。

責任編輯:李沐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