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調查:緬甸犯罪網絡保護傘是中共

人氣 921

【大紀元2024年06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果敢家族是中緬經濟關係的引擎。他們的經濟影響力來自(非法生意),也來自他們與中國各地經濟和政治精英建立的龐大關係網。」一位緬甸問題專家這麼說。

《華盛頓郵報》6月19日發布的一份調查報導揭示,緬甸的犯罪網絡不僅受到緬甸軍政府的保護,更受到中共官方的保護。緬甸北部與中國接壤的果敢地區的四大犯罪家庭是在中共的保護傘下發展起來的,但是當他們的作為令中共不滿時,中共又對他們實施了殘酷打擊。

那位緬甸問題專家稱,這些果敢犯罪家族是中共製造出來的、但又失控的「怪獸」。

果敢犯罪家族與中共當局深度合作

《華郵》調查發現,根據聯合國官員、中國法庭記錄和分析人士的說法,果敢的犯罪網絡主要由魏、白和劉氏家族領導(註:果敢有兩個劉氏家族,與魏、白兩家合稱「四大家族」),他們十多年來與中共官方——主要是與其接壤的中共雲南省政府——保持著密切關係,同時也得到北京和緬甸軍政府的支持。緬甸軍事首領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在2021年政變中上台後,進一步鞏固了這些家族作為政治和經濟經紀人的地位。

果敢家族與中共政府官方深度合作的證據已從中國互聯網和社交媒體上被部分刪除,但其中一些證據已被《華郵》存檔和核實。果敢當局、緬甸軍政府和中共政府的官方網站和社交媒體頁面上曾經有過的聲明、新聞稿和照片顯示,他們在多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經濟項目上進行了合作。

果敢是禁止記者進入的,但是透過網絡視頻片段、照片和《華郵》對超過24位曾在果敢工作過的人的採訪,可以為外界提供一個窗口,讓人們了解那個地區——那裡有三百多個詐騙園區,也被稱為「大院」。聯合國估計,有數十萬人被拐賣入該地區。國際刑警組織估計,果敢是一個國際詐騙網絡中心,其在世界各地運營的詐騙產業價值3兆美元。

在果敢從事電信詐騙工作的人大部分是中國公民,他們被欺騙到那裡或被拐賣到那裡。當他們沒有達到詐騙財務目標或試圖逃跑時,就會遭到毆打、酷刑,甚至殺害。一些事例已經通過受害者提供的經核實的視頻片段、照片和短信截圖得到了證實。

《華郵》也查閱了中國的法庭記錄,發現過去10年間有1,100多起與果敢有關的刑事案件,其中一些專門針對這些家族經營的電詐「大院」和企業。記錄顯示,幾乎所有犯罪活動都集中涉及非法賭博、人口販運和毒品,且犯罪嫌疑人都是低階人員,而這些家族的族長們則繼續與中共官方合作。

果敢家族既經營合法企業,也經營非法企業,而且往往在同一處地產上同時進行。在中共黨魁習近平開始推行其最初價值1兆美元的大規模「一帶一路」倡議以擴張中共在地區和全球影響力時,果敢家族被認為是中共有用的合作夥伴和保障其所在地穩定的勢力。公司記錄顯示,作為漢族人,這些家族在中國設立了公司,並獲得了中國公民身分證。

例如在2023年5月,劉氏家族作為貴賓出席了在緬甸首都內比都舉行的一場備受矚目的中緬邊境貿易博覽會,該博覽會旨在促進中緬「互利合作」。劉氏家族的公司攤位與華為和中國電信等中國大公司並排。中共駐緬甸大使、雲南省長、臨滄市長等中共官員都到場了。

根據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的估計,中共的保護傘作用使得這些家族能夠統治果敢這個漢族人口占多數的地區,並將該地區變成一個複雜的犯罪網絡的中心,每年產生數十億美元的收入。

UNODC東南亞和太平洋地區代表傑里米‧道格拉斯(Jeremy Douglas)說:「他們是該地區最強大、最賺錢的賭場和詐騙營運商之一,並且被認為是不可觸碰的。」

然而,這種電詐行為引起了數十萬名中國受害者以及被拐賣到果敢從事電詐工作的人的家屬的日益憤怒。據官方和分析人士表示,隨著詐騙和人口拐賣成為中國國內政治問題,中共最終被迫對這些犯罪家族採取行動。中國反詐欺中心今年5月底表示,自2021年以來,中共警方截獲了1,570億美元的詐騙資金。

美國和平研究所(U.S. Institute of Peace)緬甸項目主任傑森‧塔爾(Jason Tower)說:「果敢家族是中緬經濟關係的引擎。他們的經濟影響力來自(非法生意),也來自他們與中國各地經濟和政治精英建立的龐大關係網。」

果敢犯罪家族在中共扶持下發展起來

《華郵》報導說,遠離緬甸腹地的果敢長期以來一直是罪惡的代名詞,是一個從海洛因和冰毒生產到賭博的窩點,所有這些最初是在果敢早期軍閥彭家聲和他的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NDAA)的統治下蓬勃發展起來的。彭家聲最早也是得到了中共方面的支持。

2009年,緬甸軍方對民族民主同盟軍採取打擊行動,在拉攏了彭家聲的一些高層部下後擊敗了彭家聲的同盟軍。為了將果敢地區置於中央控制之下,領導這次行動的指揮官敏昂萊在兩年後被精心挑選來領導緬甸軍方,並繼而通過政變成為緬甸軍政府的領導人。敏昂萊也得到了中共的支持。彭家聲失敗後帶領他的同盟軍逃到中國境內避難,也得到了中共的保護。

分析人士稱,背叛彭家聲的白家、魏家和劉家隨後獲得了對果敢地區及其地下經濟的控制權。這些家族控制著果敢地區生活的各個層面,他們成為手握重權的人物,如緬甸軍隊果敢邊防部隊領袖、果敢地區的立法者和政府領導人,以及大企業主。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緬甸問題高級顧問理查德‧霍西(Richard Horsey)說:「(這些家族)涉足了那裡已經存在的各種非法業務,並且還建立起更多非法業務。」

同時,隨著中共推動「一帶一路」投資和加深緬甸軍政府與中共之間的關係,這些果敢大家族的華裔身分也強化了他們的地位。

據中國官方聲明稱,雲南地方當局與這些果敢家族就擴大港口和兩個跨境經濟區等投資機會進行了合作。2017年,當中共在北京聚集外國領導人參加首屆「一帶一路」論壇時,中共央視將新擴建的臨滄市清水河口岸作為連接雲南和果敢的示範計劃進行宣傳。不久之後,中共向清水河邊境自貿區撥付了600萬美元的中央財政補貼。中共財政部還從亞洲開發銀行籌集資金,亞洲開發銀行最終在中共官員2018年4月訪問中緬邊境後批准了2.5億美元的貸款,用於道路和其它基礎設施建設。

專家表示,中共認為「發展是通往穩定之路」,因此針對動盪的邊境地區的總體方針就是發展那裡的經濟。

位於北京的「太和智庫」(Taihe Institute)研究員劉雲(音譯)對《華郵》說:「中國(中共)對果敢的主要目標是確保邊境安全,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幫助對方解決經濟和民生問題。」

亞洲開發銀行發言人表示,雲南臨滄的清水河口岸計劃「旨在提高中國這些地區及週邊地區居民的經濟成長潛力和生活水平」,該計劃的開發「符合亞行的政策和程序」。

果敢家族將其資產發展成為多元化的企業集團。公司記錄顯示,特別是劉正祥家族的「福利來集團」(Fully Light Group)涉足了緬甸各個利潤豐厚的行業,包括房地產、酒店、寶石、農業、捲菸、農藥等,並在中國和柬埔寨都開設了子公司。

但是根據聯合國官員和維基解密公布的美國外交電報,果敢企業帝國的核心其實是賭場、地下銀行和洗錢活動。

來自中國的豪賭客和普通賭徒們紛紛湧向果敢,因為雲南和果敢之間的邊境有眾多缺口。果敢首府老街建起大型賭場,全天24小時營業。果敢家族還計劃建造果敢機場,並將果敢定位為類似澳門的外國遊客目的地。

在巨大的賭場背後,一個更險惡的產業在果敢開始發展起來。中國法庭文件顯示,至少從2018年開始,「犯罪集團」就開始偷渡人口進入「臥虎山莊」,並強迫他們從事詐騙工作。據中共官方媒體和一名在該詐騙大院裡工作過的人士稱,「臥虎山莊」歸明氏家族所有,而明家是跟隨白氏家族發跡的。

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瘟疫爆發後,中緬邊境關閉,切斷了賭場的財源,這加速了果敢經濟向電信欺詐的轉變。但真正給果敢帶來壓力的是2021年緬甸的軍事政變。隨著西方對敏昂萊軍政府實施制裁,敏昂萊轉向這些大家族尋求經濟和政治保障,包括要求他們繳納大筆稅金。

根據果敢政府的社交媒體帖文和緬甸官方媒體報導,這些家族為敏昂萊最喜歡的項目(例如建造大理石佛像和佛塔)慷慨捐贈,並利用他們與中共的關係來維持雙邊貿易和基礎設施項目的進行。這些家族的族長成為緬甸獲得勛章最多的公民之一,被授予多項榮譽和獎項,並代表緬甸出席主要地區高峰會。

國際危機組織的霍西說:「這些家族覺得他們沒有不可以做的事情。」

果敢電詐大院像人間地獄

在果敢從事電詐的人多是從中國跨境而來的,也有來自馬來西亞等較遠地方的。他們來到果敢後,實際上就被監禁在專門建造的電詐大院中了。大院裡有類似於大型呼叫中心一樣的房間,電詐從業者們坐在一排排的電腦屏幕前,他們受到的培訓是要把電話那一端的受害者的積蓄詐光。

根據在「臥虎山莊」裡發現並被發布在中國短視頻社交媒體「抖音」上的紙條,詐騙者通常會打電話給他們的年長親屬,談論出差和親情,以「樹立負責任、善良和尊重的形象」,同時偶爾「輕鬆討論一下『投資』機會」。一名騙子說,他們也會評估對方是否更喜歡談論浪漫的事情。

目擊者稱,許多進行詐騙活動的場所都位於這些家族多年前建造起的飯店和賭場綜合建築中,也有的是專門為電詐目的建造的,這些建築物都有一些明顯的標誌,如窗戶裝有鐵柵欄,圍牆很高,甚至建築物頂上還有緬甸軍方的狙擊手。

一名受僱在劉家擁有的一家酒店內建造隔音電話亭的勤雜工說,他工作時被尖叫聲打斷,他看到一名主管毆打三名男子,那三名男子的雙手被反綁在背後,並被拴在鉛管上。

一名被拐賣到老街的台灣女子告訴《華郵》,她在試圖逃跑時被抓回去遭受了水刑。一名中國男子在中國網路上回覆接受一份演藝工作後,他被持刀男子強行帶入果敢,他說他在果敢的大院裡看到有其他人被用鎖鏈毆打。他在接受《華郵》採訪時還提到,他看到有一次,有四人在被毆打時試圖從警衛手中奪槍進行反擊,但他們最後被槍殺了。

目擊者稱,「臥虎山莊」是管理最殘酷的電詐大院之一。據一名帶領那裡詐騙團隊的人士透露,那裡用獅子、老虎和熊來威脅那些要越線逃跑的人。

這些家族也聘請外國保安人員來保護他們的利益。前愛沙尼亞海軍軍官亞歷克斯‧克利塞維茨(Alex Klisevits)是回應了一則為「中國商人」尋找近身保鏢的招聘廣告後抵達果敢的,他是這樣的11人之一。克利塞維茨說,他是被偷運進入緬甸的,他很快就意識到他不能自由離開了。

克利塞維茨回憶說,在上班第一天,他看到一名被鐵鍊拴住的男子被打得不省人事。他說:「當我看到他們如何懲罰人時……我想,『我這是到哪了?』」

中共迫於壓力開始打擊果敢電信欺詐

到2023年,北京面臨越來越大的國內和國際壓力,要求對果敢的電信欺詐活動採取行動。聯合國去年的報告估計,超過12萬人被迫在緬甸從事電詐工作。而救援組織表示,這只是個保守的估計數字。

據美國國務院監測和打擊人口販運辦公室稱,被販運到果敢地區的詐騙中心工作的人至少來自35個國家,包括美國、烏干達和巴西,但大多數人來自中國。

果敢電詐在中國已成為公共問題,以至於去年中國票房最高的一部香港電影《孤注一擲》(No More Bets)講述了一名中國軟件工程師被拐賣到一個緬甸北部與果敢非常相似的一個地方,他在那裡被迫從事詐騙工作的故事。

去年8月,中共大使警告緬甸當局要「根除賭博和詐騙之毒」,並表示「這是中國人民深惡痛絕的」。這標誌著中共首次公開發出信號要打擊果敢電詐。

老撾和柬埔寨的電詐大院遭到當地警察的突襲搜查,並有中共警察的陪同。在緬甸,果敢家族們發誓要進行自己的鎮壓,聲稱他們永遠不會容忍在他們的地區發生此類犯罪活動。聯合國官員和研究人員表示,隨後的突襲和逮捕都是表演性的,是演給國際社會看的。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博士生徐鵬(音譯)對中緬邊境地區進行了廣泛研究,他對《華郵》說:「中國(中共)事先確實向緬甸軍方發出了很多信號。(敏昂萊)要不是不理解這些訊號,就是不願意鎮壓,這是因為他的個人歷史,他認為果敢是他崛起的開始。」

被困的欺詐從業者們開始聽說中國希望他們回家,於是他們越來越多地試圖逃跑。去年10月20日,在「臥虎山莊」,當一百多人試圖逃跑時,警衛開了槍。《華郵》表示,無法核實當時到底造成多少人死亡,但根據果敢居民陳森美(Sammy Chen)的說法,當時有四名中共便衣警察被殺害。陳森美也是一名獨立顧問,與中國和泰國的幾十個家庭合作幫助他們的親人逃離果敢詐騙大院。

那四名中共便衣在「臥虎山莊」被殺事件成為中共打擊果敢電詐活動的關鍵轉折點。

隨後在11月,以魏家、劉家和明家主要成員為主角的認罪視頻開始出現在中國媒體上。他們的認罪聲明幾乎相同。其中兩名明家主要成員被緬甸警方逮捕後移交給了中共當局。據緬甸國家電視台報導,明家族長明學昌在緬甸警方的一次突襲中「用自己的手槍自殺」身亡。

27歲的魏清濤是魏家族長魏超任的兒子,之前他在果敢過著奢華的生活:開著賓利和蘭博基尼,吸著稀有的雪茄,乘坐私人飛機,在夜總會參加派對向人群扔鈔票,更不用說天天穿著定製西裝了。在「認罪視頻」中,他穿著囚衣亮相,照本宣科地朗讀他的認罪書說:「我們從網路詐騙中賺到的錢來自普通中國人的退休金。這一次,中國(中共)政府下了決心,……我們不能再抱任何幻想。」

去年12月,中共對白家、魏家和劉家的族長和其他家族成員又發出十多份逮捕令。

魏清濤的叔叔也很快被緬甸當局逮捕,並被戴上手銬送上飛往中國的飛機,兩側有數十名警察護衛。

中共媒體大篇幅報告了魏清濤和這幾大家族另外至少15名主要家族成員及其同夥被指控犯罪和被拘留的情況,以展示北京的影響力。

彭家聲的兒子率部趁機反攻果敢和緬甸

受到北京打擊果敢犯罪家族的鼓舞,彭家聲的民族民主同盟軍——現在由他的兒子彭德仁領導,與另外兩個民族武裝團體結成「三兄弟聯盟」,他們以響應北京的打擊行動而開始反攻果敢,並在緬甸全國範圍內進攻軍政府的地盤。民族民主同盟打出的口號是:「消滅騙子,拯救我們的同胞。」

今年1月6日,果敢首府老街被民族民主同盟軍攻陷,這是15年來緬甸首次將果敢地區的控制權完全交還給叛軍組織。這也是緬甸自獨立以來,緬甸軍隊損失領土最嚴重的一次。

但是分析師表示,如果沒有中共明確或默許的支持,彭德仁與「三兄弟聯盟」的勝利也是不可能的。

緬甸犯罪網絡還在活動,難以根除

自中共打擊果敢電詐以來,緬甸軍政府一直與中共合作,從果敢遣返外國人。據緬甸公共安全部稱,自去年7月以來,已有4.9萬名詐騙分子被遣返中國。

緬甸官員表示,果敢幾大家族的幾名高級成員現在中國面臨詐欺和其它可能的指控,最高可能會被判處終身監禁,但是更多家族成員已經逃脫了。

果敢犯罪家族擁有的賭場和酒店仍然存在,但已經空無一人。「臥虎山莊」也是如此,它的牆壁搖搖欲墜,布滿彈孔。

犯罪集團似乎在離開果敢,但是事實證明,這些犯罪網絡很難根除。根據區塊鏈分析公司Chainaanalysis對果敢家族加密貨幣錢包的分析,以及調查人員對果敢家族位於緬甸商業首都仰光的辦公室的實地走訪,結果發現,與果敢家族相關的子公司和業務仍然完好無損。

例如,Chainaanalysis發現,截至今年4月,劉家的「福利來集團」及其子公司——包括線上賭場營運商「華納國際」(Warner International)——仍在通過加密貨幣錢包轉移數百萬美元。

Chainaanalysis的高級情報分析師薛銀白(Xue Yin Peh)對《華郵》說:「這些犯罪組織太複雜,無法通過單一行動予以消滅。」

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的道格拉斯表示,果敢犯罪集團首選的加密貨幣是「泰達幣」(Tether),它是世界上市值最大、採用範圍最廣的穩定幣,其價值與美元掛鉤。道格拉斯表示,福利來集團的子公司,如位於柬埔寨的Gobo East賭場,仍在通過泰達幣進行交易。

他說:「這些企業帝國的關鍵部分仍然在正常運作。」

而其它犯罪集團——作為這些家族的競爭對手——組織經營的詐騙活動也在緬甸其它地區和東南亞持續增長。

據聯合國研究人員和反人口販運的救援組織稱,網路詐騙活動——其中許多是由其他華人幫派團伙實施的——繼續擴展到世界其它地區,尤其是柬埔寨和老撾,但也遠至杜拜、南非,甚至格魯吉亞。

國際刑警組織祕書長尤爾根‧斯托克(Jürgen Stock)今年3月說:「最初是東南亞的區域性犯罪威脅,現已演變成一場全球人口販運危機,網路詐騙中心和目標人群都有數百萬受害者。」

美國和平研究所的塔爾指出,中共幫助製造了「一個它現在無法控制的『弗蘭肯斯坦怪獸』」。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分析:緬甸內亂顯現中共勢力輸出之禍
曝光中共反緬北電詐的宣傳騙局
緬甸同盟軍奪回果敢 學「習選」被指中共背後支持
緬甸內戰 交戰雙方均用中國無人機攻擊對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