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韋泛誤入陰間得讖言

作者:史然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1916
【字號】    
   標籤: tags: , ,

沒人知道韋泛從何而來。大歷初年,他被罷去潤州金壇縣尉的職務,就到吳興來遊覽,臨時把船繫在靠近興國佛寺的水邊。當時正是正月十五,善男信女們紛紛到佛寺參拜禮佛,韋泛看在眼裡,也想上岸去遊玩,不料卻忽然倒地,猝死了。縣吏和捕快來檢驗,發現他還有氣息,過了一宿後,他又甦醒了。

醒來後,他說:看見一個官吏拿著公文過來,說:「府司讓你去。」於是就和他同行,走了大約十多里地,來到一座城市,警衛森嚴,進城以後見到的大多是親戚舊友,來來去去,韋泛吃驚地問那官吏說:「這是什麼地方啊?」官吏說;「這不是人間。」韋泛這才明白自己已經死了。

不一會兒,見到幾個騎馬的人一路呼喝而來,其中有一人衣服新鮮華麗,容貌偉岸,韋泛走上前一看,原來是故人。那人很吃驚,問:「你來這兒幹什麼?」韋泛說:「被官吏所追。」那人說:「我是主管召魂的。不知道追的是你。」思考了一會兒說:「哈!錯了!要追的人並不是你,是兗州金鄉縣尉韋泛。」馬上呵斥官吏趕快送韋泛回去。韋泛很高興能返回人間,並倚仗他是故友,趁機要求他,說要看自己的官祿和壽命。那人沒辦法,就偷偷地告訴一個官吏把韋泛帶到另一個院落,讓韋泛站在門邊。官吏進去後,拿著一枝紅筆出來,在韋泛的左手寫道:「前楊復後楊,後楊年年強,七月之節歸玄鄉。」

寫完後,韋泛就出來了,原先追韋泛的那個官吏又送他回來了。甦醒後,韋泛把他經歷的事一一敘述出來。一個叫法寶的和尚很喜歡聽一些奇聞異事,把韋泛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問得清清楚楚,並傳開來。

六年後,韋泛被調任太原楊曲縣作主簿。任滿回到京城,正好遇到自己的親屬同鹽鐵使有舊交情,就推薦韋泛作了楊子縣巡官。在職五年,建中元年六月二十八日,準備赴京選官,突然暴病死在廣陵旅舍,那天正好是立秋日(七月節)。

清張若靄畫墨妙珠林(卯) 冊 立秋。(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註:

《前定錄.韋泛》

韋泛者,不知其所來。大曆初,罷潤州金壇縣尉,客遊吳興,維舟於興國佛寺之水岸。時正月望夜,士女繁會,泛方寓目,忽然暴卒。縣吏捕驗,其事未已,再宿而蘇。云:見一吏持牒來,雲府司追遂。與之同行,約數十里,忽至一城。兵衛甚嚴,入見多是親舊往還。泛驚問吏曰:「此何許也?」吏曰:「此非人間也!」泛方悟死矣。俄見數騎嗬道而來,中有一人衣服鮮華,容貌甚偉,泛前視之,乃故人也。驚曰:「君何為來此?」曰:「為吏所追。」其人曰:「某職主召魂,未省追子。」因思之,曰:「嘻!誤矣!所追者非追君也,乃兗州金鄉縣尉韋泛也。」遽叱吏送之歸,泛既喜得返。且恃其故人,因求其祿壽。其人不得已,密謂一吏引於別院,立泛於門。吏入,持一丹筆來。書其左手曰:「前楊復後楊,後楊年年強,七月之節歸玄鄉。」泛既出,前所追吏亦送之。既醒,具述其事。沙門法寶好異事,盡得其實,因傳之。後六年,以調授太原揚曲縣主簿,秩滿至京師,適遇所親與鹽鐵使有舊,遂薦為揚子縣巡官,在職五年。建中元年六月二十八日將赴選,以暴疾終於廣陵旅舍。其日,乃立秋日也。@#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貞元年間,有個舉人叫李螾。正要應試,中舉的可能極大。一天他忽然夢見一紫衣人對他說:“你只能在禮部侍郎顧少連的主考下考試中榜。”
  • 中唐首屈一指的名將郭子儀,是一個“再造王室”,挽狂瀾於即倒,使大唐轉危而復甦的人物。郭子儀平“安史之亂”、多次平定外夷入侵和國內藩鎮作亂,他年過八旬還帶兵征戰,獨力撐天,後世評曰:“天下以其身為安危者殆三十年”。
  • 他問馬游秦有什麼要求,游秦不回答,裴光庭一再追問,游秦才說:“我已經知道自己要當什麼官了,不敢再說什麼了。”光庭說:“你當什麼官由我決定,你怎麼會知道?”
  • 在唐天寶年間,劉邈之調任岐州陳倉尉,他姨母家的表弟、吳郡的陸康從江南來看他。主簿楊豫、縣尉張穎聽說陸康來了,都來向劉邈之祝賀。
  • 在唐天寶元年的冬天,喬琳從太原出發赴京城應試。走到大梁(今河南開封),住在旅店裡。當時天寒雪大,他的馬被凍死了,傭僕也都離他而去。喬琳聽說浚儀尉劉彥莊喜歡結交朋友,便前往求助。彥莊的朋友中有個名叫申屠生的人,精通相術。他自稱已經八十多歲了,為人恃才傲物。彥莊的朋友賓客雖然是知名之士,他也從不與他們揖讓。
  • 侍郎薛邕,有當宰相的願望。當時有個張山人善於看相。 一天,兵部郎中崔造和前科進士姜公輔一同在薛邕那裏做客。薛邕問張山人說:“坐上這幾個人有沒有宰相?”心裏想,如果有的話,應該是自己。
  • 唐朝開元年間,皇上急於治理朝政,尤其注意宰相的人選。皇上想任命張嘉貞爲宰相,但忘了他的名字。於是夜間讓宮人持著蠟燭,去尋找當天在省中值班的是誰。回奏說是中書侍郎韋抗值班。皇上馬上召韋抗進寢殿。
  • 唐貞元初年,有一個叫杜思溫的太學生,擅長彈琴。他常在公侯門館裡遊樂。每次在宴會上彈奏,都受到讚賞。
  • 上元年中的一天,吏部員外張仁將沈君亮請到上座後問道:“明公看我什麼時候能夠升遷?”沈君亮回答說:“您的席位還未坐熱,為何就發愁不升官呢!”
  • 唐德宗貞元年間,有個孟員外,年輕時考進士,多次未中,就想不考了,又無處可去,於是寄居在省城裡的一個殷姓親戚家,為殷姓長輩所輕視厭煩,竟達到不能容他的程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