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4800官員豪賭 查處200多名科級幹部

標籤:

【大紀元11月25日訊】浙江省黨員幹部豪賭已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該省紀檢監察機關兩年內共立案查處黨員、幹部參與賭博案件4800多件,佔各種黨員幹部違法亂紀立案總數的26.1%。賭博這種形式已成為滋生腐敗、權錢交易的溫床。有些人利用賭博變相行賄受賄;某些部門工作人員還利用單位領導喜歡賭博的特點,通過經常陪領導賭博甚至故意輸錢給領導來謀求個人利益;在有的地方,賭博成了下級向上級、“老板”向官員行賄的重要渠道。

據新周報24日報導,黨員、幹部的賭博行為已與經濟腐敗案件相互交織,往往在賭博案中挖出經濟案,經濟案中帶出賭博案。賭博的場所也日趨公共化。從偷偷摸摸到公開無忌;從休閑時間到通宵達旦甚至利用上班時間;賭博地點由國內向境外延伸。

賭博盛行 監督缺位

一些幹部從不賭到小賭,再到大賭,直至揮金如土出境豪賭,這期間跨越的時間並不算短,有的甚至長達10多年,但根本無人來管或者管不勝管,監督在某些地方形同虛設,到了嚴重失控的地步。

浙江省短時間內查處了近5000件黨員、幹部賭博案,浙江省被處罰的200多名科級幹部很多都是從小賭開始的。一些落馬的級別較高的官員失控的現狀更是驚人,如原重慶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張宗海多次挪用公款到澳門賭錢,共動用2億多元公款,僅一次就輸掉1億多元人民幣;原沈陽市委`委、常務副市長馬向東,曾先後17次到港澳賭博,乘坐包機來回無人過問;原湖北省駐港辦事處主任金鑒培,常年泡在賭場上,幾年間揮霍掉1.4億港元的公款;原廣東省台山市體育局局長李健揚,1999年至2001年間到澳門賭博達100 多次,僅2001年5月就先後15次到澳門,在一個月內揮霍公款700多萬元;廣東省食品企業集團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謝鶴亭,有長達近10年的賭博生涯……

賭博已成行賄受賄暗道

聞名全國的“賭博書記”、陝西省南鄭縣陽春鎮原黨委書記劉貴正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直言,自己第一次挪用公款賭博是投上級領導所好,試圖通過賭博得到關照,以盡快調回縣城工作。“為了贏得縣委副書記開心,哪怕硬著頭皮,我每回都要故意輸掉好幾千元。”

“賭博局長”李健揚挪用公款700多萬元入獄後,供述自己最初的賭博目的“是為了和領導搞好關系”。賭博已成為權錢交易、變相行賄的溫床。

對於貪官的豪賭行為,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所所長李成言教授稱“幹部涉賭已產生非常惡劣的後果”:從已發現的幹部“賭徒”的墮落軌跡看,賭博已成為行賄受賄的暗道、滋生腐敗的溫床。賭博需要錢,賭輸了更需要錢,為了錢,這些幹部就可能以權謀私、貪污受賄、賣官鬻爵。如果任其發展,賭掉的將不僅僅是社會的經濟財富,還有國家的名望與前途。

賭博成了洗黑錢的方式

幹部賭博讓國有資金以飛快的速度大量流失:據《海峽都市報》報道,原中共重慶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張宗海“共動用2億多元人民幣公款,在葡京賭場貴賓廳一擲千金,共輸掉1億多元”;從1996年至1999年,馬向東曾先後17 次到港澳豪博,有一次3天內就輸了上千萬元;西安市機電設備股份有限公司原總經理周長青、廣東省食品企業集團公司原總經理謝鶴亭,這二人下注一般在80萬至100萬港元間,而湖北省政府駐港辦事處主任金鑒培的賭注,則高達七八百萬港元 ……

同時,部分腐敗分子將賭博視為洗白黑錢、逃避監督和懲罰的一種重要手段。因巨額受賄罪被判死緩的廈門市原副市長藍甫,自稱幾年來“戰績輝煌”,通過賭博賺到的錢多達65萬美元外加33萬港幣!事實是藍某每一次都是逢賭必輸。他此舉是給自己洗錢一個借口:黑錢是賭博所得,而非受賄。

根據目前中國法律,到海外旅行或進行商務活動的中國人最多只能攜帶5800美元。但許多中國人在澳門的賭桌上動輒揮霍數萬甚至數十萬美元。監控資金流動的政府官員稱,實際上,每年都有數十億美元被走私到香港和澳門。

事實表明,各種渠道的國內資金在一些不法分子的操縱下,源源不斷地流向境外,並已成為蠶食中國國民經濟正常發展的黑洞。@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惠州公安局長涉為賣淫集團  提供訪港簽證
黑道調槍火併 警方先攔截
加拿大賭場吸引美國及亞裔賭徒
呂:選舉輸了不要不服輸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中共紅線被踩爆 蓬佩奧年內訪台?
【遠見快評】美台新規解析 遼寧號洩底網絡譁然
【微視頻】比特幣大漲有因 中共嚴控國人購外幣
【新闻大家谈】中國CDC洩密 美台交往鬆綁
【拍案驚奇】警告對台動武是大錯 美軍近看共艦
【財商天下】限制外資銀行 中共怕什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