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政!”口號再現 注射不明藥物迫害

標籤:

【大紀元11月29日訊】某地一名法輪功學員,是前省級高校長跑冠軍,2003年7月20日被當地公安非法抄家關押48天,在非法關押期間,該市政法委書記親自指揮迫害,對極高喊“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口號(此爲文革時口號)後,強行注射不明藥物,下身立即出血昏迷,兩次從死亡邊緣搶救過來,又被判三年勞教監外執行。歷經中共邪黨殘酷的迫害,不改其真善忍信仰。

據明慧網2005年11月28日報道,一名化名淨蓮的法輪功學員,曾是省高校長跑冠軍,遭受中共無端摧殘,被注射不明藥物,使其原本健康的身體,變得虛弱不堪。以下以第一人稱描述迫害事實:

2003年7月20日夜,當地公安非法抄家,將我劫持到看守所,後轉到省監獄醫院。我被雙手銬在鐵床兩邊的鐵框上,兩腳被綁在床架上,形成一個大字形。市政法委書記親自指揮,高喊對我“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後(此爲文革口號),我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注射當中,我的下身流出一股液體,只聽見女警察叫一聲:血打出來了。我就不省人事了。當我再次清醒過來,全身象被抽空一樣無力,連睜眼也沒有力氣了,只聽見周圍一片嘈雜聲。一個陌生的聲音,仿佛是個中年婦女說:終於搶救過來了。

從此我全身無力,便血、尿血、吐血,四肢麻木、腫脹,皮膚成紫黑色,全靠輸氧氣(氧氣袋),雙手仍然被24小時銬在鐵床架兩側。盛夏中伏,不足6平方的地方,鐵門鐵窗緊閉,電扇不開,門外還有兩個犯人看著,這樣每天還強迫交48元看管費。時值39-40℃高溫,渾身長痱子,床上被絮又髒又臭。臭蟲在上邊爬來爬去,身上被叮的全是包,又癢又疼,兩手被銬著不能抓。我被非法關押、折磨48天,身體虛脫無力,又查出幾樣疾病(其中有一種傳染病),看守所不收,最後我被勒索5000元保外就醫費,回到家。48天體重減少十幾斤。一直被手銬銬著的胳膊,半年多不能擡,至今四肢仍有時麻木。而且藥物的毒素使我腳底流血流膿,一年多才癒合。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看管我的犯人(我向他們講過真象)悄悄告訴我,那天我被注射不明藥物後,下身打出血塊來,被單和褲頭都染紅了,以後血壓降到30多,心臟也危險了,死過去了。後被監獄醫院搶救過來,但是一直不省人事。不久後,他們第二次對我輸不明藥物,我又出現危險,死過去了。後又被搶救過來。

我被非法關押、折磨48天,身體虛脫無力,又查出幾樣疾病(其中有一種傳染病),看守所不收,最後我被勒索5000元保外就醫費,回到家。48天體重減少十幾斤。一直被手銬銬著的胳膊,半年多不能擡,至今四肢仍有時麻木。

半年後(2004年),不法人員又非法決定勞教我三年,因不許修煉,我身患幾種疾病,並有一種傳染病,被監外執行。

迫害開始後,2000年12月,我曾走上天安門,只因喊出了自己內心的聲音:“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手中高舉著“法輪大法好”黃底紅字的橫幅。隨即,我被關押在當地看守所兩年多,遭受非人迫害。超負荷的強迫勞動折磨得我一身病,體重減少20多斤。2003年初才以保外就醫的名義,放我出看守所。在這期間我沒有向惡人妥協,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利之所趨 吉林蛟河派出所抓捕法輪功
蒙市健康博覽會 氣功風水受歡迎
組圖:好萊塢聖誕遊行 法輪功放異彩
袁紅冰:法輪功現象的社會意義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與閆麗夢會談 專家:中共瞞疫無疑
【珍言真語】鍾劍華:港官染文革作風 打壓初選
【珍言真語】典型藍變黃 周小龍取消移民而參選
【思想領袖】司徒文:對華關係三錯 美低估台灣
【拍案驚奇】江西大潰堤唐山又震!回顧1976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