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良慶:楊天水、許萬平的黑色平安夜

沈良慶

標籤:

【大紀元12月27日訊】對楊天水、許萬平來講,今年的平安夜是個黑色平安夜。這一天,楊天水在南京再次失去自由,許萬平則被重慶法院判處12年有期徒刑。他們要在看守所、監獄或者警方安排的其他地方度過耶誕節。

昨夜,收到趙昕的短消息。因為是個破舊的二手手機,只能顯示半句話:「南京楊天水被警方……」天水遇到麻煩了。我先是撥打他的手機,不通。撥打跟他聯繫較多的李國濤家電話,還是不通。想查看電子郵件有無關於他的消息,老是「找不到伺服器」,無法打開雅虎信箱。至於gmail信箱,連試都不用試,已經很長時間無法使用了。

今天傍晚,終於撥通國濤家電話,獲悉:「楊天水昨天被刑事拘留,許萬平因為參加反日遊行示威被法院以‘陰謀顛覆政府罪’判處12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四年。」壞消息不僅得到證實,還來個壞事成雙,真他媽的渾蛋!國濤氣急敗壞地說:「楊天水、許萬平我很了解,都是很溫和的人,他們的行為不可能構成‘陰謀顛覆政府罪’,這是政治迫害。」我懶得聽他鳴冤喊屈,共產黨跟你講道理嗎?他們單方面制訂的「法律」不過是個隨心所欲的壓迫工具,是跟傳統政治中「術」、「勢」聯繫在一起的破爛玩意,哪能當真。我打斷他的話:「對這件事我們要表明自己的態度。」考慮到他對楊天水、許萬平的具體情況比較熟悉,電腦操作技術比我強,徵求其他朋友意見也較方便,我建議他起草一份檔,以共同發起人名義聯名發表。我對檔內容並無特定要求,只要就事論事、表明我們對新一輪政治迫害的態度、要求無條件放人即可。我全權委託他代為起草,不必寄文稿來徵求意見。我僅對發文形式談了看法:我不大認可異議人士動不動就給中共當局各領導機關及其負責人或者給聯合國、西方國家領導人寫公開信。這類公開信的抬頭大而無當,人家根本看不到,更不會作出回應。對於前者,還有雙邊關係考慮。人家一直視你為國家敵人、不拿你當回事,除了打擊,剩下的就是不預理睬,不必死乞白賴、沒完沒了上書。至於尚在體制內的人上書,另當別論。建議他用「聲明」之類的形式,不必寫某某機關、某某大人之類的抬頭。國濤有其合理的考慮和顧慮,認為中共當局抓人時往往會設置連環套,誰出頭組織營救、起草檔就抓誰或者找誰麻煩,用「聲明」之類的形式風險更大,建議最好先跟海外朋友聯繫,由他們負責發起並起草檔,我們跟進即可。如果他們不願意,我們只好自己搞,救人要緊,是否起作用是另一回事。不幸生活在員警國家,這種考慮和顧慮也在情理之中,我就沒有強求。

撥許萬平家電話,不通。自他被捕後,一直不敢和他妻子聯繫,因為幫不上忙,感覺很慚愧。去年夏天,他和天水來合肥看望我。他因為長期坐牢,人很瘦弱,健康狀況很糟糕,當時正生著病。不知這麼長的刑期能不能挺過來。畢業于北平師範大學的楊天水倒是儀錶堂堂。儘管生計艱難,衣著卻不馬虎,穿短袖襯衫也要系領帶。他和許萬平這幾年都很活躍,也遭到一些非議。其中有朋友之間的善意批評,也有身分不明者的惡意攻擊。天水是個爽快的人,熱心助人,活動能力也強。這幾年不僅忙著寫文章、交朋友,還想方設法拉點人道贊助,幫助陷入困境的朋友。有個化名「天下大勢」的人攻擊他拉贊助心術不正,他曾作出反擊。一些朋友也就此表明看法。我懶得湊熱鬧,前天又從《網路文摘》看到天水的反駁,還想勸他不必與此人打口水戰:連身分都不清楚,有什麼好說的?沒想到遲了一步,沒法跟他交流了。至於簽名問題,我一向認為應該尊重當事人意願。即便你認為是正當的行為,也應得到授權。今年4月分,我曾在南京、上海分別和天水、國濤當面交換過意見。朋友之間需要相互幫助,包括合適的批評,但不需要攻擊。

不知何時能夠再見兩位老兄。

(2005年12月25日)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專訪】沈良慶退團 安徽聲援百萬人退黨
中共大規模拘傳 訊問九評退黨
沈良慶:我為高律師鼓與呼
沈良慶:窮兇極惡的專制教育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山西洪災 無預警洩洪內幕
【思想領袖】用正義判斷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謎】神探李昌鈺 前世竟是他
【拍案驚奇】拜登喊軍事護台是口誤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