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良庆:杨天水、许万平的黑色平安夜

沈良庆

标签:

【大纪元12月27日讯】对杨天水、许万平来讲,今年的平安夜是个黑色平安夜。这一天,杨天水在南京再次失去自由,许万平则被重庆法院判处12年有期徒刑。他们要在看守所、监狱或者警方安排的其他地方度过耶诞节。

昨夜,收到赵昕的短消息。因为是个破旧的二手手机,只能显示半句话:“南京杨天水被警方……”天水遇到麻烦了。我先是拨打他的手机,不通。拨打跟他联系较多的李国涛家电话,还是不通。想查看电子邮件有无关于他的消息,老是“找不到服务器”,无法打开雅虎信箱。至于gmail信箱,连试都不用试,已经很长时间无法使用了。

今天傍晚,终于拨通国涛家电话,获悉:“杨天水昨天被刑事拘留,许万平因为参加反日游行示威被法院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判处12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坏消息不仅得到证实,还来个坏事成双,真他妈的浑蛋!国涛气急败坏地说:“杨天水、许万平我很了解,都是很温和的人,他们的行为不可能构成‘阴谋颠覆政府罪’,这是政治迫害。”我懒得听他鸣冤喊屈,共产党跟你讲道理吗?他们单方面制订的“法律”不过是个随心所欲的压迫工具,是跟传统政治中“术”、“势”联系在一起的破烂玩意,哪能当真。我打断他的话:“对这件事我们要表明自己的态度。”考虑到他对杨天水、许万平的具体情况比较熟悉,电脑操作技术比我强,征求其他朋友意见也较方便,我建议他起草一份档,以共同发起人名义联名发表。我对档内容并无特定要求,只要就事论事、表明我们对新一轮政治迫害的态度、要求无条件放人即可。我全权委托他代为起草,不必寄文稿来征求意见。我仅对发文形式谈了看法:我不大认可异议人士动不动就给中共当局各领导机关及其负责人或者给联合国、西方国家领导人写公开信。这类公开信的抬头大而无当,人家根本看不到,更不会作出回应。对于前者,还有双边关系考虑。人家一直视你为国家敌人、不拿你当回事,除了打击,剩下的就是不预理睬,不必死乞白赖、没完没了上书。至于尚在体制内的人上书,另当别论。建议他用“声明”之类的形式,不必写某某机关、某某大人之类的抬头。国涛有其合理的考虑和顾虑,认为中共当局抓人时往往会设置连环套,谁出头组织营救、起草档就抓谁或者找谁麻烦,用“声明”之类的形式风险更大,建议最好先跟海外朋友联系,由他们负责发起并起草档,我们跟进即可。如果他们不愿意,我们只好自己搞,救人要紧,是否起作用是另一回事。不幸生活在员警国家,这种考虑和顾虑也在情理之中,我就没有强求。

拨许万平家电话,不通。自他被捕后,一直不敢和他妻子联系,因为帮不上忙,感觉很惭愧。去年夏天,他和天水来合肥看望我。他因为长期坐牢,人很瘦弱,健康状况很糟糕,当时正生着病。不知这么长的刑期能不能挺过来。毕业于北平师范大学的杨天水倒是仪表堂堂。尽管生计艰难,衣着却不马虎,穿短袖衬衫也要系领带。他和许万平这几年都很活跃,也遭到一些非议。其中有朋友之间的善意批评,也有身份不明者的恶意攻击。天水是个爽快的人,热心助人,活动能力也强。这几年不仅忙着写文章、交朋友,还想方设法拉点人道赞助,帮助陷入困境的朋友。有个化名“天下大势”的人攻击他拉赞助心术不正,他曾作出反击。一些朋友也就此表明看法。我懒得凑热闹,前天又从《网路文摘》看到天水的反驳,还想劝他不必与此人打口水战:连身份都不清楚,有什么好说的?没想到迟了一步,没法跟他交流了。至于签名问题,我一向认为应该尊重当事人意愿。即便你认为是正当的行为,也应得到授权。今年4月分,我曾在南京、上海分别和天水、国涛当面交换过意见。朋友之间需要相互帮助,包括合适的批评,但不需要攻击。

不知何时能够再见两位老兄。

(2005年12月25日)

转自《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专访】沈良庆退团 安徽声援百万人退党
中共大规模拘传 讯问九评退党
沈良庆:我为高律师鼓与呼
沈良庆:穷凶极恶的专制教育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福建疫情仍严重 传许家印突进京
【秦鹏直播】欧盟称中共是对手 瑞士通过友台法案
【十字路口】恒大万亿债务危机 或引爆金融海啸
【思想领袖】鲁宾:“觉醒运动”在摧毁美国
【有冇搞错】恒大启示 谁“共同”了谁的富裕?
【微视频】中国煤价新高 电费要大涨 冬天难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