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良庆:穷凶极恶的专制教育

沈良庆

人气 5
标签:

【大纪元10月27日讯】近年来,教育乱收费问题已经演变为灾难性的社会毒瘤,严重侵犯了受教育者及其家庭的生命、财产和自由,破坏了社会稳定。《维权通讯》9月17日以教育收费为主题,编辑了《震撼:“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和《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悲惨学费”酿成的20个学生、家长自杀个案和40多个包括杀人、抢劫、绑架、盗窃、诈骗、卖身、许婚在内的非自杀个案,确实令人震撼。杨银波的导语说:“把中国的许多事讲出来,人常常不敢相信,但它确确实实是在大量地发生着。”不必详述这些血淋淋的惨案,我自己就有孩子被专制教育绑架、家长被勒索巨额赎金的切肤之痛。

我的孩子学习成绩中等偏上,这次中考600多分,因为估分偏高,未能报考与考试成绩相应的高中,被分配到一所录取分数线只有500多分的学校。为了让孩子能够上一所重点高中,在应试教育中不被淘汰,他妈妈使出浑身解数,请客、送礼、拉关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录取学校和目标学校同意“借读”,在向两所学校分别缴纳21,000元“借读费”和8,000元“择校费”后如愿以偿。不能怪孩子学习不努力。他每晚做作业要忙到零点左右。也不能怪孩子考得不好、估分不准。考试成绩总会有高低之分,估分更难免不准。只要有教育垄断和教育腐败,就会有冠冕堂皇的收费配套措施,包括应试教育、重点学校、择校、借读、官办私立学校等等。估分就是利用行政权力人为制造信息不对称,为逼迫孩子和家长缴纳巨额赎金择校、借读、上官办私立学校铺平道路。

毛泽东时代是单一的奴化教育阶段。教育完全被政治化。目的是为了培养所谓无产阶级事业接班人。它通过系统的洗脑将每个人转化为驯服的工具,“党教干啥就干啥!”严格按照每个人与党的亲疏关系(如阶级出身、政治表现)进行身份识别,将受教育者分为三六九等,享受不同的受教育权力。这种垄断教育用几乎免费的收费平等淡化了赤裸裸的政治不平等。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阶段,权力市场化和权贵私有化孵出了“教育产业化”,奴化教育演变成掠夺性奴化教育。党国和教育既得利益集团狼狈为奸,在剥夺国民灵魂的同时,掏空国民腰包。极权国家难免进行奴化教育,亦难免不负责任,造成政府教育投入不足。经济资源本身就具有稀缺性。专制政府在各种竞争性目标下分配稀缺的财政资源,当然要优先满足官僚集团自身需要,教育支出摆不上位置。中国的教育支出仅占国民收入3%左右,远远低于乌干达等贫穷国家。但是,如果考虑到中国家庭被迫承担的教育支出、家庭收入与教育支出比例,中国质次价高的垄断教育也许是全球最昂贵的。

新古典经济学在关注各种竞争性目标下稀缺资源的分配时,忽略了经济增长问题。奥地利学派创始人门格尔最大的贡献不在于和杰文斯、瓦尔拉斯共同“发现”了后来被称为边际效用递减规律的价值理论,而在于他试图回答斯密的基本问题:国民财富增长的原因是什么?门格尔认为,经济活动围绕着知识和权力展开,人们只要拥有相关需求和周围环境的知识,有能力影响自身的生活条件,就能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使经济福利最大化。不是市场和分工本身,而是知识的增长导致了财富的增长。这凸显了自由本身的价值和自由秩序扩展的前景。门格尔所传承的苏格兰道德哲学传统,通过哈耶克等人对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的有力批判进一步发扬光大。在一党专政条件下,每一个人,社会生活的每一个领域,都受到无所不在的专断意志的强制。自由被剥夺,权利被践踏,教育如何置身度外?现行政治体制无法遏制腐败问题,愈演愈烈的教育乱收费是教育垄断导致孩子和家长权利丧失的结果:他们既不能有效获得信息,也不能影响自身的生活条件。(2005年10月23日)

--转载自《民主论坛》网站(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沈良庆:如何保护脆弱的言论自由
中国大陆各方人士声援郭律师﹑高律师
沈良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不同维度
沈良庆:统一的可能性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准驻华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横河观点】回光返照?中共史上第3个历史决议
【财商天下】“大掌舵”经济 习近平的“中国梦”
【未解之谜】托梦破奇案 震惊英国
【百年真相】刑场上的婚礼 是杜撰还是历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