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中國「赤腳教師」的境遇

人氣 1

【大紀元12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馮靜編譯報導) 「赤腳教師」,顧名思義是從赤腳醫生衍生而來,指那些沒有納入國家教育編製的民辦教師。近半個世紀以來,「赤腳教師」擔負著中國最艱巨的農村教育工作。但在北京政府幾年前宣佈提高農村教育標準、通過考試從「赤腳教師」中選拔專業教師之後,許多人失去了這個幾十年來為之嘔心瀝血的教書育人工作。隨著選拔過程中暴露的種種腐敗行為,他們感到非常的不公平,開始走入上訪之路。

「赤腳教師」擔負農村教育重任

華盛頓郵報12月26日報導,三十多年來,孫靜霞(Sun Jingxia,音)在一個東北小村莊的小學教算術和語文。她是一位貧窮的農民,甚至未完成高中教育。

但通過中學教育和職業學校函授課程的補習,孫填補了國家迫切需要的農村教師的位置。當她1974 年開始教學時,每月工資才1.60美元,多年來榮獲許多褒獎和榮譽。如同中國成千上萬名未經專業訓練、缺少一份職業學校證書的「赤腳教師」一樣,孫一直在幫助和教育那些貧困的農民子弟。

「赤腳教師」只享受不完全的教師待遇,卻在近半個世紀以來擔負著中國最艱巨的農村教育重任,然而政府幾年前宣佈要提高農村教育標準。雖然許多赤腳教師有資格成為專業教師,但孫和數以萬計像她這樣的人都被解雇了。孫說:「我貢獻了一生給這所學校」,「這實在是不公平」。

政府聲稱通過測試選拔

瀋陽官員說,像孫這樣的教師可以被提升到專業位置,工資比他們曾經賺取的多出三到六倍。可是為了轉變身份,他們必須滿足某些條件,比如必須通過測試。

53歲的孫回憶說,她在2002年測試的那天很緊張,以致在試卷上簽名時手都在顫抖。她二天睡不著覺以致視力模糊。她的名譽、事業、期待已久的機會和收入的提高,所有都成了未知數。校長最後告訴她,即便對她的經驗和褒獎額外加分,她的分數還是不夠。

根據一位在孫家西北部30 英哩村莊的「赤腳教師」,52歲的王英華(Wang Yinghua,音)所說,在測試之後,錦州大約有2900位赤腳教師被提升為專業教師,大約800人被解雇。王是其中之一,她作為教師已工作了27年。

腐敗破壞了這個系統

王說,政府聲稱,「赤腳教師」在退休時應該與專業教師同樣對待,而且所有合格的「赤腳教師」將會逐步的轉為專業教師。

而據王和其他參選人的經驗,實際上政府不是這樣運作的。他們認為是腐敗破壞了這個系統。

在測試後不久,錦州的農民教師開始聽說,在新的專業教師中,有的人中學尚未畢業,而中學畢業是合格的必要條件之一,有的還是未通過測試的前「赤腳教師」。他們聽說,一些人通過花錢,交給地方官員5萬元人民幣(約6400美元)買專業教師的位置。

王說:「許多新的專業教師甚至不如我們」,「一些是市場上賣鞋的,一些是屠戶,甚至一個人是啞巴。他不教書而是收集薪金,然後僱傭一個低工資的教師替補他的教學位置,只因他的父親是鎮政府的官員」。

孫說:「當我一聽說我測試未通過以及領導的腐敗行為後,我們就開始上訪」。「今年7月,我們去錦州市政府機關大樓。將近200位『赤腳教師』在院子裡靜坐抗議了四天。我們當中沒有人住得起旅館,只能睡在地面上」。

根據王所說,那次抗議持續了一個多月。去年下半年瀋陽發生更大規模的靜坐抗議,今年3,6和7月再次發生這類事件。目前許多教師們加入到這一迅速膨脹的上訪大軍中去,這是一個北京當局不願任其增長的人群。

孫說:「在我的學校有一位專業教師,我不會提及她的名字。她的名字不在通過測試的名單上。她以前也不是一位『赤腳教師』。我聽說她的家庭付錢給教育局,在每個鎮都有許多像她這樣的人得到這些位置」。

不過孫所在學校的趙校長否認有教師花錢買位置。當記者問到是否有任何例外時,趙校長承認有給與「紅色位置」(red position)的教師」,但不願詳細闡述。他說:「我已經告訴您太多了」。

在遼寧和其它三個省份中,數以萬計的赤腳教師已被迫離開他們的崗位。

農村學校仍然缺少教師

儘管政府官員宣稱「赤腳教師」問題已被解決,但許多農村學校仍然缺少教師。趙被迫僱用代課教師,一些是前「赤腳教師」,一些只受過很少的培訓。孫也在被雇行列之中。她表示這是一個小小的安慰。

孫的校長在她測試不及格之後三個月,邀請她說:「工資不多,但我知道您無法離開您的學生」。她來到學校,幾乎無法正視其它教師。孫說:「當我看見昔日的同事們,忍不住會掉下眼淚」。

她說:「我們喜愛這個位置。雖然賺得很少,但我努力工作,為這個國家做貢獻。這有關我的名譽,我的尊嚴」。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一民師再因「過激」行為被抓走
80歲赤腳伯 天真無鞋
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七)
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十五)
最熱視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