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育亂收費高燒不退

標籤: ,

【大紀元3月26日訊】(亞洲時報凡心撰文)中國全國2005年價格舉報集中反映的大熱點,教育收費名列榜首,遠遠把外界視爲暴利壟斷行業的藥品醫療服務和房地産抛在後面。

日前,經教育部消息證實,中國治理長達10年的教育亂收費現象仍是“高歌猛進”,僅在這幾年治理教育亂收費被查獲的大概就有17億。然而,外界輿論認爲,過去教育亂收費的個案都是在曝光後,各級教育機關才陸續進行調查,不排除被揭發的亂收費鉅款只是冰山一角。

兩會開幕以來,教育亂收費問題年年如是成爲熱點話題。去年一份報告顯示,截止7月份,全國根據價格舉報共查處此類價格違法案件5828件,佔已經查處的價格舉報案件數的23.8%,仍居首位,教育收費問題相當令人關注。過去,“亂收費是高壓線,誰碰就查處誰”,“凡是亂收費,校長撤職”這些禁令,20年來制定了300份禁止亂收費文件……早已耳熟能詳,但實際上,地方政府執行得怎麽樣倒又是個問題。

《南方都市報》早前報導指出,在去年秋季開學還有十多天的時候,教育部、監察部、國務院糾風辦就已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地確保義務教育階段公辦學校在今年秋季開學時全面實行“一費制”收費辦法,任何地方、任何學校不得以任何理由推遲實行。然而,在開學以來的那這幾天,該報社投訴的熱線竟然成了投訴教育亂收費的熱線。

報導指出,在大部分投訴中,根據家長的反映,亂收費的專案五花八門,捐款、補課費、贊助費、復習費、集資費等,無所不有。其中最爲明顯的是有些學校以“自願”爲名“強制”要求學生交各種費用,在“自願”和“非自願”之間的模糊地帶做文章的亂收費比較嚴重,像強制要求學生交的早餐費、午餐費、農村中小學校服費、保險費、自行車保管費、訂報費等等,打“擦邊球”現象比較突出。

客觀而論,廣東義務教育階段亂收費這幾年一直呈下降趨勢。像過去那樣明目張膽另立標準、搭車收費的行爲,已隨著制度的完善和監督力度的加強而漸趨減少。但是,新的亂收費形式卻花樣百出的隨之出現。在中央政府一串的“高壓線”下,教育亂收費爲何逆勢而上?

有教育界人士一針見血的向《亞洲時報在線》指出,僧多粥少(生多名校少)是關鍵,中國“擇校費”、“贊助費”的名目是國外教育界人士所無法理喻的,當然也是不少望子女成龍成鳳的心頭之痛。

官方新華網報導指出,在蘭州某科研機構供職的張先生,因爲孩子離她所報的重點高中錄取分數線差了幾分,就交了2萬元錄取費,然而這筆費用只是上重點高中的資格,並不包括報名時1000多元的學雜費。在這些亂收費中,有不少家長透露,以擇校費和學校捐助費爲甚。尤其是中小學擇校費是目前教育收費中最混亂、數量最大、問題最嚴重的一塊。

擇校費爲何愈演愈烈?最直接原因優質學校“容積”有限,一些重點高中的報考人數是招生人數的好幾倍。於是,擇校費被公開化。在中國西北部的甘肅省,高中“擇校生”的具體收費標準爲:省屬省級高中不超過2萬元,市屬省級高中不超過1.4萬元,市屬市級高中不超過9000元。

一名中國網民發帖子說:“城市的重點初中、高中收費每人都在二三萬元以上,而且沒有任何收據。關鍵是交錢也不一定上得了,只要小孩能上這些學校,家長送錢跑得比兔子還快。”

就在近3年來,中國教育部通報共查處亂收費案件就多達1.9萬件,有5931人因此受黨紀、政紀處分,其中有794名校長被撤職。其中,在廣州造成較大轟動的8所學校被查教育亂收費總金額2270萬元事件,老牌名校華南理工大學就名列其中,因超標向2002級電腦、電子商務等專業學生收取學費多達218萬元,也讓民間紛紛質疑名校的信用度有幾何。

業界有評論指,教育亂收費問題,是一年比一年受關注。群衆聲討、媒體曝光、政府治理,真可謂緊鑼密鼓鋪天蓋地。但1.9萬件亂收費案件撤職的只有794人,平均約24起案件才撤職1名校長。此外,在2003年18所中央部屬高校違規亂收費黑榜涉及費用8.68億元,794名校長就有幾個是著名學校的。北大、清華、人民大學、北師大等名校赫然在列,可到頭來,還是未能遏止其倡狂勢頭。兩會代表委員則議論說,近800名校長被撤職還刹不住亂收費,教育部門真的應該總結經驗,研究分析問題究竟出在哪個環節上?他們建議學校收取費用應當舉行聽證會,並且要把收取的費用流向向社會公示,以增強公衆參與和監督的力度。

然而,教育亂收費涉及更廣的是,“轉嫁型”亂收費,除了是學校不正當利益的創收,還體現在基層政府向學校亂攤派,一些地方政府部門通過學校轉嫁的亂收費。據國家審計署對50個縣的審計報告表明,60%的違規收費由政府行爲引發,40%是學校自身引發的。

像在廣東,實行的是“以縣爲主”的農村義務教育管理體制,學校辦學的費用首先來自政府,以政府投入爲主、依法多渠道籌措教育經費。據悉,關於農村中小學欠債問題,廣東下大力氣想解決,要求省、市、縣投入數十億,把這筆歷史遺留賬了結,但到目前爲止,省財政資金早就下去了,可幾乎沒有一個縣有配套資金跟上,這個問題還是沒有得到根本的解決。

早前就有媒體披露,廣東16個貧困縣之一的某縣,2003年至2004年竟挪用了4085萬元教育經費,用於平衡縣裏的公費醫療等支出。不僅不投入教育,發展教育,還把用於保證學校正常運轉的經費挪作它用,讓學校雪上加霜;地處粵西地區的吳川市,財政十分困難,卻在一年半時間裏“吃”“分”教育經費600多萬元,其中市教育局吃喝209萬元,人均近3萬元。一方面是因腐敗亂收費,另一方面是腐敗導致了學校的經費不足。類似的事件現時仍繼往開來,不少欠發達地區的級財政又往往是“癟口袋”一個,是吃飯財政,要投入辦教育,難之又難。

現在廣東採取的辦法是每年春秋兩季開學後,學校先自查自糾,對存在問題進行整改,然後,各級教育、糾風、物價等職能部門組成聯合檢查組,明查暗訪,對頂風違紀的,按照有關規定追究責任人的違紀責任。可這種明查暗訪畢竟力量有限,首先在於監督面有限,只能監督學校,還沒有力量監督各級地方政府,如遇地方政府發生挪用教育收費資金等嚴重問題,檢查組只能向上級反映情況,促請政府儘快整改。對於有些地方頂風作案,怎麽加大監督力度仍在商榷當中。

目前,全世界有170多個國家都在實行義務教育制度,但中國的義務教育劃分爲“收費”和“免費”兩種,這讓義務教育變得名不正,言不順。有意見指出,要根治教育亂收費,首先就要加大對教育的投入,各級政府一定要擔負起對教育投入的責任,用更大的財力來保證教育優先發展。對於違反者,應提出明確規定承擔該承擔的法律後果,具體、明確的法律制裁,那教育法律規範所規定的內容才不至於變成一紙空文。還教育以必需品的身份,讓每個人能在自己的經濟承受力範圍內獲得受教育的機會,才能從根本上堵住教育亂收費的黑洞。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李家同:關心功課不好的孩子
李家同:教學生「投降」的菁英,教育部又有請了
李家同:老師主導教育,拿回神聖權利
李家同:別用升學主義評價英語基本字彙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內鬥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斷生路
【一線採訪視頻版】浙江義烏強拆 村民告法官枉法
【珍言真語】張耀良:拘12港人 中共搜情報網絡
【薇羽看世間】疫苗在先?疫情在先?
【重播】川普發布會:中共的威脅遠超俄羅斯
【新聞看點】美籲關係對等 崔天凱威脅踩紅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